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八章 入院

  立夏当日。

  安安从安源镇出来,同婆婆成芝如一同进城去探望伯琰。玉江城是个面积不大不小、天气不冷不热的好地方。仲康不知从哪里找来一辆外国的汽车,载着她们先进城来。其他包袱细软日用杂物之类的玩意儿,由嘉言懿行收拾好了,随后坐马车捎过来。

  许久没有进城来玩儿,安安从车窗里探出半个脑袋,向外望去。街上多了好多奇奇怪怪的色彩不一的建筑。还有一些是尖顶子的,上面还挂着巨大的十字。这想必就是教堂罢?当年常去铺子里买点心的琳达修女就常常抱怨,说城里连个像样的教堂都没有。不知道她还在不在玉江布道?安安真的很佩服她,孤身一人不远千里。为了什么叫做理想的东西,一个女人,能一腔孤勇至此。

  汽车在一个巨大的院落的门口停了下来,仲康道:“医院到了。”安安先下了车,再扶着温太太下车。这外国的医院就是不一样。巨大洁白到压抑,让人喘不过气来。在这里住久了,没病也被闷出病来。仲康停好汽车,走过来,“大哥住在后面的住院区,三楼。因为还在急性传染期,所以暂时不让探望。有专业的护士陪着,您放心。”

  温太太点点头,“过去看看。”

  转过巨大的门诊楼,后面走不多远,有分开的好几栋病号楼。仲康介绍,不同的病人要住在不同的房间。还专门有一栋楼,是给女人生孩子用的。女人生孩子还用到医院来?安安大感稀奇。最后来到了一栋象牙白的三层小楼外,楼房簇新,想是盖好不久。仲康停下脚步,“这是圣保罗医院刚修建好的传染病科室。大哥在三楼一个单独房间里,条件很好。有两个很细心的女护士日夜陪着他。”

  温太太点点头,脚步不停,就要进去。仲康伸手拦住,“不能进去,会传染的。”

  温太太推开他的手,“我不怕。”

  仲康依旧耐心劝说,“这不是怕不怕的问题,您要为自己着想,也要为爹和叔译的身体着想。大哥病情稳定了,自然会让您进去看他。还会接回家去疗养。”

  温太太微怒,“我不能进,为什么医生护士能进,他们不怕传染?”

  仲康顿一下,“他们受过专业的训练。又有保护措施。”

  温太太于是说,“外人看着琰儿,我不放心。安安,你留在这里,跟两个护士照顾伯琰。”

  安安一愣,本想反驳。后来又想这也是做妻子的责任和义务。再不情愿,也没有出声。

  仲康也是一愣。良久出声,“那我送您回宅子。再陪大嫂进去。”

  等待仲康的时候,安安换好了一身护士服,白色的护士裙长及拖地,行动还有些不便。她绑一个小小的马尾,套上白色的护士帽,又带上厚厚的口罩。

  仲康回来了,要领她进去。安安默默地问,“你要不要戴口罩?”

  仲康淡淡的,“我不怕这个。”

  安安推开门,一层门厅里很寂静,医生和护士都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一个人影也不见。口罩很闷,安安有些喘不过气来,耳朵里只听得到自己的呼吸声。她有点儿害怕,但是只是一点儿点儿,安慰自己说,自己身强力壮,一定不会传染的!自己的命这么好,说不定伯琰一见我,身体“啪”的,就好起来了!

  我的命真的算是好吗?安安苦笑起来。

  仲康走在她前面,停下身来,抓住她的手。他冷冰冰的硬邦邦的骨嶙嶙的手,握住她娇嫩的的洁白的肉肉的小手,用力的握,安安疼的眼角渗出泪来,“不要害怕。只有你自己,你要靠自己。”

第十八章 入院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