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77章 狡辩

  王文峰看着黄暖那脸色,又捏了捏眉心道:“你知道,我对你的心意,全世界的人都看得出来,难道你看不出来吗?别人说你什么,我都不信,就算那些闲话是你放出来,我也不信。”

  黄暖不解地望着他,尽量绽出柔和的笑:“王四爷,你这话我有些听不懂,一大清早就说这个,你怎么有闲情说这些话。”

  王文峰恼怒她的态度,但有更怕她甩脸走人,但她说的话还是刺伤了他的自尊,干脆没好气道:“你来这儿想做什么,仅仅是为了登高,想王家和安家多走动,还是想自造机会和安世子单独相处?”

  “你怎么这样说我?这样看我,我是什么样的人,难道你不知道吗?”黄暖脱口而到,觉得有些疑问,“到底是谁在你耳边乱嚼舌根?毁我声誉!”

  王文峰望着黄暖有些不悦,没说几句话,她三言两语就推卸起来,那她那脸色臭臭的,若不是自己倾慕她,何必处处被她压得死死,见她恼火,他顿时就偃旗息鼓,可还是说出疑问。

  “那你这些日子在安府的动静怎么解释,黄叔父将你安排到安府,意图是什么想必你也很清楚,但我知道你不乐意,可你最近在安府怼安世子,你我青梅竹马一场,你的心思,我岂会不明白。”

  “你——”黄暖气的直跺脚,眼神却透着幽怨和伤心,“竟然你这样看我,那我就当与你白相处一场,你都不信我,我们还有什么好说。”

  王文峰见她这样,面露绝望,但还是压制上前安抚的冲动,问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安府所做的事?你昨晚做的事?”

  “你既然派人跟踪我?”黄暖怒目,是谁点拨了这个猪脑子的男人,那在她身边的人,等她这回空出手来,就得整治下。

  这人竟然敢派人监视自己,这菜鸟竟然敢这样做,他若不是王府的四爷,自己会浪费时间跟他耗,但是现在还不是闹掰时候。

  “若是外面的人,我的家事真的难以启齿,你也知道我的实际情况,我是庶女,才被母亲送来安府,其实我兄长遇到了难处,我父亲不肯帮忙,恳求朋友,亲朋因父亲交代都拒而不见,我瞧着心疼,便想着表哥仲华能帮忙,可你也知道仲华的性子,所以我试试求安世子,你知道我哥哥对我一向很好,手足情,我难道能像父母那样撒手不管,我试问做不到。”

  “你怎么不早说,或许,我能略尽绵薄之力?”王文峰见她面露凄楚,眼泪朦胧,心软了,难得她肯说真心话,走近她。

  “你若是能帮我,我也不至于现在才跟你说,你的能力,你的苦处,我作为你的朋友,那不知道,你瞧,现在我还被你质问,你还这样对我,你那体谅过我的心情。”

  黄暖甚是恼怒横了他一眼,用帕子沾了沾眼角。

  他见她这样,心中生起歉意,忙赔罪道:“是我错怪你了,听信他人谗言,不信你,是我错了,对不起,暖儿,你原谅我。”

第77章 狡辩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