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5章 忧心忡忡

    陈大夫来到刺史府,为顾玖复诊。

  “姑娘的病已经大好,只是身体还有些虚弱,需得用心调养。”

  顾玖含笑点头,“谢谢陈大夫。这次能捡回一条命,多亏了陈大夫妙手回春。”

  陈大夫说道:“二姑娘客气。我给姑娘开一张养身方子,坚持每日服用,短则半年,长则一两年,姑娘就会和别人一样健健康康。”

  “有劳陈大夫。”

  陈大夫提笔开方。

  片刻之后,药方开好。

  他将药方交给顾玖,“姑娘按方服药,若有不适,派人告诉我一声。”

  顾玖微微颔首,“多谢陈大夫。青梅,替我送送陈大夫。”

  “陈大夫,这边请。”

  顾玖拿着药方,一眼扫过。

  大补元气,复脉固脱,的确是一张养身方子。

  陈大夫治疗风寒感冒,开方用药都极为精准。但是在养身方面,有些欠缺。

  手中这张药方,还是有些瑕疵。

  顾玖来到书桌前,提笔,模仿陈大夫的笔迹,重新开了一张养身方子。

  五味子,人参,龙眼肉……

  一张中正平和的药方写好,药效温和,既能养身,还能美艳。

  正好青梅送走陈大夫回来。

  顾玖将自己开的药方交给她,“照着药方抓药。”

  “是!奴婢这就去抓药。”

  青梅并没有发现,这张药方是顾玖自己开的。

  顾玖模仿陈大夫的笔迹,足有九成像。不仔细对比,根本看不出模仿痕迹。

  陈大夫开的药方,顾玖直接点燃,烧了。

  “姑娘,李串来了。”

  青竹站在门口说道。

  顾玖顿时笑了起来,“让李串进来。”

  “是!”

  很快,李串来到卧房门口,“小的给姑娘请安。”

  顾玖笑着问道:“哥哥派你过来,有什么事吗?”

  “回禀姑娘,三少爷新得了两本书,请姑娘过去品鉴。”

  顾玖心头微动,定是苏表哥那里有了确切的消息。

  她说道:“你回去告诉哥哥,我一会就过去。”

  “小的告退。”

  “青竹,伺候我换衣,颜色素净一点。”

  顾玖换了一件草绿色的衣裙,唯有裙摆处有绣花,看上去清新淡雅。

  之后,她带着丫鬟来到顾珽居住的院落。

  苏政已经在屋里候着。

  顾玖见到他,先福了福身,“见过苏表哥。”

  “表妹客气。”

  顾玖同他寒暄,“这些天,苏表哥在府中住得习惯吗?”

  苏政客客气气地,“多谢表妹关心,我一切都很好。

  表弟新得了两本书,得知表妹喜欢读书,于是特意请表妹过来品鉴。”

  顾玖笑道:“亏得哥哥惦记着我,知道派人请我过来品鉴。”

  她挥挥手,让丫鬟们都退下。

  今日见面,品鉴诗书是假,交换消息是真。

  顾玖开门见山地问道:“表哥可是打听到谢家的消息?”

  苏政含笑点头,“表妹猜得没错。”

  “苏表哥,你快说。问了你半天,你非得等妹妹过来才肯说。”

  顾珽着急得很。他对谢家此时来晋州的目的,也很好奇。

  苏政压低声音,不疾不徐地说道:“昨日姑父考察众人功课,别的都很正常,唯独对谢宪格外看重,问了许多功课外的事情。事后,我仔细想了想,姑父看谢宪的目光,很有深意。”

  顾玖轻声问道:“父亲对谢宪另眼相看的原因,苏表哥是不是已经有了结论?”

  苏政点点头,郑重其事地说道:“姑父似乎是在相看女婿。”

  “啊?”顾珽一脸意外,“难不成父亲打算将顾玥许配给谢宪?”

  顾玖和苏政齐齐沉默,两人都没作声。

  顾珽意识到不对,“难道我说错了吗?不是顾玥,哪会是谁?”

  “哥哥别急。”

  顾玖看着苏政,“苏表哥应该还有别的消息吧。”

  苏政笑了起来,“果然什么都瞒不过表妹。顺子,你进来。”

  小厮顺子进屋,“给表少爷,表姑娘请安。”

  苏政说道:“顺子,将你打听到的消息告诉表姑娘。”

  “是!”

  顺子微微躬身,“这些天,小的时常拉着谢公子身边的小厮三贵喝酒耍钱,已经混熟了。

  昨日,公子命我打探谢家父子动静,我便又拉着三贵喝酒耍钱。

  三贵被我劝着,就多喝了几杯。喝醉后,果然吐露了一些内情。”

  顾玖问道:“什么内情?”

  顺子小声说道:“三贵说,这次谢家父子来晋州,一是为了给谢氏送钱,二是为了结亲。

  还说谢公子娶一个病秧子回去,过两年病秧子病逝后,白得一份嫁妆。”

  “什么?”

  顾珽气得跳脚,“父亲不是为顾玥相看婚事,而是在为妹妹相看。

  明知谢氏包藏祸心,父亲竟然如此糊涂,还要将妹妹许配给谢宪。不行,我得去找父亲问个清楚。”

  “表弟先别着急,先听听表妹怎么说。”

  苏政拦着顾珽,怕顾珽坏事。

  顾珽回头看着顾玖,眼中饱含担心,愤怒,一副忧心忡忡的模样。

  “妹妹,我们一起去见父亲。决不能让父亲将你许配给谢宪。”

  顾玖笑了起来,哥哥对她的关心,让她心头很暖。

  她说道:“哥哥稍安勿躁。”

  “此事怎能不急。万一父亲真的将你许配给谢宪,该如何是好。”

  顾玖微微摇头,“哥哥认为,父亲会听我们的吗?”

  顾珽愣住。

  是啊,父亲不可能听他们的。

  正所谓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他如果真的去闹,不仅不会改变父亲的决定,反而有可能促使父亲下定决心,将妹妹许配给谢宪。

  可是……

  顾珽满是担心,“找父亲没用,那我们该怎么做?难道将谢宪打一顿就有用吗?”

  顾玖笑了起来,“哥哥别着急,我这不是正在想办法吗。苏表哥,你说我父亲正在考察谢宪?”

  苏政点头,“正是。我认为以姑父的处事风格,应该不会这么快定下两家亲事。

  不过,要是谢宪表现良好,姑父真的有可能将表妹许配给谢宪。

  我听说,自住进贵府,谢宪极少出门,大部分时间都在屋里读书。”

  顾珽冷哼一声,“肯定是装的,就为了博得父亲的好感。”

  顾玖又问道:“不知谢宪学问如何?”

  苏政说道:“平平!”

  平平二字,已然说明一切。

  顾玖轻声一笑,“这么说,谢宪无法通过科举出仕。”

  苏政点头,“正是。表妹可是有了主意?”

  顾玖点点头,“是有些想法。谢宪应该不是真的喜欢读书吧。”

  苏政肯定道,“谢宪此人,不是读书人。”

  顾珽闻言,怒道:“我就知道谢宪躲在房里读书,全都是装出来的。”

  顾玖抿唇一笑,“装出来的才好。”

第25章 忧心忡忡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