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二章 阿九姑娘

  安安一惊,“阿九!怎么是你!”

  阿九一惊!随即镇定下来,“您好。”

  安安禁不住冷笑,“你不是唱昆曲的么?西洋歌曲唱的也很好听嘛!”

  阿九浅浅一笑,她宽身向亨利先生拂个万福,“亨利先生,您请自便。大少奶奶,咱们借一步说话。”她挪步走开。安安声音都有些颤,“我过去看看。”她站起来,追过去。

  阿九站定,安安追问,“阿九,你怎么又出来唱歌?还在这种鱼目混杂的地方?你扪心自问,对得起伯琰?”

  阿九淡淡一笑,“我听说伯琰的事了,我要为自己打算。”她眼光晦暗一下,“不管你信不信,我是真心喜欢伯琰的。”

  安安脱口而出,“你要是真心喜欢伯琰,等他醒来,看到你这个样子。他怎么想?你怎么办?”

  阿九轻轻一笑,“等他醒来。琰哥哥什么时候醒来,能不能醒来,还都是个未知数……我也好想等他醒来,用一个光明正大的身份等他醒来……现在的我算什么?我也要为自己谋想……”她声音愈低,“我花销大惯了的,我又不能一直找二少爷要钱。”

  安安也默然,“也许你不信……但是我真的不恨你……但是对不起,我自身难保,我也帮不了你。”

  阿九点点头,“我知道。要不是有这层身份拦着,我们也许能成为朋友。”她妩媚一笑,“我下去休息一下,一会儿还要表演。这西洋歌曲我也是刚学的,咿咿呀呀挺费嗓子的。我得下去歇歇。”她想了想终于又道,“你多注意,这不是个好地方。”

  安安回去坐下,失神了好一大一会儿,嘉言扶住她的手,“没事儿。”懿行凑到她的耳边,“大少爷一住院,我就第一时间跑过来见她。我可没有夸张喔,我只是把事实陈述一遍。阿九姑娘听完了,就自己出去转了一圈。她回来时候眼睛红红的,肯定是哭过了呢!然后对我说,让二少爷帮忙给她付一个月的房间租金,再给一笔钱做零用。然后就不用管她了,她自动和大少爷断清关系。”

  懿行叹口气,“阿九姑娘也挺可怜的,本来以为靠着咱们大少爷能上了岸,没想到弄成这个样子。本来她只是卖唱的,卖笑不卖身。这下子和外国人搅合到一起,谁知道会怎么样呢!”

  安安疑虑道,“大少爷和我和阿九的事情,我家里的事情,二少爷是不是都知道?”

  懿行噗嗤一笑,“我们少爷手眼通天,有什么能瞒得过我们的。”

  安安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只好说,“你们你们,二少爷是你一个人的!”

  “哎呀!”懿行一下子羞红,不再言语。

  这边亨利先生举起酒杯,“你们中国人,有一个很伟大的诗人,叫做李白。我非常喜欢他,他非常浪漫!他有一句诗,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好诗!好意思!Mr Wen,我们共同举杯,不要辜负这美酒!美景!美人!”他的目光像一条毒舌信子,在安安嘉言懿行的脸上舔过。安安后背一片冰冷。

  仲康举起酒杯,“亨利先生博学多才,干杯。”

  亨利先生放下酒杯,“这三位中国姑娘,被温先生保护的很好。我今晚看来是不能够愉快的交谈了。温先生,请你享受你的夜晚!我要去找寻我的快乐了!”他推开凳子,扬长而去。

  安安瞧他走了,吐了口气,“这个人不好,我看他不像个好人!”她端起红酒,抿了一口,“嗯,好喝!”

  仲康一怔,“你会喝酒?”

  安安一吐舌头,“我爹爹是个大酒鬼。他没有酒友的时候,我就陪他喝一点。”

  仲康一笑,“你能品出味道?”

  安安摇头晃脑,“这杯酒入口甘甜,回味不涩。颜色艳红,酒汁透亮。好酒!好酒!”她嘻嘻,“我学我爹瞎说的。”

  安安喝了一口,又喝了一大口,举起空杯子,“还有没有?”

第二十二章 阿九姑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