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苏叶生病(二)

  太医正王世白一下马车就吐了,苏泽还好,被苏青竹抱在了怀里,苏泽悄悄的趴在苏青竹的怀里抹眼泪“青竹哥哥,我好怕姐姐会出事”苏青竹顿了一下,拍拍苏泽的肩膀:“不会有事的”

  荣亲王没等王世白吐完就拉着他进了苏府。

  王世白翻了翻白眼,还是小跑着跟上了,王世白到那一看就先拿了两碗温水,第一碗什么都没放就让苏嬷嬷给灌了下去,第二碗他放了一只黑色的药水,药水一倒出来,就发出扑鼻得臭味,跟前的人都忍不住皱了皱眉,给苏叶喝了进去,苏叶的嘴巴都闭上了,是让王世白从医药包里拿出了一个扁长的木制品给撬开的。

  王世白直接开了药方,让人准备浴桶,给苏叶沐浴,

  没到半个时辰,安嬷嬷惊喜的说:“退烧了,退烧了,大小姐退烧了”

  等安嬷嬷给苏叶穿好衣服,梳洗一下过后苏叶躺好,王世白才开始把脉。

  苏叶退烧了,众人都松了一口气,都以为没事了,可是王世白把个脉把了三刻钟了还没好,而且眉头皱了起来,众人刚才放下的心又悬起来了。

  众人等待着,总觉着过了好长时间,王世白终于放下了苏叶的手腕,苏叶依然没有苏醒,还在昏昏入睡,王世白开始和大家说一些情况。

  :“头有高热,是心浮气躁,关在屋子里闷热,又加上没有进食没有喝水的原因,此其一;血脉虚浮,冲动无力,这是劳心过度,多思多想之故,比其二;还有一个原因吗?如果我没有看错,她幼年曾经中过“残花””毒,虽然时间这么久了,但是余毒未清,此其三也。”

  众人一惊“中毒”怎么会,苏叶只是一个小丫头会得罪谁呢?众人不由把目光放在刘婉儿的身上。

  刘婉儿怒斥一句“不是我做的,我连这毒是什么都不知道。”

  荣亲王并不相信,他一直紧盯着苏有海,苏有海在他的目光下显得很狼狈,开口“让夫人回房间休息,不得出来”

  “阿海,你怎么可以这样?”刘婉儿似乎不相信枕边人会这样对待他,美目垂泪。

  荣亲王“事情没有下落之前,谁也不得出府半步!”

  “好,就照你说的办。”

  刘婉儿气冲冲的回房了,

  各家都有各家的事,王世白就当没看到,他又说起了这“残花”毒。

  ““残花”顾名思义,就是伤害人的身体,摧毁人的根基,它会让一个人先是虚弱,再是食不下咽,浑身难受,没有力气,最后于子伺有碍,人不会死,但是也好不到哪里去。”

  他喝了一口茶,又接着说“这药还是前朝的秘药💊,因为几乎判别不出来是否中毒,已经消失了两百多年了!”

  事情好像越来越复杂。

  苏有海问:“那您可有解毒之法”

  王世白摇摇头说:“这药我也只能解一半,无法全清,只是我倒是比较纳闷:苏小姐的身体里虽然有余毒未清,但是毒性已经解了,只剩下残余,这我倒是可以开几副汤药看看能排出去吗?但是苏小姐的身子以后怕是虚弱,要精心照料!”

  

苏叶生病(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