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

  除夕,家家户户团圆的日子。一觉醒来,空落落的院子,仅有我一个人。

  我剪了窗花,给房子添些喜气,还没贴完,弘冉竟回来了。

  “张成明日要回老家去,和我换了班,今晚他当值。”他走进屋里,坐在炉边取着暖。

  张成是禁卫军的统领,也是皇后的侄子,两个人一直交好,如今这除夕值夜,两人竟也能相互成全。

  “——咚咚咚!”这时有人急促的敲门。好像是宫里来的,还驾着马车。在门口和弘冉小声地交涉了几句,便站在了门口。

  关了门,弘冉回过头,神色凝重,我便问他:“怎么了?”

  “收拾东西,咱们得离开这儿!”他一边说,一边快步进屋打量着。“良妃娘娘今日听见皇后和太子密谋,恐怕今夜宫中将有大变。门口的马车是良妃娘娘派来的。”

  “你说太子要逼宫?!”我大惊失色,却不敢吵嚷……

  “皇帝多次欲废太子,立瑞王,如今良妃娘娘后宫得势,恐怕皇后坐不住了。”弘冉急促地收拾着东西,我便帮着他打点。

  走得匆忙,只带了几件包好的衣物和银子,刚剪好的窗花还来不及贴便散落一地,却已是无暇顾及,我们匆匆上了马车,离开了京城。

  “我们去哪儿?”我低声问他。

  “回湉城,我那间旧宅还空着。”他一脸严肃。

  马车驶出了京城,弘冉还是如坐针毡,时不时向窗外望着。良妃是弘冉的远房表姐,太子因瑞王逼宫,必定不会放过弘冉。虽说他算是逃过了一劫,可良妃却是生死未卜了。

  “你觉得他们能成?”我担心地问道。

  “他们自是有万全的打算,除夕宫中人来人往,今晚连御内的禁卫军都是皇后的人,皇帝都自身难保,良妃娘娘若是不早做准备,等到天黑,太子的人定会把住城门,到时候一个都走不了……”弘冉的语气里带着十分不详的预感。

  ——“停车!”

  这时有人大声喝住了我们的马车,一阵寒气从窗外袭来,不禁引得我心中一惊,浑身发凉。

  弘冉深深叹了口气,紧紧握了握我无处安放的双手,他的手也是冰的。

  “你别怕,别出声,也不要下来!”他低声嘱咐了我便下了车。

  我无法掀开帘子查看外面的情况,唯独听得到有马匹和兵器的声音。是叛军无疑。

  过了良久,我却丝毫听不见他们说话的声音,让人越想越怕,四下寂静了,我心跳得更强烈……

  ——“下车!”有士兵骤然掀开帘子,将我一把拉下了马车,我没站稳,一下子跪倒在地上。

  只见弘冉被六七把长枪架住,眼神里是尽是我读不出的情绪,是绝望,也是忧心和焦急。

  我刚想起身,这时只听一声闷响,拉我下车的士兵被人一脚踹开,就跌倒在……我的脚下……

  这似曾相识的场景使我下意识地抬起头

  ——萧桐!

  我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他身披战甲,目光如炬,和当年毫无分别……

  “你是……”我的视线渐渐模糊到看不见他的脸。

  “他们都听我的,你觉得呢?”他没说名字,只是用曾经我再熟悉不过的腔调回答了我。

  “放了他吧,行么?”我恳切地望着他冷若冰霜的脸,许久,他未曾动容。

  “你若不求我,弘冉今日必死在我的刀下,想来他替我把你照顾的很好。”萧桐一边冷漠地说着,一边把手递给了我,随即一声令下

  ——“放人!”

  又突然把我拉到一边轻声问道:“他可曾欺负你?”

  “没有,放心吧。”

  “算他识相,你先跟他回去,我晚些来接你。”说完,他带着人马转身向京城那边去了。

  我和弘冉再一次上了马车,无言呆坐了许久,他突然开口:“我没想到他还活着……你恨我么?”

  我沉默了,不知道怎么回答他,一瞬间有千万种情绪交织在一起,我闭上眼,回避着一切。

  回到了湉城已过了夜半,旧宅空落了许久无人打扫,房门的锁上攒了一层灰,借着烛光,屋子里倒是一切如初,只是没有床褥。

  反正除夕也是要守岁的,五味交杂地颠簸了一整天,即使再累也难以入眠了。

  雪霁天晴,却已是深夜,那夜的月光格外皎洁,积雪更是映得院子里十分明亮。弘冉坐在门槛上,若有所思。

  我寻了件衣裳披在他身上,也坐下来,“在想什么?”

  “娘娘、瑞王,还有很多人……不知道他们怎么样了。”

  他将衣服裹得紧些,将眼眸投进了黑夜,“这夜可真漫长啊。”

  我抬头望着那夜并不圆满的月亮,“去年夏天,我也曾以为自己坠入了永夜……”

  没等我说完,弘冉打断了我:“你知道么,当年我若再晚一天上山,你便成他的夫人了。”

  听罢我心头一紧,只觉鼻酸,便用力地提了一口气,淡淡地摇了摇头。

  弘冉顿了一下,起身回到屋里,从他打包好的行李最底下抽出一个布包递给我:“这个我一直替你留着。”

  我诧异地看了他一眼,一层层解开了布包……

  ——那是件嫁衣!

  虽不是白天,却能一眼看出做工的精巧。大红的锦缎上面绣的孔雀栩栩如生,周围点缀着芍药花,借着月光,那色彩依旧那样明艳……

  “他就为着这个接连进城,他已是极力隐藏了,却还是将自己的行踪暴露无遗。”

  弘冉淡淡地向我讲述起似已尘封的往事,我却再也无法面对,终于在他面前泣不成声,心头是一阵撕裂的疼痛,让我无法呼吸。

  他沉默了很久才开口,“你也曾深深爱过他,对么?”

  他的语气愈发平缓,重新坐下,把披着的衣裳分了我一半。

  “他嘱咐我把那件嫁衣交给你时,我便决定不会执意娶你了,这么久了,我只是怕你还恨着我……”

  我尽力抑制住自己不再抽泣,并将那件嫁衣叠好,放回了布包,“不恨了。”

  我擦去脸上的泪水,接着说:“你刚才不还感叹这夜太漫长么?”

  他抬头望着远处的天空,山形已是依稀可见,“是啊。”

  星河渐渐落幕,已是五更天,我们闻见了清晨独有的气味,我起身:“天总会亮的。”

第六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