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39章 想活命就别说话

    “快走,不要说话。”

  顾玖压低声音,语气严厉地叮嘱三个丫鬟。

  急匆匆离开果园,穿过一道院墙,回到后院。

  顾玖脸色发白,额头冒着虚汗。

  直到回到普贤院,顾玖才松了一口气。

  “姑娘……”

  “什么都别说。”顾玖果断打断青梅的话。

  “今天的事情,你们就当没发生过。总之记住我的话,不准往外说一个字,除非你们想死。”

  一句想死,让三个丫鬟齐齐打了个寒颤。

  青梅压低声音,小心翼翼地问道:“真的很危险吗?”

  顾玖的表情前所未有的郑重和严肃,她盯着青梅,“想活命就听我的话,今天的事别问,别说,别去想。记住了吗?”

  青梅三个丫鬟齐齐点头,“奴婢记住了。今天就去后面果园转了一圈,姑娘累了,歇了会就回来了。”

  顾玖点点头,“对,就是这样。不管谁问起,都这么说。”

  天黑了!

  顾玖坐在窗户边,手里捧着一本书。

  她表情沉稳,看到喜欢的内容,会露出一个会心的笑容。

  顾玖的冷静,自在,感染了三个丫鬟。

  青梅她们终于从之前的紧张不安,还有惶恐中挣脱出来,齐齐松了一口气。

  青竹烧了一锅热水,倒入木桶中。走到门口叫了声:“姑娘,水烧好了。”

  “我这就过来。”顾玖放下书本。

  今儿赶了一天路,又去后面果园逛了一圈,身上黏糊糊的。

  顾玖走进里间洗漱。

  洗漱完毕后,疲惫一扫而空。

  顾玖穿着舒服的棉质里衣,坐在窗户边,吹着夜风,等着头发吹干。

  青梅拿着干爽的毛巾,替顾玖擦拭头发。

  “姑娘身子弱,别一直吹风。当心着凉。”

  顾玖轻声一笑,“天气这么热,你且放心,我不会着凉。”

  不过她还是将窗户关起来,只留下一条缝。

  然后拿起蒲扇,自个慢悠悠的扇着风。

  青梅犹豫了一下,小声问道:“姑娘真的会医术吗?”

  顾玖笑了起来,“唬人的!只是看了几本医术,懂一点医理,哪里就称得上会医术。”

  青梅闻言,笑道:“姑娘唬起人来,像模像样,奴婢都信了。”

  顾玖大笑一声,捏捏青梅的脸颊,“真好哄。”

  ……

  隔壁静坐院。

  刘诏坐在榻上,褪去衣衫,露出腿上的伤口。

  大腿上,一个硕大的伤口,狰狞可怖。

  赵三拿出伤药,说道:“属下替公子换药。”

  “嗯!”

  刘诏面色清淡,只是简单的发出一声嗯。

  赵三蹲下来,先是用棉布擦洗伤口,然后涂上伤药。

  伤药刺痛着伤口,腿上的肌肉都跟着抽动。

  可是刘诏却始终面不改色,表情依旧是淡淡的,仿佛那条腿不是他的。他手里还捧着书本,正在认真的阅读。

  赵三突然下定决心,斗胆说道:“公子伤势严重,普通伤药根本不起作用。还是让属下去城里请个大夫,替公子诊治。”

  刘诏平静地说道:“无妨。”

  赵三不甘心,又说道:“公子若是担心走漏风声,那不如让属下将隔壁院子里的顾姑娘绑来。她既然会医术,定有办法医治公子的伤势。”

  刘诏放下手中的书本,低头看着赵三,表情沉稳地说道:“此事不急。我的伤势不要紧,迟早会好的。”

  “没有好医好药,如何好得了。属下担心,若是晚了,公子的一条腿怕是……”

  “你怕本公子瘸了?”刘诏语气平静地问道。

  赵三重重点头。

  刘诏突然笑了起来,“放心,本公子瘸不了。今儿就这样吧,你先下去休整。记住,不要做多余的事情。”

  “可是……”

  刘诏眼神瞬间一冷,余下的话,赵三再也说不出口。

  赵三无奈,躬身行礼,“属下告退。”

  刘诏重新拿起书本,就着烛火,一页页翻阅。

  ……

  百里之外的军营。

  鲁侯裴仁身处中军大营,手里正把玩着一把绝世名剑。

  军师窦先生随侍左右。

  窦先生说道:“侯爷,公子诏依旧逗留在天门寺。”

  鲁侯裴仁手上一顿,冷哼了一声,“本侯不是让你派人偷袭他,令他知难而退,他怎么还在天门寺?”

  窦先生说道:“公子诏的确受了伤,目前正在天门寺养伤。不过看他的态度,他是打定主意,非要见侯爷一面,才肯回京。”

  鲁侯裴仁皱眉,“本侯如何能见他。他堂堂皇孙,私自离京。本侯若是见他,届时黄泥巴掉裤裆,不是shi也是shi。不见!”

  窦先生犹豫了一下,说道:“我听说公子诏受伤后,一直没有请医问药,万一有个三长两短,就算侯爷不见他,只怕也会牵连到侯爷身上。他毕竟是侯爷的亲外甥。”

  鲁侯裴仁一屁股坐下来,面色恼怒。

  窦先生又说道,“另外赵王的人,也到了晋州。今日托人送上厚礼,侯爷要不要过目?”

  鲁侯裴仁冷冷一笑,“一个二个都在瞎折腾。本侯听说,东宫属官谢茂的亲弟弟也在晋州?”

  “正是!谢茂的亲妹子,嫁给了晋州刺史顾大人为妾,后来原配过世,谢氏被扶正。”

  鲁侯裴仁嘲讽一笑,“敢情所有人都盯上了本侯。”

  窦先生说道:“那是因为所有人都以为侯爷最重利,可以用钱收买。而且侯爷手握重兵,京城的皇子们,很难不动心。”

  “哈哈……”

  鲁侯裴仁大笑出声,“人都到齐了,干脆一起见算了。去,将赵王送的礼物抬上来,本侯倒是要看看,赵王究竟有多大手笔。”

  窦先生拍了两巴掌,很快,门外亲兵抬着一个木箱走进来。

  箱子很重,两个亲兵抬得有些吃力。

  将箱子放在地上,发出沉闷的响声。

  亲兵们放下箱子后,自觉地退出营帐。

  窦先生上前,打开箱子。

  瞬间,营帐内光芒四射。

  各种珠宝首饰,外加半箱黄金。

  粗略估算,足有十万两之巨。

  鲁侯裴仁冷哼一声,“赵王不愧是陛下最宠爱的儿子,真是好大的手笔。”

  窦先生问道:“侯爷打算如何处置这一箱珠宝?”

  鲁侯裴仁笑道:“照例,计入账本,就写赵王捐助军资若干。”

  “属下遵命。公子诏那里?”

  鲁侯裴仁哼了一声,“给他送个大夫过去,令他好生养伤。告诉他,伤养好后,赶紧滚回京城。西北不是他该来的地方。”

  “侯爷不见他?”

  鲁侯裴仁随口说道:“该见他的时候,本侯自会见他。”

  窦先生躬身领命,走到营帐门口,突然想起另外一件事,“启禀侯爷,据护卫说,今儿大小姐去了天门寺。”

  鲁侯裴仁顿时皱起眉头,“死丫头,还不死心。人回来了吗?”

  “已经回来了。”

  “让她来见我。算了,还是我去见她吧。”

第39章 想活命就别说话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