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0章 口不择言

    上房。

  谢氏表情阴沉靠坐在榻上。

  眼神时不时闪过一丝阴狠之色。

  春禾端来一碗养生汤,“太太,该喝汤了!”

  “放着!”

  “是!”

  春禾将瓷碗放在小几上,然后蹲下来,替谢氏捶腿。

  谢氏微微闭上眼睛,仿佛睡着了。

  春禾却半点不敢松懈,手上的力道不轻不重,刚刚好。

  片刻之后,谢氏突然睁开眼睛,问道:“老爷现在在哪里?”

  “回禀太太,老爷这会正在外院书房。”

  春禾小心翼翼地观察太太谢氏的表情,只是太太喜怒不形于色,她什么都没看出来。

  想了想,春禾问道:“太太,今晚要请老爷过来吗?”

  谢氏缓缓摇头,“今晚不行。”

  老爷这会还在气头上,她得先想办法让老爷消气。

  接着,谢氏问道:“李婆子呢?”

  春禾小声说道:“还在外面院子里跪着。”

  谢氏冷哼一声,毫不掩饰自己的怒火,“一群蠢货!”

  “太太息怒。想来李大娘已经知道错了。”

  谢氏板着脸,“你不用替她说话。顾全那边有消息了吗?”

  顾全带人去抄李婆子的家,谢氏一直担心着,生怕顾全从李婆子家里抄出违禁之物。

  这些年,她纵着李婆子一伙人,使得李婆子胆子越来越大。

  谢氏毫不怀疑,这该死的蠢货,家里面肯定藏着不能见人的东西。

  “去问问李婆子,这些年她都贪墨了多少东西?有没有从老爷那里顺来的物件?”

  春禾心头一跳,“太太是在担心?”

  “嗯!”

  谢氏面有忧色,“让高三福盯着点顾全,一有消息即刻禀报于我。”

  高三福是外管事,也是谢氏的心腹。

  春禾领命,“奴婢这就去问问。”

  春禾起身,走到门外。

  李婆子并库房一众婆子,这会正跪在院子里。

  李婆子挨了二十板子,皮开肉绽,偏生得不到休息,还得跪着。浑身难受得要死。

  她这会又悔又怕,见春禾出来,眼巴巴地望着。

  “春禾,太太有吩咐吗?”

  春禾走上前,压低声音,“太太让我问你,你家里有没有违禁之物,比如从老爷书房顺来的物件?”

  李婆子眼睛瞪圆,一脸惊恐不安地模样,“太太的意思是?”

  春禾死死地盯着她,“你只管回答,有还是没有?”

  李婆子连忙摆手,“没有,绝对没有。”

  春禾压下心头的嘲讽,面色平静地说道:“最好没有。你们继续跪着吧,别发出声音,吵着太太休息。”

  “是是!”

  ……

  外院书房。

  顾全躬身递上账册。

  在他身后,几个小厮挑着箩筐,箩筐里面放着从李婆子家里抄出来的财物。

  “老爷,东西都在这里,请您过目。”

  顾大人随手翻了翻账册,“抄干净了?”

  “是。抄干净了!”

  啪!

  账册被顾大人丢在书桌上,“将这些充公。”

  顾全迟疑。

  他以为老爷见了账册,得知李婆子贪墨了上千两的财物,其中还有半根人参,一定会大怒。

  却没想到,老爷竟然如此平静。

  他忍不住问道:“老爷,李婆子哪里?”

  “让太太处置。这件事在本官这里,到此为止。”

  “是!”

  ……

  春禾急匆匆地回到上房。

  “太太,有消息了!”

  谢氏瞬间从榻上坐起来,“怎么样?”

  春禾一边喘气,一边说道:“顾全抄了李婆子的家,抄得干干净净,半点没剩。还特意做了一本账册,交给老爷过目。老爷看过后,说,说……”

  “说什么?”谢氏快急死了。

  “老爷说,这件事到此为止。”

  “老爷真的这么说?”

  春禾连连点头,“高管事亲自打听的,错不了。”

  谢氏沉默,表情没有半点放松。

  春禾不解,“老爷说到此为止,必定不会再追究此事。太太为何不高兴?”

  谢氏自嘲一笑,“你不懂。在老爷那里,抄了李婆子的家,此事就算了结了。但是在本夫人这里,这件事还没完。

  老爷吩咐,余下的事情让我处置。我若是处置不当,你说老爷会怎么想?

  他会不会认为我管不好这个家?会不会认为,我太过心慈手软,竟然被下人辖制。

  这回,我若是不处置李婆子,就没办法对老爷交代。”

  “太太要如何处置李婆子。”

  谢氏表情阴狠,“去将李婆子几人叫进来。”

  “是!”

  李婆子并库房的一众婆子走进正屋,见到谢氏,立马跪了下来。

  “太太,奴婢知错了。求太太给奴婢一个改过的机会。”

  啪!

  谢氏将手中的茶杯狠狠砸在地上,茶杯碎裂,茶水四溅,溅了李婆子一头一脸。

  李婆子趴在地上,心中有不好的预感。

  谢氏指着李婆子,大骂:“贱婢,枉我对你信任有加,你就是这样回报我的。让我在老爷面前丢尽了脸面,你该当何罪?”

  “太太饶命,饶命啊!奴婢这么做,都是按照太太的吩……”

  李婆子心中慌乱,口不择言。

  谢氏杀心顿起,怒斥道:

  “贱婢闭嘴!事到如今,你还不知悔改,竟然还敢往本夫人身上泼脏水,你该死!”

  “奴婢该死,奴婢该死。求太太饶命。”

  李婆子频频磕头,头皮出血,眼中满是懊恼。她真是蠢,怎么就说出那样的话,惹太太不快。

  谢氏沉住气,面色一缓,似乎怒气已消。

  “行了,别磕了!都先下去养伤。其他事情等伤好之后再说。”

  咦?

  李婆子大喜过望,没想到这么轻松就过关了。

  “谢谢太太!太太慈悲。”

  谢氏挥手,嫌李婆子等人碍眼,让她们赶紧下去。

  李婆子并其他婆子,相互搀扶着离开了上房。

  等人都走了,谢氏发出一声嗤笑。

  “春禾。”

  “奴婢在。”

  谢氏把玩着手中的佛珠,“告诉高三福,今晚连夜将李婆子她们押到庄子上看管起来,别闹出动静,惊动了老爷。”

  春禾心头一跳,有些紧张,“太太,真要将李大娘送到庄子上去吗?”

  谢氏哼了一声,“怎么,你想替李婆子求情?”

  “奴婢不敢。”

  “既然不敢,那就照着我的吩咐去做。”

  “奴婢遵命。”

  春禾躬身领命。

  “娘亲,娘亲你有没有事?”

  一个身穿碧蓝色衣裙,长相明艳的女孩跑了进来。

  跟在她身后的,是一个身量小一些的女孩子。

  这两个女孩,正是谢氏的亲生闺女,三姑娘顾玥,四姑娘顾珊。

第10章 口不择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