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四章 婆媳

  好像是睡在一片云彩上,轻柔,松软,还有淡淡的香味。又好像是睡在松树下,阳光从树荫里洒下来,像一只轻柔的手,给她盖上温暖。安安感到无比的祥和、平静,还有幸福,于极大地满足中醒过来,发现自己其实是睡在婚床上,还盖着结婚当天的喜被。难道这一切都是一场梦?她半抬起身子,去看睡在床下的伯琰,可后腰上硬邦邦的东西狠狠的硌了她一下。

  仲康的匕首!

  安安猛的一激灵,要趁还没人发现的时候,藏起它!

  安安刚想下床,就听的房门“吱—呀—”的一声,温太太成芝如缓步走了进来。她步履缓慢,面色憔悴,与第一天安安行礼时所见的那个高贵矜持到傲慢的妇人,简直判若两人。

  安安一时反应不过来,愣在当场。缓了缓才挤出一个笑容,“娘。”

  成芝如坐在床角,与安安还隔着很远一段距离,“我来看看你好些了没有。”

  安安点点头,“谢谢娘的关心,我好多了。”

  成芝如点点头,“好多了就好。”

  安安于是问,“伯琰呢?他怎么样了?腿上的伤口,无大碍吧?”

  成芝如接着说,“想必嘉言懿行都已经告诉你了。”

  安安疑惑了,“告诉我什么呢?”

  成芝如眼圈泛了一红,但她眨眨眼,很快掩盖过去,“琰儿病了。”

  安安愣住,“什么病?”

  成芝如慢慢道:“从鸡毛山上救回来,琰儿就一直发烧,吐血……也很厉害。我们没有办法,只好把他送到城里洋人的医院。洋医生说是痨病,不好治。”

  安安一时反应不过来,只好说,“娘你不要着急。伯琰吉人自有天相。会治好的。”

  成芝如突然道:“安安,你要记住,你是我的儿媳妇。”

  安安愣住,“娘你说什么?”

  成芝如说:“家里的情况,想必你也了解。伯琰和叔译,是我的孩子。仲康,是你爹和二娘所生。”

  安安点点头,“娘,我知道。”

  成芝如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孩子,你要站在我这边。”

  安安拽住锦被,“娘,我不明白。”

  成芝如坐过来一些,轻轻拖过安安的手,拉在手里,“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儿,我也不比跟你详述。我只是希望,你能帮伯琰守住一份家业。我不想他人还没有死,就已经被瓜分的骨头都不剩。我不会亏待你二娘一房。但是,伯琰和叔译应得的,谁也不要拿走。”

  安安有些不明白又好像有些明白,难不成是那个从未见过面的二娘,瞧着伯琰身子不好,想要借机会占住全部家产?

  安安不知该怎么回复,只好说,“我想去医院看看仲康。”

  成芝如点点头,“洋大夫说他的病传染,稳定之前不允许探视。这件事先不要急。我们办完了事就去看他。安安,”她看着安安的眼睛,“你去洗澡换衣服,一会儿你爹想把全家人聚在一起说说话。你记住娘刚才在这儿给你说的话,就是帮到伯琰了。”

  安安一只手被成芝如握着,另一只手在锦被之下,她轻抚着匕首上的花纹,心下思索,仲康,会怎么做?

第十四章 婆媳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