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想当初

  “仲康!”温伯琰惶急道:“你来了多久了?”

  “大哥,”温仲康淡淡的,瞧不出丝毫面色,“我刚到。”

  “有事?”温伯琰问。

  “我准备下午去趟城里,东边酒铺的帐要核一核,顺便送叔译回学堂。”他顿了顿,“来和你说一声。”

  “那我们刚才……”伯琰尚未说完。

  仲康截住话道,“我没听见。”

  伯琰有些不好意思,脸色微红,“这位姑娘……”

  仲康道:“我知道。”

  伯琰大诧,声音都慌乱起来,“你怎么会认识九儿的?”

  他脑子里装的都是砖头吗?安安忍无可忍,“伯琰你不是说过,二弟同爹爹一起做事很久,我想咱们镇上的风土人情各色风貌,二弟应该都略知一二吧。”她狠咬了一下嘴唇,没有将那句“混账”说出口。仲康在社会上摸爬滚打多年,那个馆子里有哪个姑娘,哪个唱曲哪个卖笑,想必一清二楚。

  九儿怯怯的开口,“我在酒楼唱昆曲的时候,见过二少爷。”

  伯琰大窘,几乎说不出话来。良久,他肯求似的口吻道:“仲康,你能不能…”

  仲康没让他说完,摆手道:“能。”他扭过头,“嘉言懿行,带着九儿姑娘到外面酒店里租一间房,先委屈一两天。请姑娘开口看看需要多少银钱留在身边防身。我去铺子里盘盘账,回来就挪银子买宅子。”

  伯琰几乎羞的抬不起头来,“二弟,谢……”

  仲康摆手,“你我兄弟,不必如此。”他又道:“不要住自家的酒楼里。”

  懿行笑嘻嘻道:“这哪里还用二少爷您提醒啊?这点子事儿我再办不好,您就打我的巴掌心嘛!”

  九儿深深一个万福,眼睛亮睛睛的,嘴角也翘了起来。

  安安也在心里暗暗赞叹一下,这才是办事的样子,不像他那个草包劳什子大哥。

  仲康转头要走,九儿乖乖的跟在嘉言懿行后面,居然没有跟伯琰道别。她也是个极度机灵的人,立马看出这个家里谁才是真正有实力的人。这个情景下还是乖乖听话为妙。仲康又说:“明天大嫂回门的马车已备好,老李是最稳妥的,明早在门口等着大哥大嫂。”伯琰心思完全不在这上面,只顾自顾自说道:“仲康,不要……”

  仲康嘴角一弯,“大哥放心,不会。”

  他们走后,林安安只觉得就像打了一场大仗似的,浑身汗水似已湿透,她扶着桌子坐下,叹口气道:“你又何苦提醒他,他自是不会告诉你爹娘的。”

  伯琰有些失神,“我同二弟虽然不是一母所生,可从小一起长大,感情甚好。这些年我在外读书,家里一众都由他一力担起。他的本领,远在我之上。只是劳累的很……话也越发少了。”

  安安很有兴趣,“他妈妈是什么样的人?”

  伯琰苦笑,“我娘生了我以后,身体一直不好,深深庭院,几乎足不出户……和我爹的感情,也没那几年好了……二娘,原来是我娘的陪嫁丫头,就在这时生下了仲康。”

  “喔!”安安插嘴,“所以从那以后,你们家再也没有贴身丫头对不对?”

  伯琰点头,“对,从那以后,我娘与我爹,我娘与二娘,更是势同水火。……其实我们家原来还有一个妹妹的,仲康五岁的时候,二娘又生了一个妹妹,可惜没出满月就发高烧救不过来。因为这件事,大家又生了好大的嫌隙,”他顿了顿,“那几年家里的日子实在难熬的很……我也是从那时候起,决定出去上学的。”

  安安追问,“那你呢?你恨不恨你二娘?”

  伯琰摇摇头,“这种事情,很难说是谁对谁错的。况且我觉得大部分的过错其实在男人身上。”

  安安失笑,“喔,原来是要怪男人的喔!”

  伯琰抓抓头,“对不起。”

  安安哈哈笑道:“你都说了好多次对不起啦!其实也不是你能决定的啦!”她声音也有些许暗沉,“嫁到你们家,我是同意的。我娘这几年生了重病,每天都要人参吊命。家底很快就花光了。生意这些年只是表面风光,实际并不忒好。……我爹性急之下,借了高利贷……”她苦涩的笑了笑,像是乌云上开出一朵玫瑰来,又暗沉又妖艳。

  伯琰更是感到内疚,“结果还遇到我这样的人。真对不起。”

  安安头一侧,大度的笑,“人的命运都是上天安排好的。不由得你我决定。”她想了想,笑着说:“我想了想明天的事儿,这样吧,你明天先陪我一同回家,找机会支开老李。你就可以去探望你的九妹妹啦。晚饭前你回来,我们一同回来。”

  伯琰脸一红,“可是……我同你爹娘没什么话好讲……”

  安安俏脸一沉,“我同你爹娘就有好多话讲么?你可以不进门,不同他们见面,我就跟我爹说我是自己回去的。反正我爹一直以为你是躺在床上的病痨鬼!”

  伯琰脸又红了,“对不起,又得罪了你!”

  安安噗嗤一笑,“对不起,对不起,你很爱说对不起嘛!以后改名叫做温对对,不不不,叫做温不不好啦!”

  伯琰也笑,多日的阴霾一扫而空。他年纪最长,可是心智最不成熟,读书多年,读来读去也没甚长进,莫说仲康,就连小弟弟叔译也是不如,他是长子,又从小体弱,享尽了家中的呵护。可以说伯琰怯懦愚笨,也可以说他善良温柔,他发自内心的敬爱他的爹娘,就连娘所恨的二娘,也是尊敬有加。他真心的疼爱弟弟们,叔译读书读得好,他比叔译还开心;仲康这些年渐渐掌住了家里大部分铺子,他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

  伯琰爱这个家,也爱着这个世界,花草树木在他眼中无一不是有生命的,不仅有爱,他还有情。他同情所有身边的人,同学朋友家人用人,常去的早点铺的老板,跟班的小厮,街边的乞讨者,甚至素未谋面的陌生人,他瞧不得任何人受苦。他总是非常敏感的非常锐利的就捕捉到每个人的痛点,然后报以最深刻的同情。

  还记得初次和阿九见面的那一天,恰逢冬至。他和几个同学约好同上馆子里去吃饺子,顺便买几样东西给家里人寄过去。有个同学提议说叫个姑娘唱个曲子来助助兴。一掀帘子,阿九娉娉婷婷进来了。她那么美,眼角在笑,眉梢在笑,朱唇轻启,他惊为天人。在了解到她可怜的身世后,他更是觉得自己就是上天派来拯救她于水火之内的。

  爹娘不同意,他又想反抗又怕气坏了两位老人家。拖来拖去,只苦了自己。温伯琰呀温伯琰,你稍微长进一点不行吗?他时常暗骂自己。阿九,可怜可爱的阿九,不知她现在怎么样了啊!

  纷乱思绪中,只听的安安追问道,“我一直想问你来着,你们家那座旧房子,到底是装什么的呀?怎么那么破旧不堪?还用封条锁上?到底是什么东西见不得人?”

  伯琰脸色一变,“这是不能问的!”

  安安哼了一声,心理暗暗的不服气,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告诉姑奶奶,姑奶奶抽空自己看去。她在心里骂了伯琰一声,就好受了许多,脸色也缓和了,“不说就算了,我也没什么兴趣。”

  伯琰郑重,“不要靠近那所房子,会死人的。”

第四章 想当初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