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八章 又喝多了

  仲康点点头,抬起高晴柔的手送到自己的嘴边,“好的。谢谢柔柔妹妹。”

  安安瞪大了眼睛!这家伙喝的是酒!还是药啊!神经错乱了吧!高晴柔吓得直往回缩,“仲康哥哥!你干什么?”

  仲康手一拉,一把将高晴柔拽紧怀里,“吃果子!”他嘴角一斜,又霸道又轻浮,一股登徒子的模样!高晴柔吓得动也不动,两只手还傻傻的将桑葚捧在胸前。仲康低头去吃桑葚,几乎吻上了高晴柔的胸口!

  高晴柔连胸脯带脸蛋儿全红一个遍!也像饮了醇酒一般!她哆嗦着推开仲康,“你别这样!”

  仲康笑嘻嘻的走过来,薄唇带笑,星眼含春,“不这样,要哪样?”

  高晴柔退无可退,手脚都不知道该放在哪里!仲康逼过来,一只手搂住她的后腰,一只手抓住她的手捧在自己胸口,一加劲儿,两个人紧紧的贴合在了一起!仲康眼睛里带着馋虫,“好妹妹,谢谢你给我送果子。”

  安安下巴几乎都掉了下来!这个温仲康!还以为他是正人君子!没想到一见到女孩子照样走不动路!和街上的小流氓有什么分别!高晴柔即使再喜欢他,也不能在大庭广众之下轻薄她呀!

  她正打算扑上去拆开他二人之时,只听得背后一个很熟悉的外国口音的声音道:“哇!Mr Wen!你又换新女朋友了,是不是!你们很亲热呀!”

  原来是亨利先生!

  仲康顺势松开高晴柔,又恢复了冷冷淡淡的神情,“亨利先生,好久不见。”

  亨利先生迈着大步进来,自顾自的坐下,神情落寞,“Mr Wen,我好伤心呀。”

  仲康也走过来坐下,“你的样子很伤心,要不要一杯酒?”

  亨利先生用手肘着脑袋,“一杯怎么够!我要一大瓶!一大瓶才能抚平我心里上的创伤!”

  桂子机灵的很,见情况赶紧到后面取出两只高脚玻璃杯来,开一瓶烈度稍大一点的红酒,“咚咚咚”的倒上,他还留了个心眼,给外国人亨利先生倒了多半杯,给自己家二少爷倒了少半杯。

  安安可不想跟亨利先生坐一桌受他的调笑,可又按耐不住好奇心,实在想听一听这个种马一样的外国人为什么伤心。是不是阿九的事情泄漏啦?她拉着高晴柔在柜台后边坐下来。

  亨利先生端起杯子就来了一大口,“有人背叛了我!我的保镖和我的女朋友!他们一起,拿着我的财产,跑到不知道的地方去了!”

  安安一颗心落下地来。仲康恍若不知情般,“怎么可能?一定是闹误会。”

  亨利先生摇摇头,一脸痛苦神色,“不,Mr Wen!没有误会!我同你分别后,又在省城处理我的生意,直到昨天晚上才回来。我一进门就急切寻找我的甜心!哪知道哪里也找不到!好心的中国厨娘告诉我,我的甜心,喔,我的中国宝贝,跟我忠心的保镖在一个深夜一起失踪了!”

  仲康的表情很冷静,“那太可惜了,亨利先生。”

  亨利先生痛苦的嚎叫起来!他表情狰狞,“不!你不能理解!他们卷走了我的财产!他们该死!这些婊子养的!我一定不能放过他们!”

  仲康的表情一愣,他根本不知道阿九偷亨利先生钱的事情!仲康只能说:“那太不幸了,亨利先生。”

  亨利先生一锤桌子!大声叫唤,“我一定不会放过他们!我已经委托了我的好朋友!租界警察局的局长,一定会找到他们的!”

  仲康嘴角微微一牵,几乎察觉不到,“亨利先生,那就只能祝你好运了。需要我的地方,我一定帮忙。”

  亨利先生点头,大手一拍仲康的肩头,安安看的一颤!他那长着毛的如同蒲扇一样的大手,可别把仲康压坏喽!只听亨利先生说道:“那是当然,我的兄弟。我今天来,一个是告诉你我的不幸遭遇。还有,我还要找一个像你这位女朋友一样漂亮的中国女人。”

  仲康淡淡一笑,“买酒,可以。找女人?我恐怕不在行!”

  亨利先生抓过来酒瓶,自己给自己倒满。原来他还是个酒鬼!安安愈加瞧不起他!亨利先生接着说道:“哈哈,Mr Wen!你太谦虚啦。你的双胞胎的女佣。你的这位跟你搂搂抱抱的女朋友。还有你的大嫂,”他的眼睛不怀好意的在安安和高晴柔的身上扫来扫去。安安怒目而视!高晴柔窘的直低下头去!

  亨利先生干了杯中酒,“这里没有我的机会。我只好去别的地方寻找我的快乐啦!哈哈!再见罢,美丽的女人们!”

  亨利先生丢下酒杯,扬长而去!安安长出一口气,“这个讨厌的外国人!总算走了!”高晴柔这才明白,原来仲康不是成心要占她便宜,只是害怕她被亨利先生盯上,于是羞红了脸道:“仲康哥哥,谢谢你。”

  仲康点点头,吩咐道:“桂子,送高小姐回去。”

  高晴柔低声道:“仲康哥哥,我……”她虽然不想回去,却也不好意思说出主动留下来的话语。

  仲康罕见的柔声说道:“我在忙。你先回去。”

  高晴柔从来没有被仲康这么温柔的对待过,一颗芳心上早开出五颜六色的花开,“那仲康哥哥,我先回去。我,我明天来看你。”越往后声音越小,最后一句像蚊子嗡嗡一般,几乎闻不可闻。

  安安在旁边急的直攥拳头,恨不得亲自下场,“说好了来,明天可一定要来!”

  仲康回头吩咐桂子,“桂子,注意一下。在路上躲开亨利先生。”

  桂子吆喝一声,“好嘞!二少爷,我办事儿,您放心!高小姐,您先请!”

  桂子和高小姐离开之后,仲康迈步又进后院,刘先生也跟着他进去。安安终是不放心,也跟着他们进了仓库。

  安安看着靠墙整整齐齐地上下码着三排小酒坛子。最上面一排一共是有十坛。均已被仲康打开。整个仓库充斥着浓烈的白酒味儿。呆的久了,让人头晕目眩。安安用手帕掩住口鼻。听仲康说道:“”这一排共计十坛,每一坛酒我都一一尝过。酸度太高,入口太涩,根本无法下咽。不能饮用,只能销毁。”

  刘先生见犯了大错,赶紧半鞠着躬解释道:“二少爷,是我不好。全都是我的错。我吩咐伙计们分装完白酒之后,没有去检查。都是我考虑不周。怪我。全怪我。”刘先生几句话,就轻描淡写的一笔带过。责任推的干干净净。

  仲康皱了皱眉头,也只是说,下次注意。安安看不过眼去,开口插话道:“刘先生,这只是看了第一排,就全部不合格,全都要倒掉。不知道底下那两排还能不能喝呢?如果都不要了,咱们铺子这个月,要损失多少呀。”

  刘先生心里一紧,这大少奶奶总是揪着他不放!只能老着脸回答说:“我的错,都是我的错。看铺子里这个月损失多少。我全都补上。大不了,这个月我不要工钱。总之,不能让你东家二少爷受损失!”

  安安笑一笑,“我们温家,家大业大。莫说是十几坛子白酒,就是他几十坛几百坛子,赔也赔的起。不用刘先生您老人家自掏腰包。只是这干事情不能粗心马虎。有一有二,咱们可不能再三再四呀。”

  刘先生被羞的体无完肤,只好连声称是,“那是,那是。大少奶奶,您教训的是。你先坐下歇一会儿,我去外面拿个废料桶。把废白酒都倒出来。等桂子回来,就重新分装!”

  刘先生出去,仓库里只剩下安安和仲康两人。安安走过去,把第一排的几个酒坛挪开,去打第二排的白酒。拿个酒碗倒出来尝了一口。这也不能要了。

  又启开第二坛子。口感更是酸涩。安安皱着眉头摇了摇脑袋。这一会儿功夫,安安就尝了五六坛酒。虽然每一次喝的的都不多,但是挡不住高粱酒度数高后劲儿大。安安略微有了醉意。

  仲康看着安安,看她脸颊若桃花,眉目如春杏。嘴角也不自觉的、时不时扬起来。她的眼神儿单纯幼稚像一个无知的幼童。再不阻止,眼见着脚步都踉跄起来。仲康走过去,按住安安启酒坛的手,“不能再喝。”

  安安一转身,躲开仲康,娇笑道,“谁说我不能再喝了!我酒量大着呢!不信,咱们比比看!”

  仲康拖着安安来桌子前面坐下,“不能逞强。”

  安安又是摇头又是跺脚,“我还没有醉呢!我,可是女中豪杰!酒中的英雄!我厉害着呢!谁也比不过我,也打不倒我!喝酒?我可是从来没有输过!”她看见桌子上还有仲康的没喝完的半碗酒。端起来,不管不顾,咕咚咕咚一饮而尽!

  仲康有些哭笑不得。这可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他劈手夺出来酒碗扔到桌子上,“再不听话,我可要送你回家。”

  安安大惊!她不醉也有些醉,醉也不是真醉。赶忙胡乱摆起了手,“不!不!求你!求你千万不要送我回去!太太看见,会恨死我的!再说,那儿也不是我的家!我根本没有家!你要送我去哪儿?”

  仲康抓住安安的手,摁在桌子上。安安想了想笑道:“不如,你送我回伯琰那里吧!让我和那个小阿九拼个你死我活!我林安安从小到大,打架可从来没怕过谁!从我手里抢东西。他小阿九可是头一个!我虽然不喜欢伯琰,可也不能平白无故的受这窝囊气!”

  仲康拿开酒碗,“我知道。知道你不喜欢伯琰。”

  安神神秘秘的一笑,“那你知不知道,我心里,究竟喜欢的是谁呢?”

第五十八章 又喝多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