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砰!”

  一声巨响打破了这场沉溺。

  “是火药!我出去看看!”萧桐的腿还不能正常走路,他持着长刀,拖着受伤的左腿向屋外走去,那背影竟那样苍凉。

  我焦急难安地在屋子里踱步,这时门开了——是萧桐。

  他的眼神变得冷峻,像我第一次见到他那样。

  “官府打上来了。你过来,走过去太累了,我还要攒着力气跟他们打……过来。”

  我比他还要紧张,虽不知是何原因,他叫我过去,我便立刻过去。

  “啪”的一声,萧桐一巴掌打在我的脸上。

  “萧桐……”我带着哭腔,想知道原因,却问不出……

  “你记住,伤是我打的,且日日都打。你若忘了这话,今生休想再见我!”

  萧桐一边向我警告着,一边寻了他的腰带,猛地向我抽过来。

  “你带我走吧,就算死我也愿意……”我痛哭着,乞求着。

  “你要活着……”

  他第一次在我面前流泪,那冻结已久的冰泉终于在这一刻融化了。

  我答应了他。

  他离开了这间屋子,锁上了门。且再没有回来过。

  我蜷缩在窗下的角落里,能清晰地听到屋外兵器混杂在一起的声音,我却不敢探头去看,他若看见了,定会心急。

  门外的喧嚷渐渐消失了,我能听到风吹树叶的瑟瑟声响,还有我剧烈的心跳。这静谧过于漫长……

  我把头埋进膝盖里,试图回避内心这场无声的斗争,却也不过是掩耳盗铃罢了。

  只听“咚!咚!”两声,房门被人踹开了,我想要起身,可满身的刺痛让我再次倒下了,但我想,回来的不是萧桐。

  “弘大人,找到了!”那是个陌生的,男人的声音,随后,他口中那个“弘大人”必然是萧桐说的弘冉,也一并进到了房间里。

  弘冉比我想象得年轻许多,一脸正气。不像是想象中老谋深算的样子。

  他蹲下身子,查看着我的伤,“姑娘受苦了,是我们来晚了……这伤都是萧桐打的?”

  我低下头,一滴泪不慎从眼角滑了出来,我履行着最后的诺言。“是……日日如此。”

  弘冉和他的手下一同扶我起来,“放心吧,萧桐已经死了,我不会再让你受到伤害。”

  “是吗?”我怀疑地盯着他,泪水不听使唤地滚落下来,那时间仿佛凝固了,把我深陷在里面,久久不能自拔。

  “没错,他身受重伤,加上体力不支,自己坠崖而亡,走吧。”

  弘冉一本正经地向我描述着,他的话是带着芒刺的利箭,一个字,一个字……击穿我破碎的心脏。我逼问着自己——他死和我死,到底有何分别?

  当我独自走出那间阴暗的屋子,外面可真亮啊,万里无云,阳光刺得我眼痛,梨花早就落了罢,外面开着的是栀子?怎么不香了?我闭上眼深吸了一口气,是血的腥味儿……

  起风了,墙角的那支蒲公英四散而去,它们去了哪里?

  罢了。世间万物哪个不是如此,终会化为尘土。从哪儿来,回哪儿去。

  我眼前一黑,倒在了这明媚的日子里。

  当我从昏厥中醒来,已不知到了哪里,只觉浑身麻木。有人推门进来,是弘冉。

  他不紧不慢地把手中的药放在桌上,声音轻柔了许多,“你醒了,大夫说你受了惊吓,要好好歇息。”

  “我要回家。”我的眼泪又偷跑了出来。

  “这便是你的家,你要回哪去?”他关上了门,坐在床边的椅子上,又接着说:

  “之前你的兄长已经替你收下了聘礼,好不容易救了你出来,怕是不能轻易把你送回去了。”

  怪不得当初提亲时他们那么隐晦,连名字都不告诉我,我竟是要嫁给萧桐最大的敌人……

  我呆坐在床上,深陷在哀痛里。“你害苦了我。”

  弘冉端起汤药喂给我,“我不求你原谅,以后你就住在这里,我不逼你嫁给我,只当是你兄长,保你衣食无忧罢了。”

  我转过脸去,“大人如此,我当真受不起。”

  弘冉放下那药碗,压低了声音,抬眼看着我,“你还有的选么?”

  是啊,我回不去那个家了,也回不去那山上了,我恨我自己是个弱女子,只能依附在别人身边,可事到如今,我不得不逼问自己:还有的选么?

  “药凉了,快喝了罢。”弘冉说完便出去了,门关了,屋里屋外,被一道门隔成了两个季节。

  这个“冬天”可真长啊。不知不觉,外面真的飘起了雪。

  过了腊月二十三,外面爆竹声便不断了。我每每听到爆竹的声音,总是心中一惊,不禁想起那一天……我不断告诉自己那已经过去很久了,然后便不断地沉溺在对萧桐的思念中。

  弘冉说他是坠崖而亡,那悬崖下是湍急的河水,尸体已经找不到了。可我还怀揣着一线希望,想着他还活着,我等啊,等啊……从花开等到雪落,我明知他不会回来了,即便他还活着,也还是不会回来了。无数个梦里,他打开了那扇门接我出去,午夜惊醒,又是一坛梦碎。

  年关将至,宫中本就事多,弘冉又忙了起来。自从他平息了雁鸣山之乱,皇帝就立刻召他回京,将他升任为御内禁卫军的副统领,并赏了他一间府邸,我随他去京城,转眼已经半年多了。

  虽说当今的皇帝无能,却不算是乱世,明日是除夕,皇帝必定要设家宴,彻夜不禁烟火,且宫人来往密集,弘冉便不能出宫了。

  我们两个无牵无挂的人便在今日过节了。

  一到新年,无论男女老少,必定要去河边放灯,祈愿一年平安喜乐。

  这一天,弘冉带我去了城西的河边放灯。我们双手合十,闭上了双眼。“你许了什么愿?”他问。

  我摇了摇头,“怕是告诉你就不灵了。”我又问道:“我见你许了好久的愿……”

  他起初还有些骄傲,“是啊,我希望你在我身边每天都过得开心,我想上战场,早日离了这宫中,我还希望天下太平……不过我说出来了,是不是不灵了……”

  我们两个都笑了,看着河水把一盏盏心愿带向远方,我们的心事仿佛落了地……

  “——砰——砰。”我刚要捂住耳朵,弘冉指着河的那一边,“别怕,烟花!”

  我抬起头,五颜六色的烟花在空中绽开,我从未觉得它这么好看,曾经只感叹它稍纵即逝,如今倒是久久不散。

  我们正在桥上欣赏这漫天烟花,有一丝冰凉飘到我的额头上——下雪了。

  人道是瑞雪兆丰年,又是一年好景。

  ……

  “你若听见,便化作一片雪陪在我身边,整个冬天我就不再孤独了。”

  许过愿,我睁开了眼睛,将河灯放进水中,任它飘去……

第五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