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八章 又岂在朝朝暮暮

  良久,仲康松开了手,“谢谢你。”

  安安轻甩一下手腕,“我们是朋友嘛。”

  仲康看她手指被自己捏的都有些青紫,愈加过意不去,“安安。”

  安安抬头,这还是仲康第一次唤她名字呢,“做什么?”

  仲康呆了一会儿,“没事。你先下去,我待会就来。”

  安安点点头,打开车门。产婆坐在手术室门口,一见安安回来了,赶忙迎上前,“少奶奶,我看那孩子的爹难受的不行呢。在里面坐半天了。说要给那孩子的娘做做伴儿。这我也不敢进去,要不,您去看看?”

  朱姐姐活着的时候又风趣又友善,她现在虽然死了,可是应该也没多难看吧?安安鼓鼓勇气,正打算进去,仲康拦住了她,“我进去。”

  安安说,“那我在门口等你。”

  仲康道,“不。我要带朱姐姐回去,安排她的葬礼。她活着不容易,身后事要风光一点儿。”

  安安虽然有些害怕和死去的朱姐姐共处一车,还是鼓足了勇气说,“那我也回去。”

  仲康道,“你不要回去。伯琰还在这里住着。你去看他。让他身边的人派辆马车来接你。先不要回去。她婆家娘家想必会乱糟的很。酒厂也会。没人照顾你。”

  安安不想给仲康添乱,于是点头走了出去。

  出了这栋妇产科楼,向后一转,就是伯琰住的普通病房,安安在城里的时候每天都来,路是走熟惯了的。她推开房门,看见伯琰一个人在房间内,斜靠在床上看书。她轻声说,“你没在休息?”

  伯琰抬头,看见是她,倒是很惊讶,“你怎么来了?我听我娘说,你去酒厂了?”他注意到安安衣着凌乱,神情憔悴,“出了什么事情了?”他想要下床。

  安安赶紧摆摆手,“不要不要,不要动……你知道朱鹊么……朱姐姐难产,送到了这间医院来……没有救过来……”她泣不成声。

  伯琰的眼圈也一下子红了,下地穿上拖鞋,“怎么会这样?小朱姐姐平时身体这么好,这里大夫的医术这么高明,连我这样的病痨鬼也救的过来,怎么会救不活小朱姐姐?不不不,我要去看看她!”他下地又急,说话又快,一激动直咳嗽。

  安安看看窗外天色,“我估摸着仲康已经带他们走了。你歇歇吧。”她去沙发上坐下,“怎么就你一个人?护士们呢?”

  伯琰羞赧一笑,“她们太辛苦了。我给了她们两个银元,请她们去看戏。”

  安安几乎生气,“你呀你呀……你为什么为别人这么着想?这是她们的工作呀!你以为你为了她们好,要是让你娘知道了,肯定会辞退她们!那你岂不是起了反作用,反而害了她们?”

  伯琰好像才反过来味儿来,“哎呀,你说的对!那下次一定不能听她们的,让她们去了!怪我!都怪我……这次你先不要告诉我娘!”

  安安气的一挑眉,“喔,还是护士们先提出来的!你耳朵根子还真是软呀!”

  伯琰羞臊的脸都红了,“对不起。我真是太没用了。”

  安安只好摇摇头。待了一会儿,伯琰不好意思的说,“我有个事情,想请你帮忙。”

  安安说,“那你说吧。看我能不能办到。”

  伯琰思索一下,“小朱姐姐的事儿,我听了心里很难过。可也帮不上什么忙。你替我给仲康说,他要是银子不够,就让他找我娘要。”

  安安鼻子里哼一个“嗯”字,心里说话,你娘要是给他,才怪!

  伯琰接着说,“还有……我这病,现在已经不传染了,精神也一天一天好了起来。能不能,能不能……”他停了半响,“我想见见九儿。”

  见见阿九?

  安安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生怕得知真相的伯琰气死。她看见书里面的书签掉了出来。这签子是很薄很薄的铜片做的。上面刻着一个京剧青衣,甩着水袖。她于是转移话题,“这个书签好漂亮。”

  伯琰居然扭捏起来,“这个是九儿送我的。”

  安安拿起来,这书签很漂亮,刻画的小人人儿栩栩如生,珐琅配色也很精致。可是如同那个首饰盒一样,一看,就不值钱。她冷笑一下,“那她可真对你不怎么样。为什么不送你一本书呢?”

  伯琰认真,“不不不,她对我是极好的。买书签是我的主意!我跟她一同去书市逛逛,九儿看我喜欢这本书,提出来要买下来送我。结果她拗不过我,我买的书,她自己拿出钱来,替我买的书签。”他神情忸怩,“书就像我一样,书签就是她。我们,我们永远在一起。”

  安安冷笑道:“好肉麻的大少爷,哪里还用分什么你的?我的?她的钱不都是你给的么!”

  伯琰正色道:“不。我们在一起,她很少花我的钱。我给她她也不要……她说怕我瞧不起她。”

  安安心底下冷笑一声,那阿九就是放长线钓大鱼,嘴上应承道:“喔,那她的气节倒是挺高的。”

  伯琰根本听不出调侃,羞涩道:“你别一味的笑话她,九儿是一个又可怜又好的女孩子。”

  安安实在无法接话,要知道又可怜又好的九儿妹妹,已经寻找了别的依靠,今天夸她的所有的优点,都像是可笑的讽刺一样,将她钉到耻辱柱上。安安什么也不说,只问一句,你读的什么书?

  伯琰合上书皮,安安看见墨绿色的书皮上烫金的几个大字,她一字一字念到,“淮、海、集。”

  伯琰笑着说:“这是宋朝一个文学家秦观秦少游的作品集。”

  安安说:“我知道的。”她低声轻诉,“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伯琰闻言震动,于是追问,“你能不能,能不能,把九儿带到这儿来?”

  安安推脱不掉,有些烦躁,“朱姐姐刚刚去世,你只顾着想你的小阿九,不太好吧?”

  伯琰一愧,“你说的是。是我考虑不太周全。只给大家添麻烦。”

  安安看他愧疚,心里也不忍心,于是说道:“我看你精神也倦了。你休息罢,我回家去。”

  安安独自一人走出医院的大门。

  她站在医院的门口,不知该何去何从。身后巨大的医院的门诊楼,像一个巨型的怪兽,等待着吞噬她。安安只想迫不及待的离开这里。

  安安还记得当初第一次知道这首词时候的感想。多美的词!多美的爱!多美的人!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对的呢,下次伯琰再问起阿九的事儿,就用这句词来搪塞他。

  安安还记得自己小的时候,年龄大不了她几岁的表姨来家里小住几天。也是一个这么热的夏天,她们俩坐在院子里乘凉看星星。表姨一个字一个字念给她听。好美的一首词!那时候表姨已经定亲,还偷偷的不知耻的同她说,要是将来成了亲,生了女孩子,叫做纤云;要是男孩子嘛,就唤做飞星!如今表姨早已是嫁做他人家妇,已经好久没有见面,不知她过得好不好呢?

  安安还记得当时自己虽然年少,却也立刻被书中的感情所感动。还偷偷的在心里和表姨争夺这两个名字。女孩子嘛,对爱情,都是憧憬的。

  安安向前走啊走,想起爱情,她不由得哼起歌来,“如果没有你,日子怎么过……”这是那天在亨利先生的酒会上学的,旋律好听歌词又好记。她一直不敢唱,今天没有旁人,终于大胆的唱了出来。

  如果没有你,日子怎么过……

  这歌词自带着一股美丽的哀愁,没有朱姐姐的朱姐夫,没有朱姐姐的仲康,日子该怎么过?想到仲康,她心里也被一股美丽的哀愁所填满。

  黑夜来临,月亮静悄悄慢腾腾的升起,一片光洁洒满大地。夏天夜晚并不黑暗,地面上、墙头上、树梢上,都泛着淡淡的光。有一丝微风轻轻拂来,空气中卷来甜美的香。是花儿的香味儿,是饭菜的香味儿,是酒的香味儿,是女人的脂粉香味儿,是一切一切热爱生活的香味。安安心情突然就好了,无论如何,都不能放弃生活。

  她走啊走啊。就走回城里温家的宅子里,大门没锁,走进去,就看见大太太成芝如二太太郦雁书两个人,坐在院子里的凉凳上,好像正在争论着什么。她走进去,小小声的招呼,“娘,二娘,我回来了。”她想了想又赶忙补充道:“我是去医院探望伯琰,所以回来的晚了。”

  二太太郦雁书上下打量她一眼,“我的仲康呢?怎么就你自己回来了?”

  安安满腔情绪激荡,一时说不出话来。大太太成芝如看她脸色不好,示意她坐下。安安慢慢的,“朱姐姐生孩子难产……洋医生也救不过来……仲康回乡下帮忙办理朱姐姐的丧事……我去看了伯琰……然后自己回来……”她止不住的哽咽。

  二太太郦雁书哼了一声,“我看就作罢!等我的仲康回来了再说!”她接着说她自己的,根本没把旁人的生死挂在心上。

第三十八章 又岂在朝朝暮暮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