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婚约一事(一)

  别以为苏有海没看到江皖取下玉佩的时候旁边随送险些就要制止了,以江郡王府的势力不会这么稀罕一个宝贝,只会证明,江皖的身体极其需要此物。他苏有海还没那么坑,去要他女婿保命的东西,“咳”虽然他还没承认,但也是一个孩子啊,想想也怪苦的,这么年轻就断了腿,苏有海想想自己中毒遭的罪,这孩子也不容易,不过,可怜归可怜,自家宝贝最重要!

  江皖俯下身子,从怀里掏出一个木盒子,:“此物还请爹爹转交给苏妹妹。”

  苏有海把东西接过来放在桌子上开口道:“还请江世子叫我苏伯父,江世子现在的称呼恐怕于理不合,而且婚约一事是内子与你娘亲定下的,今天却为什么是你一个来?是你们府中长辈不同意,还是对我苏家有意见?”

  江皖深鞠一躬,“府中长辈皆不在,父亲奉旨去监察江南盐税,要长期看守,母亲携幼弟一同前往,两个妹妹都去了外祖家,所以京都只有我一人在,没请长辈一同前往是江皖的不是,至于称呼一事,是江皖冒昧了!苏伯父请勿见怪!”

  “那你家中长辈对亲事都是什么看法?”

  “回苏伯父话,家中祖父年事已高,去了京郊颐养天年,不过问任何事,不过当年祖父见过苏妹妹,苏妹妹还小,不到一岁,祖父就曾肯定的说:“这娃娃不错!”

  至于父亲从来不太过问内宅之事,内宅之事都交给母亲做主,父亲母亲自从江皖腿脚不利索了以后,就对我颇为冷淡也不再约束我!

  所以,很可能等江皖成了家,江皖就不再是江府世子,可能只是一介白丁。还要搬出府中另行居住,江郡王府从此与我再无关系!”

  苏有海一抬头,就见江皖的神色极为平淡,仿佛在说一件与自己无关的事情一样。

  江皖犹豫了一下又说了一件事“江皖并不是生来残疾,乃是人为,所以这么多年母亲都没让江皖辞掉世子之位,只为保护弟弟平安,而祖母与姑姑早在江皖腿脚出事的时候就被送进了家庙,所以江皖家中并不平静,江皖不会透露婚约之事,等到苏妹妹十三岁的时候江皖再来!”

  一番话聊的苏有海心里都酸酸的,臭小子,谁说他不想娶苏叶,凭苏有海以前的性格,早就二话不说就应了这门亲事了,苏有海冷笑:“贤侄安排甚为合理,那就听贤侄的吧!”苏有海心里徘腹:“跟我斗,臭小子,你还嫩了点!’”

  果不其然,江皖的手都抖了一下,随后他使劲的按住扶手以至于手面上的青筋都蹦出来了!

  苏有海暗自揣摩:到底是太过在意还是生性残暴多疑,总要看个水落石出才好!

  “噗通”江皖跪到了地上,苏有海这回并没有去扶:“江皖知错,江皖不该在苏伯父面前耍小聪明,江皖真心想求娶苏妹妹,江皖说的也是真心话,江皖只求苏伯父给江皖一个机会,若是苏妹妹13岁那年不愿意嫁给江皖的话,江皖绝不多言!”

  过了好一会儿,苏有海才叫起:“行了,起来吧,没得别人说我以大欺小!”

  

婚约一事(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