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虐待

  鸡毛山上的杜大当家的一声令下,毛巨人大手一抓!将伯琰一手拎起!朝练武场的中央空地上扔去!伯琰扑的趴倒!脸都被蹭破!人群中窜出来一个小个汉子!他麻利的绕到伯琰背后!将伯琰两手一拧!缠麻花一样在手上缠住绳子!另一头朝毛巨人一扔,“接住!”

  毛巨人用力一扯!伯琰被拖拽着滑行!裸露的皮肤上尽是被划破的血痕!练武场正中央有一根小儿手臂粗细的木头杆子,上面插着一个橛子。毛巨人把绳子往橛子上一搭!使劲儿一拽!伯琰瞬间被拖拽到半空之中!

  杜大当家的哈哈大笑,“小杂种,你要是求饶认我当个爹,我就放你下来!”

  伯琰手臂上青筋都已爆出!他仍不发一言!

  杜大当家挥手就是一鞭!伯琰腿上血肉模糊!

  第二鞭子!伯琰伤口处的肉都已翻开!鲜血滴滴答答,流在炙热滚烫的石灰地面!瞬间消失!

  第三鞭子!伤口处碎肉都已被打掉!露出森森白骨!

  伯琰自始至终不发一言!

  安安紧咬嘴唇,浑身颤抖不敢再看!几日接触下来,她一直觉得伯琰是百无一用的书生,今日却对他刮目相看!今日无论是生是死!能有这样一位英雄作陪!值了!

  安安忍不住大呼,“好样的!”

  伯琰闻言微笑,露出满口带血的牙。

  杜大当家的气的哇哇直叫,“好小子!在你杜爷爷三鞭子下面能活下来的没有几个!你小子有点能耐!来人呐!取一盆盐水来!给这小子腌成咸肉!”

  二当家的开口劝道,“大哥,留这小子一命,咱们明天还等着拿赎金呢!”

  天色渐渐暗下来,杜老大冷笑一声。刚才捆绑伯琰的小个子一拱手,“大哥别和他一般见识!咱们喝酒去!就把这家伙挂在旗杆上晾一夜!明天活着,咱们要赎金!死了,找他爹要棺材钱!哈哈哈哈……”

  杜老大大笑着拍一下小个子的肩膀,“还是老八说话和我的心意,哈哈哈哈……走!喝酒去!”

  他走出两步又扭头,“把这女的绑他旁边!谁也不许动她!”

  毛巨人拽住安安的头发!拖拽到旗杆旁边!安安只觉得一根根头发从毛囊中拔地而起!她似乎听到断裂的声音!痛不欲生!安安突然发现,心灵的伤害同肉体的疼痛相比起来,根本不算什么!这一瞬间,安安什么痛苦都忘掉了!只想瞬间死掉!

  毛巨人左手将安安摁住!右手拿麻绳在她身上胡乱缠了几圈!死死的绑在旗杆上!安安恍惚中抬起头,正好看见伯琰低下的头!他苍白细弱的脸!他的眉目写满了痛苦与不甘,那样复杂,让安安感同身受,不禁震动,“你还好吗?”

  伯琰没听到安安的话,他正顾着和伤口作斗争。最初的撕裂感过去之后,伤口居然不是一直疼痛难忍,先是一丝丝的热起来,再有一点一点的麻,从伤口麻起,逐渐漫部全身。那种想动而不能动的痛苦,那种麻到心里的痛苦,让人无法接受。他又觉得麻木感又在一丝丝的褪去,如大海退潮般,一波又一波涌上来的,是冷。喔,真冷,他都忍不住打起哆嗦来了。喔,我一定是发烧了。

  练武场上的毛贼们七七八八的走的差不多了,都勾肩搭背的同大当家的喝酒去了。二当家的临走前问大当家的,“大哥,还用留两个兄弟在这儿看着他们不?”

  杜老大不以为意,“不用。咱们鸡毛山金箍铁桶一样的地方,只能进不能出。只要把好山门,苍蝇也飞不进来!不用,兄弟们都喝酒去吧!”

  对于喝酒的人说,欢乐的时间总是很快渡过,可对于绑在杆子上的安安伯琰两人,简直是度日如年。伯琰因为还在半吊着,手臂因血流不畅渐渐失去知觉,人也陷入半昏迷之中。安安又着急又没有办法,烦躁不堪。

  月挂半空,二当家的拿着个酒瓶子晃晃悠悠晃晃悠悠而来,“小娘子,你好啊!”

  安安将脸扭到一边。

  二当家的不依不饶,“你瞧你那小郎君,快不行了……你陪我一晚,我把他放下来。好不好呀?”

  安安哑声,“不行。”

  二当家的闻言大感兴趣,“这么铁石心肠呢?”

  他的酒气喷她一脸,安安恶心的闭上眼睛,“我陪了你,你也不会放下他。”

  二当家的贱兮兮的笑,“怎么把二哥想的这么坏……”

  他一面说一面将手伸到安安的脸边,安安吓得脸都白了!只见毛巨人不知什么时候幽灵似的出现!一巴掌把二当家的打翻在地!他一瞪眼,“我爹说,先不动这女的。”

  二当家讪讪的爬起来,边走边说,“好好好,好好好,你厉害!”

  毛巨人一使劲儿,将伯琰的绳子扯断,伯琰咚的倒在地上!动也不动!一定是昏迷了!他嗡嗡的说,“他厉害!你也厉害!”

  安安像溺水的人拼命抓住最后一根稻草,“求求你放了我们吧!”

  毛巨人惊讶极了,“我为什么要放了你们?”

  安安恳求道,“我们不是坏人!”

  毛巨人蹲下来,几乎与安安平头,“我也不是坏人!”

  安安哭笑不得,他是故意耍我还是真的智商不够,“你听不听我的?”

  毛巨人正色道,“我不能听你的,我只听我的爹的!我爹说只能听家里人的!”

  安安灵机一动,“你爹不是说,把我给了你吗?那我们就是一家人了!一家人说的话应该互相听的,我听你的,我厉害!你听我的,你也厉害!你放开我!”

  毛巨人听的晕头转向,“你听我什么啦?”

  “啊……”安安语塞,“我听你的了!你忘记了吗?”

  毛巨人不着头脑,“我忘记了。”

  安安急的光想跺脚,“那你到是听不听我的?”

  毛巨人点点头,“听!”

  安安稳了稳,“那你先解开我的绳子。”

  毛巨人点点头,手刚伸出去又缩回来,“不行!”

  安安忍着怒意,“为什么?”

  毛巨人一本正经,“我跟我爹说了,我不要你。”

  天啊!这人是个傻子吗?安安几乎抓狂!

  又见毛巨人突然羞涩了起来,“我去跟我爹说,我要你。那我们就是一家人了!我就能听你的!把你们放出来啦。”他扭头就跑!

  毛巨人虽然身形胖大,却身形敏捷步履轻盈,转眼不见踪影!

  说话期间,伯琰一直了无生气,过了好久好久,伯琰还是一动不动。安安心慌害怕的很,轻声呼唤,“伯琰,伯琰?”

  突然,一只手如毒蛇般从背后滑出来,轻轻搭上安安的唇!安安大惊!几欲尖叫!

  背后的人手上稍微加了点力度,轻轻捂住安安的嘴,“不要叫。”

  是仲康!

第八章 虐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