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8章 清新脱俗的威胁

    顾玖随许大夫来到后院书房。

  小厮奉命上茶。

  茶水端来,许大夫挥挥手,对小厮说道:“门外守着,不准任何人进来。”

  小厮疑惑了一下,然后躬身退出。

  不等许大夫招呼,顾玖端起茶杯小饮一口。

  “好茶。雾山雨前茶,还是今年的新茶。”

  许大夫笑了笑,“顾小姐不愧是名门贵女,一口就品了出来。”

  顾玖放下茶杯,似笑非笑地盯着对方,“我算哪门子名门贵女。在府中,我可喝不到刚上市的雾山雨前茶。

  这茶叶听说不便宜,许大夫竟然用雾山雨前茶招呼客人,真是出乎意料,却又在意料之中。”

  许大夫愣了愣,尴尬一笑。果然是来者不善吗?

  “顾小姐乔装打扮,顾大人和顾夫人知道吗?”

  顾玖挑眉一笑,“许大夫同我父亲的关系很好?”

  许大夫哈哈一笑,“蒙顾大人看得起,才能时常进出刺史府,同顾大人谈经论道。”

  顾玖笑了起来,她还没说来意,许大夫就先威胁起她。

  难不成许大夫以为,将她乔装打扮偷偷出府的事情告诉父亲,自己就会打退堂鼓,灰溜溜地离开吗?

  顾玖嗤笑,许大夫未免太小看她。

  “顾小姐笑什么?”

  顾玖嘴角微翘,“我笑你蠢!死到临头,还不自知。”

  许大夫脸色大变,大怒,“顾小姐请慎言。身为名门贵女,乔装打扮,偷偷出府,你将顾大人的脸面置于何地。

  此事若是传出去,我倒是想看看,顾小姐有何面目见人。”

  顾玖眉眼一弯,笑道:“若是让顾大人知道他所信赖的大夫,竟然暗中勾结他人,阴谋暗害自己的嫡出闺女。你说,顾大人会不会宰了这位大夫?”

  “血口喷人。”许大夫怒斥。

  顾玖挑眉,嘲讽一笑。然后从怀中拿出一张药方,摆在桌上。

  “许大夫对这张药方,一定很熟悉吧。”

  许大夫定睛一看,大吃一惊。

  甘草,甘遂,卫矛,知母……这是一张有毒的药方。

  许大夫大叫,“这张药方是假的,老夫从未开过这张药方。”

  “你说药方是假的,谁信。”

  许大夫大惊失色,伸手去抢药方。

  顾玖眼疾手快,收回药方。

  顾珽挺身而出,“许大夫想做什么,抢东西吗?你给我坐好。否则我的拳头可不认人。”

  说完,顾珽比划了一下自己的拳头,表情蛮横地盯着许大夫。

  许大夫表情震怒,死死地盯着顾玖,“药方是假的,顾小姐,你想害我。”

  顾玖挑眉一笑,“彼此彼此。许大夫当初为我治病,差点害死我,现在我不过是回敬一二。”

  “胡说八道。我当初为顾小姐开的药方,绝无问题。”

  “谁能证明?”顾玖似笑非笑地看着许大夫,“你说药方没问题,你拿什么证明?

  事实是,我在你的治疗下,小小风寒拖了半年不见好转,反而越来越严重。

  如此这般,你说你的药方没问题,谁信?

  反倒是我手中,捏着你害人的证据。没有什么比许大夫亲手开的药方更具说服力。”

  “你手里那张不是老夫开的药方,是假的。”

  许大夫大怒。

  顾玖神情淡淡的,将药方拿出来,摊在桌上,“你说药方是假的,可是这上面明明是你的笔迹,还有你的签字和印章。你说到了公堂上,官老爷是信你,还是信我。”

  许大夫指着顾玖,“你,你是如何做到的?你模仿了老夫的笔迹,竟然还偷了老夫的印章。”

  顾玖浅浅一笑,“许大夫,你误会了。没人偷你的印章,你的印章还好好的放在你身上。不信,你检查一下。”

  许大夫慌忙检查,印章果然还在身上。

  怎么回事。

  许大夫不敢置信地盯着顾玖。

  顾玖微微一笑,笑得人畜无害。

  上辈子,因先心病,不能出门游玩。为了打发时间,她便培养了一两样兴趣爱好。

  意外的,她喜欢上了雕刻萝卜章。

  本是为了好玩,打发时间,没想到却一头钻了进去。

  一直以为这只是一门闲时用来打发时间的兴趣爱好,却没想到,这门爱好如今却帮了她的大忙。

  翻出许大夫过去开的药方,仔细模仿笔迹,然后再用萝卜章一按,一份正式的药方出炉。

  许大夫想抵赖,说药方不是他开的,会有人信吗?

  许大夫指责她伪造药方。

  可是谁会相信一个十四岁的小姑娘,不仅能模仿笔迹,还能伪造印章。

  没人会相信。

  事到如今,许大夫有口难辨。

  许大夫冷汗落下,“你想害我。”

  顾玖笑道:“许大夫若无害人之心,别人又怎么会害你。”

  “我是无心的,而且我开的药方并无问题。”

  顾玖点点头,“你的药方的确没问题,只是药不对症,治不好我的病。

  加上丫鬟们偷懒,致使我的病情越来越严重。我若死了,估计所有人都不会感到意外。

  只会叹一声,我命不好。不过这一回,我运气不错,遇到了陈大夫。陈大夫妙手回春,将我救了回来。”

  许大夫死死地盯着顾玖,“顾小姐意欲何为?”

  顾玖温和一笑,将桌上的药方往前推了推,“许大夫不用紧张。我只有一个要求,请你买下这张药方。”

  呵呵!

  将威胁勒索,说得如此清新脱俗,不愧是名门贵女。

  许大夫说道:“请顾小姐开价。”

  顾玖环顾四周,“看这屋里的装饰,许大夫应该不差钱。不如你出一千五百两,买下这张药方。”

  顾珽呼吸一顿。

  苏政手心出汗,小玖表妹真是,真是狮子大开口。不过,这样感觉好爽。

  许大夫怒叫,“不可能。一千五百两,你分明是在抢钱。”

  顾玖挑眉一笑,收起药方,“许大夫不买,也不用恶言相向。一会我就去衙门击鼓鸣冤,将药方作为证据,交给父母官。”

  “你怎么敢?顾大人最爱惜羽毛,顾小姐让顾大人丢脸,顾大人定不会轻饶你。”

  顾玖眉眼一动,笑道:“你说的没错,父亲定会罚我。怎么罚我呢?

  干脆罚我到佛堂闭门思过半年一载,等事情平息后,我还是我,皮毛不损。

  而你,许大夫,身为侩子手,暗害刺史大人嫡女的主谋,你会有什么下场?

  是死在牢房,还是死在流放的路上?你辛苦多年挣下的家业,还能保住吗?”

  许大夫大汗淋漓,死死地盯着顾玖。

  一个小姑娘,何等的恶毒。

  他果然看走了眼。

  顾玖将药方折叠好,放在怀里,“你身为大夫,在害我那一刻,就该有此觉悟。”

  “此事并非老夫本意。”许大夫艰难地说道。

  顾玖了然一笑,说道:“你是想说,你害我是奉命行事吗?你不说还好,你要是说出背后那人的名字,你会死得更快哦!”

  一句死得更快,让许大夫打了个寒颤。

第28章 清新脱俗的威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