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二章 这个狐狸精

  不知不觉过了很久,最初的紧张激动恐惧兴奋过去,现在的安安,只觉得累。她在心里一直提醒自己不能睡、不能睡,眼皮却不自觉的打架,头也开始提不起来。

  仲康瞧出安安的惫态,“歇一会罢,我们不着急走。”

  安安一边摇头,一边费力的睁开眼睛,“不碍事的,我不要紧。”

  仲康也摇摇头,“睡吧、睡吧,不要累坏自己。”

  安安困极了,开始发迷糊,一会儿点头一会儿摇头,嘴里嘟嘟囔囔的也说不清话,她本想撑住,谁知道脑袋一挨到野草,像是昏迷了一般沉沉睡去。

  这一觉睡的好甜,醒来天色已经大亮。安安看仲康也歪在一边,像是还在熟睡。她本不想打扰他,想偷偷的坐起来,哪知刚一抬手臂,仲康立刻睁开眼,“你睡醒了?”

  安安觉得有点尴尬,只好笑笑,“是不是打扰你了?对不起。”

  仲康摇摇头,恢复了平时那种冷冷淡淡的神情,“我们走吧。”

  一会儿功夫到了乡下大宅子里,阿九还在房间休息,伯琰在院子里站了一夜。他看见仲康安安安全回来,大喜过望,“你们没事儿罢?那男人怎么样了?”

  仲康不想吓到伯琰,“我给了他点钱,打发他出了玉江城,永远不能回来。”

  伯琰连声道:“那就好那就好。”又感激道:“二弟,这次多亏了你。”

  仲康淡淡道:“你我兄弟,不必如此。”

  阿九也从房间里出来,躬身弗了一个万福,“多谢二少爷救命之恩。大恩大德,没齿难忘。若有机会,阿九一定拼死报答二少爷。”

  仲康道:“你们不应该谢我。”

  伯琰恍然大悟一般,“安安,多谢你帮忙!多谢你成全!”他本想再说些什么,可实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安安尴尬的笑了笑,“谢什么。都,都是一家人。”她转换话题,“我很累了,我要休息。”

  阿九连忙道:“那我伺候大少奶奶休息。”她又恢复成初次见面的谦卑与柔顺的阿九,与那个跋扈妖艳的白玫瑰小姐,判若两人。

  安安连忙躲开,“不用不用,我自己可以。你和伯琰许久未见,想必有一肚子话要说吧。你们慢慢聊,我自己歇会儿就行。”

  阿九有些尴尬,“那二少爷您也累坏了吧,您也去休息一下。”

  伯琰拉住阿九,“你怎么还叫二少爷?以后要改口叫二弟才行。”

  仲康深深的望了安安一眼,没有说话。

  日头偏西,天空一片粉红色。安安推开窗子,这恐怕就是阿九的心情的颜色吧!近处有乳白色的袅袅的炊烟,远处有灰蒙蒙的雾气,交织在一起,分不清楚你我。院子里躺着懒洋洋的看门狗,树上栖着晚归的小鸟儿,一会儿叽叽喳喳叫几声,一会儿又拖着尾巴离天而去。好一派自给自足的农家乐呀。

  安安听见“啪,啪”的敲门声,回头应道:“进来吧。”

  阿九端着一碗甜汤进来,“累了吧,我亲自下厨房炖了一盅雪耳桃胶冰糖甜汤给你,放了冰冰凉的冰块儿,很是解暑,你喝了罢。”

  安安接过来,“不用这么客气。”

  阿九笑着坐下来,“应该的。林姑娘,你救了我的命。”

  安安挑起了耳朵,“嗯?你应该叫我大少奶奶。”

  阿九又轻轻柔柔一笑,“你当然是大少奶奶,阿九人贱福薄,当然没有福气坐这个位子。”

  安安抬头,看着阿九的眼睛,“白玫瑰小姐,你什么意思?”

  阿九娇娇一笑,“快别叫我白玫瑰了,我只是大少爷的小小阿九。”

  安安冷冷一笑,“阿九,我跟你没什么话好讲。我帮助你,完全是因为我的丈夫求我帮助你。没错,伯琰是喜欢你。可你不要忘了,只要我一日不走,我就是这个温家大宅子里的正牌大少奶奶!温伯琰能不能别娶纳妾,要有我的一份意见!你的什么别的小心思,还是省省吧。”

  阿九眯起眼睛,“阿九无权无势、何德何能,又怎么敢得罪大少奶奶?我身无一物,仗的只是大少爷的一腔抬爱罢了。”

  安安脸都涨红,“阿九姑娘,大少爷的宠爱到底有没有用,想必你清楚的很。否则你也不会落得今天这个下场,对不对?”

  阿九脸色一变,“大少奶奶,你是好人,你帮助我,我成你的情。我愿意日日下厨,洗手作羹汤。只望你能容我一席之地。”

  安安“哼”一声,“求人,可不是这么求的。”

  阿九转脸色一笑,“大少奶奶,今时不同往日。当初阿九卑躬屈膝,今日不用。”

  安安一愣,“嗯?”

  阿九继续道:“大少奶奶,我想问您,亨利先生的保镖真的被打发走了吗?为什么二少爷和您都是一身的血污?二少爷身上还有伤?既然打发走了,为什么您和二少爷彻夜未归?孤男寡女,共处一夜,能有什么好事情?对了还有,我还记得前一阵子在乡下的温家酒厂子里,也是一个深夜,二少爷和您在凉亭子里看月亮,聊的真是热络啊!”

  “你!”安安气的说不出话来!真是日算夜算!没算出阿九是一只披着羊皮的小狐狸精!自己好心成全她和伯琰,没想到倒被她反咬一口!

  我林安安头顶天!脚踏地!肩膀上能跑马!干干净净的一个人!居然被她说的这样不堪!仲康杀保镖!还不是为了救你们!我和仲康清清白白!是你们心里龌龊!

  可是阿九一句一刀,句句都是真话!样样都是事实!安安苦于无法辩驳,可是输人不输阵,强着嘴硬声道:“清者自清。随你说什么去罢。”

  阿九笑一笑,往安安面前推一推冰碗,“快喝罢。一会儿冰块融了,减了甜度,就不好喝了。”

  安安也笑,像没事儿人一样,“太谢谢您。可我吃不了太凉的。先放放罢。”

  阿九娇笑道:“别谢我,也别客气。我们这么熟了,以后就姐妹相称罢。我虽然大你几岁,可是你身份尊贵,我称呼林姐姐罢。”

  安安也娇笑道:“哎呦,那怎么成?我可没有这么大的福气!也消受不起呀!”

  阿九受了奚落也面色不改,“你要是不愿意,那我们就直呼其名好了。我叫你安安,你叫我阿九。”她转头向外看看,“时间不早了,琰哥哥还在等着我呢。安安,你洗洗脸,也出来吃饭罢。”她起身扬长而去!

  安安气的几乎想把桌子掰断!这个小狐狸!我林安安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可惜栽倒这个小贱人手里了!好吧,且忍一忍,见招拆招,看看这个小阿九还能耍什么鬼把戏!

  安安仔仔细细的洗一把脸。扑粉,画眉,描唇,梳头,戴首饰,最后还细细的撒一把香粉。下次回到城里,一定去买一瓶西洋来的瓶子装的香水!

  她打开衣橱,将所有衣物都铺在床上,试一件不满意,再试一件还不满意!安安看看衣物堆里面有一件卡其色近裸色的连衣裙。上身荷叶领蝴蝶袖,高腰,下衣百褶裙,衬的细腰盈盈不堪一握。好!就这件!

  安安一抖裙子!一件东西“吧嗒”一下甩了出去!“邦”一声落在地上!

  安安弯腰去捡!

  是仲康赠与她防身用的匕首!

  安安拿起,这把匕首仿古做旧,颇有古韵。楠木的刀柄,黄铜的吞口,精钢的刀身两侧开刃,反着寒战的光。刀鞘刻着凤凰的暗纹,于眼睛处镶着两粒红宝石。端的是一把好刀!

  安安拿起匕首,仔细端详,原来刀刃上还刻着字,是由几句古词改成。

  正面书:相思相望永相亲。

  反面书:一生一世一双人。

  安安猛的一惊,这匕首造型优雅,用料不菲。想必很多人都见仲康把玩过。这要是从我房间里找出啦,岂不是更落人口实?我要找机会还给他才好!

  安安刚想藏起,又低头看了一眼匕首,这匕首,怕是一对儿罢。那另外一只在哪里?嘉言?懿行?抑或朱姐姐?恐不是高二小姐高晴柔吧?

  安安脑子里就识得这几个和仲康有关系的女人。她突然发现,自己对仲康的了解,太少了。又心里自嘲道,了解他干什么,还是有空多了解了解那个阿九,见招拆招,自求多福吧!

  安安换上衣服,将匕首往衣柜更深处藏好。掩门朝厅里走去。伯琰仲康并阿九均已来到,都在等着她。安安看一眼阿九,她也刻意打扮过,改良版的中式旗袍,缀着盘扣。蓝色的底儿,滚着黑色的边儿,开叉并不高。衬的阿九很白。

  安安在心里暗骂一声,沉住气坐下来,“大家来的好早,倒是我来迟了。”

  伯琰笑眯眯道:“没有没有,你是有福气的人。我们都在这里等了半天,结果饭菜刚做好,你就来了。真是有福之人不用忙。”

  安安恨不得用鼻子说话,“嗯,不用恭维我。”

  伯琰闹一个大红脸,“你快尝一尝。今天可都是九儿妹妹的手艺。她为了谢谢你和仲康,专门下得厨房。”

  阿九端一杯酒站起来,深鞠一躬泪眼盈盈,“大少奶奶,二少爷,你们的诺大恩情,阿九永生难忘!”

第五十二章 这个狐狸精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