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二章 独处

  仲康淡淡的:“我不信这个。”

  安安摇头,“不信又能怎样呢?”她失神落魄,“我脑子很乱,我想休息一下,好不好?”

  仲康点点头。

  安安醒来的时候,天色已近黄昏。夕阳挂在山尖,似坠微坠。一片流光华彩铺满大地。万籁俱寂,没有鸟叫虫鸣,没有人声犬吠,没有风,连空气都似乎凝固住了。要是不用吃饭,这也是绝佳的赏心悦事一件呢!

  安安爬起来,她太累了。说是睡觉,倒不如说是昏死过去了一下午。她心下愧疚,都是因为我,若不是我喊累,也许这一下午我们就走出这个山脚下了呢!可是,她又伤感起来,天大地大,真是走出去了,我又能去哪里?

  她抬眼去寻仲康,只瞧见不远处堆了一堆小小的柴火,仲康正在烤一只剥了皮的野兔!好香!皮肉在炭火的熏培下松软细嫩,油脂散发出奇异的香气。安安嘴里居然泛出了口水。

  一个人如果吃不饱,连痛苦似乎都隔着肚皮,进不到心里去。

  仲康见她醒了,立刻撕了大半只兔子送了过来,“入夜之前我们要走出这片森林。这有熊。”

  安安客气也不客气的接过来,“你怎么知道?”

  仲康道:“我看到脚印。”

  安安将半只兔子撕巴撕巴塞进嘴里,心里有些愧疚,“对不起,要不是我,你也许不会掉下悬崖。要不是我,你也许早就走了出去。”

  仲康将剩下半只兔子用巨大的树叶包裹起来,再用一根细长的野草捆扎好,手上极快,说话却很慢,“你现在走路还疼不疼?”

  安安的右小腿其实有些扭到,一动起来疼痛难忍。她瞧着脚腕的淤血又有些发黑,于是将裙子往下盖了盖。故作轻松,“不疼,没有问题。”

  仲康道:“这一段路比较平缓,也没有大的荆棘。你自己走,路不好了我在背你。只要方位没错,五个小时之内可以出山。”

  仲康走的很快,安安跟的很吃力,仲康其实察觉到了,但是并不打算缓下脚步。山里的夜晚很危险。他一个人又带着一个受伤的女孩子,还没有补给,如果出现什么危险,胜算很小。仲康将破烂的皮外套默默的递了过去。

  安安接过来穿上,现在不是推辞的时候,她如果坚持不住了,对仲康而言,将是更大的负担。

  一路无言。上次这么沉默,还是与伯琰坐车回门的时候。安安手忙脚乱、胡思乱想,眼神涣散,状如游魂。

  仲康终于停了下来。安安兀自强撑着,强挤出一个微笑道:“怎么停下来了?”

  仲康将那半只兔子递过来,“快出山了。”

  安安欢喜雀跃,“那我们不要停了,赶紧走出去吧!”

  仲康慢慢道:“我先出去。”

  安安脱口而出,“为什么?”

  仲康继续道:“我在这一带打过猎,方位很熟,绝对没有走错。我先走,你在这儿补充体力。一个小时之内,我会把救援的人带到这里来找你。若有人问你,就说我们两个人从崖上摔下来就散了。你一个人误打误撞走到了这里。”

  仲康顿了顿,“把兔子骨头埋起来,你一个女孩子,是不可能会烧野味的。”

  安安点点头,他这是为了我的名节在考虑。孤男寡女共处一天一夜,况且我们又有叔嫂的身份。人言可畏,要避嫌疑。

  安安于是将皮外套递了过去,“好。”

  仲康想了想,又递过去一把匕首,“放好。”他接着向前走去。

  安安坐下,用颤抖的手指撕开树叶,开始吃兔肉。天地间似乎就只剩她一人,巨大的孤独感,扑面而来。

第十二章 独处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