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门作妖

南巷酒人 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章 合议

  鲜血四溅,染红了整片大地,惨叫不绝,尸体遍布,成群的黑鸦嚣叫着,冷眼看着地面上横尸不断。

  一道修长的身影在其中穿梭,所过之处,无不头颅离体,鲜血四溅,惨叫连连。

  此人杀红了眼,周身戾气弥漫,一身血迹,稍显得狼狈不堪,别人的血多于自己的血。直至周边无一生机,方才踉跄着离开。

  翌日――

  “哎,听说昨日有一仙门世家被满门抄斩了?”

  “是啊!被一入魔发疯的妖屠了满门!现在还尸身遍布呢!听说那妖怪还安然无恙地全身而退了。”

  “啧啧,那世家是造了什么孽,让一个妖給屠完了。”

  “不清楚,但这妖也真真是厉害!那世家是如天下之大啊!人也必定少不过五千!他还能安然无恙地全身而退!”

  “一个罪孽深重的妖,现在所有世家还有皇室的人都要捉拿了这只妖呢。”

  “那不然?留他继续祸害人间?”

  “恩,对。”

  …………

  时光荏苒,白驹过隙。距血洗无途之事已经过去百年之久。

  “君主他人呢?”

  “在树上歇息。”

  月婉抬头看了看茂密的枝丫,便化成一条白色小蛇,缓缓攀上。

  傅靖轩嘴吊一根草,惬意地躺在一根粗壮的枝干上,一条腿垂下,微微晃动,雪白绣边的衣摆也随着摆动。

  清风拂面,心旷神怡,傅靖轩舒服地眯了眯眼,忽瞥见自己左掌心中一道浅的若有若无的伤痕,举至面前,眼神渐渐放空――

  年少的傅靖轩跑向正在树荫下看书的少年,哭丧着脸道:“面瘫君!你快看我的手……”举起血淋淋的左手给他看,还滴答着血。

  少年漫不经心地瞥了一眼,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不悦:“又去残害谁了。”

  闻言,傅靖轩欲哭无泪,道:“我没有,这是练叶刀的时候不小心就割着了……”

  但事实上只是不想练而故意割破的。

  少年再瞥了一眼,他的掌心上确实有一道不浅的血口子,还在往外流血。

  不言,放下手中的册子,从袖间掏出一张干净的手帕,将那血淋淋的伤口草草包扎,道:“去大夫那。”

  傅靖轩愣愣地看着被包扎起来的手,内心异常雀跃。

  见傅靖轩盯着那只被自己包扎的手出神,少年轻咳一声,脸颊泛起一丝不易察觉的红,道:“再不去,血滴的满地都是,清理很麻烦。”

  “喔……”傅靖轩嘴上应着,内心嘟囔着:敢情是嫌我等会弄脏了地……

  虽然被嫌弃,但傅靖轩依旧不依不挠地在少年耳边念叨着:

  “面瘫君~我在你心里难道只是个惨无人道的形象?”

  “恩。”

  “啊?真假的?别这样嘛~面瘫君,面瘫君?面瘫君~”

  少年径直离开没理会他,傅靖轩就一直跟在身后叫着。

  …………

  傅靖轩扶额:怎么最近老爱回想以前……

  他不喜我沾血,但这双手早已杀害不知多少生灵了。

  “呵。”傅靖轩自嘲般轻哼一声,摸了摸脖间挂着的短哨,“他知道的话应该又要讨教我好一番了~”

  不过那又能怎样,他现在在哪都不知道……

  正沉迷于自己思绪中无法自拔,殊不知有一抹白色的物体正顺着树身往上朝自己扭过来。

  “簌簌――”身旁一根叶子较为繁茂的树干发出声响,傅靖轩毫不在乎,以为是风所为。

  这时一阵怒吼从中传出:“傅靖轩!你没事爬那么高干什么!”

  随之眼前出现了一只放大数倍的碧色蛇眼,正朝着自己吐着蛇信子。

  傅靖轩瞬间浑身僵硬,面部表情凝固,一个不稳,整个人往左边倾倒,离开了树枝往下坠落,一头栽进草木灌中。

  “君主!?”

  “君主!没事吧?!”

  有两名女子在树底下等候多时,听见声响便绕了过来一看究竟,却看见自家君主以一种不雅观的姿势倒插在灌木丛中。

  一只白蛇沿着树身爬了下来,朝着傅靖轩的方向扭了过去,吐着蛇信子,眼眸中露出一丝不悦,边扭边道:“你若想不开,我介意你换颗树,这颗不够高,以你的修为死不了。”

  傅靖轩顺着灌木丛中的缝隙,瞅见正朝自己越来越近的白蛇,仿佛有人扎了他一下立马从灌木中窜起来,连滚带爬地往后退,惶恐道:“月、月姐!姐!别动!”

  月琬停下动作,立起蛇头,颇为无奈地看着要躲上天去的傅靖轩,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我就那么可怕?”

  傅靖轩闻言连忙马屁拍上天:“不不不,月姐您美丽动人,天生丽质,闭月羞花,沉鱼落雁,温婉贤惠……”

  “停!”月琬出声止住傅靖轩,“你不就是害怕看到我蛇的模样吗?”

  话音刚落,月琬周身妖雾缠绕,消散后,不见白蛇只见一位佳人。

  “这样可以了吧?怂成这样,蛇类哪里得罪你了,有点首领风范行吗?”

  傅靖轩如同兄弟般勾上月琬瘦弱的肩:“我难道没有首领风范?还有,你这样多好看?干嘛要做蛇。”

  月琬:“那你又干嘛要做狗?”

  傅靖轩:“……”我不是狗。

  傅靖轩吃了瘪,自觉闭嘴不再出声,却瞥见一边两位姐姐手里拿着的东西,心生不妙之感,那里面装着女子用的胭脂。

  “所以你们来找我何事?”傅靖轩微笑着,步子却一寸一寸地往后挪。

  月琬瞅着傅靖轩的小动作,道:“有件事需要你这位妖王正装出场”

  “什么?”傅靖轩停止悄悄挪动的步子一脸的不在乎:“还有什么是你不能替我解决的?”

  月琬无语地看着傅靖轩,一副准备动手掐死他的样子,不悦道:“你好意思说?你个做王的一整天下来游手好闲干了什么?就睡睡觉,喝喝酒,所有事都由我来,你当我是你娘?操劳你的一切。”

  按捺住心底的暴躁,月琬轻叹一声,揉揉太阳穴,转而严肃道:“这件事大概就你不知道了。”

  看着月琬一脸严肃,傅靖轩也微皱起眉头道:“到底什么事?”

  “难道……”猜测一会,傅靖轩扶着下巴突然一脸激动:“难道有人要谋反取代我这个位置?”

  月琬朝着天空翻了个白眼,默默看着他在那猜测。

  “有人要谋反也得先过的了我这关。”月琬果断否认,道:“还记得那通缉你的罪名榜吗?”

  闻言,傅靖轩立马变得兴致缺缺,满脸不屑道:“哦,你说那个不管改朝换代多少次都不把我名字去了的烂榜子啊?怎么的?把我名字去了不成?”

  月婉道:“确实,前几日将你名字摘除了,并且提出要和我们妖族合议。”

  傅靖轩掏掏耳朵,漫不经心道:“你听错了吧?还是我听错了啊?是不是要我今日过去帮你瞧瞧?”。

  “啪!”月琬一巴掌毫不留情拍向傅靖轩的头,发出一声闷响,随后怒吼道:“那难不成他们说错了?废话那么多!赶紧给我去收拾收拾!收起你这吊儿郎当,休败坏我们妖族的脸面!”

  傅靖轩一脸哀怨地揉着被打的地方:这哪是做君主受的……

  而一边的两位看着眼前的一切,随后低下头,默默地消化着这两位上下级不同于他人的交流方式。

  最后傅靖轩只能嬉皮笑脸着回道:“是,我这就去准备。”说完转身迈腿就准备跑。

  “站住!”月婉出声叫住了他。

  傅靖轩停下脚步,转了回来:“又怎么了姑奶奶……”

  月婉道:“走反了。”

  见被揭穿,傅靖轩也不尴尬,打着哈哈,明知故问道:“是吗?”

  月婉瞥了一眼他,道:“你以为就只是换套衣服就可以了?”

  傅靖轩一脸无辜与茫然地看着她,道:“你说正装,那我便回去换上传统衣衫。”

  月琬揉了揉太阳穴,指了指站在一边许久的两位姐姐:“你只换上衣服,是不是忘了你无法自己控制妖纹,作为妖最基础的标志都没有,你又有什么脸面说自己是妖界君主?”

  “......”傅靖轩沉默了,因为月婉说的句句属实,实在无言反驳,毕竟......

  妖纹只会在自己失去理智的时候出现,那时候便不是代表着一位君主,而是一个十恶不赦,杀性成瘾的疯子出现。

  一旁的两位女子自觉各上前一步,微微俯身行礼。

  翠衣女子:“奴婢沁离。”

  绯衣女子:“奴婢沁依。”

  “请君主随我们来。”

  说完两人各往两边站让出一个能让傅靖轩走过去的路。

  对于那些仙门世家要和议的事还算有点兴趣,傅靖轩二话不说迈步快速走去。

  傅靖轩内室——

  沁离将手里的托盘放在案几上。

  沁依拿着锦边黑袍上前就要脱了傅靖轩现在身上的白袍为他更衣。

  傅靖轩拉紧衣袍一脸警惕看着她,道:“你要干什么?”

  沁依一脸汗颜,道:“奴婢为君主更衣啊……”

  “你把衣服给我就行了。”说完,傅靖轩将沁依手中的衣袍瞬间抢了去。

  “我自己换,不习惯别人帮我,你、还有你。”傅靖轩指了指沁依又指了指沁离,道:“都转过去。”

  沁依和沁离只能遵命默默转过去。

  但不一会,傅靖轩便冷不伶仃嘀咕一句:“怎么能让你们看了我的玉体。”

  听的沁离和沁依就算站在原地没动过也脚下不经一个趔趄,嘴角不停的抽搐着。

  傅靖轩将白衣脱下小心翼翼地叠好放在一旁,便穿起为出席所准备的衣袍。

  傅靖轩衣服换到一半,便想起之前沁依她们所带来的东西。

  上面摆满了姑娘家点妆用的胭脂此类。

  傅靖轩一脸疑惑,停下穿衣服的动作,未穿好的衣袖耷拉在身侧,指着那盘东西:“你们把那些玩意带来作甚?”

  沁依闻言,诚实回道:“是给您画出席时必要的仪表仪容所准备的。”

  傅靖轩一脸大写的嫌弃,道:“什么?我堂堂九尺男儿!去个宴席要往脸上抹上这些玩意?不要!”

  傅靖轩盘腿而坐,一副誓死不屈的气势,嘀咕着:“还以为月婉她有什么好主意,原来就是让我涂起来。况且我已经帅的英俊潇洒,玉树临风,风流倜傥!还需要这些东西?这不白瞎了我这绝世好皮囊?”

  对于有这样一个随时让人汗颜连连的首领,沁离和沁依也实在没辙,只能搬出月琬,道:“君主您这样我们实在没办法,只能叫月小姐了。”

  闻言,傅靖轩感到有一种被支配的恐惧从心底溢出,全身僵硬,道:“不要!”

  话音刚落,门也随之被人用力踹开,摔在墙上发出巨响,傅靖轩窜门而出,撒丫子就跑。

  而沁氏两姐妹也反应过来,奋力追赶上去,喊道:“君主快回来!您的玉体被看光了!”

  傅靖轩闭耳不闻,往星皓院的方向奋力跑,只期望子皓能救自己。

  但还没进到院子门口,便看到前方一个熟悉到发指的背影。

  月琬!!!

  前方月琬当道,后方小奴追赶,往后等于自寻死路,不如趁月琬还没反应过来跑过去!

  傅靖轩运起灵力,提一口气,就是往前冲刺。

  沁氏姐妹见状,慌张地大喊一声:“月小姐!君主来了!”

  闻言,月琬转过身来,却还未看清眼前的情况,便有一团黑与自己擦肩而过,掠起一阵风。

  “什么?”

  月琬错愕了一会,侧目仔细看向那团黑,才看清是傅靖轩。

  看着傅靖轩那衣衫垮着,衣袖随风飘摇的邋遢样,月婉气的太阳穴突起,跟着沁离,沁依的一同追赶。

  月婉本墨黑的眼眸泛起一抹阴森的碧绿,吼道:“傅靖轩!站住!你这什么样啊?要有统领的风范!快停下跟我回去!”

  “我又不是女子!何必要弄那些?”傅靖轩抗议着,“不要!”

  “那么吵,是发生什么事情了?”这时一道清朗的声音响起,月子皓从道路一旁的假山中探出脑袋,看见傅靖轩衣衫不整的样子,愣了一下,道:“阿轩?”

  傅靖轩看到月子皓,如同救世主般,立马躲在月子皓的身后,幽怨地瞪着赶来的月琬一行人,立马控诉了月琬的“罪行。”

  “你姐姐月琬逼我这手无寸铁,弱不禁风,温文尔雅的翩翩公子涂女子用的胭脂!”

  闻言,原本要爆发的月婉碍于自己弟弟在场,便不得不放轻音调。

  “我也是没办法才让你涂那些。”月琬眼里显出有些无奈,“不然你有跟好的办法吗。

  除非……你愿意显着你的原型坐在位子上,这样我不逼你。”

  沁依、沁离、月子皓不由自主一起想到同一个画面:宴席中,妖族君主地位置上,一本正经地蹲着一只狼。

  怎么想怎么不妥,越想越汗颜。

  月子皓知傅靖轩将希望都寄托在自己身上,但以这样的情形,也只能无奈劝道:“阿轩,还是听阿姐的话吧,也是为你好。”

  傅靖轩闻言瞬间万念俱寂,一脸生无可恋地被月琬一行人拖走了。

  月子皓则在原地一脸歉意地目送傅靖轩。

  ————

  傅靖轩看着铜镜中的自己,不由出声:“其实也不错,不过肯定是因为我天生尤物的原因!”

  刚自恋完,一记爆栗砸了过来。

  月琬理了理傅靖轩衣领道:“还是黑衣适合你,平时没事穿什么白衣装文雅公子?你知不知道很违和?”

  闻言,傅靖轩看着放在床榻上被自己整理整齐的白衣衫,不自觉地摸了摸脖间的短哨,不禁苦笑。

  并不是因为喜欢白衣,而是因为这白衣是他的啊……

  古道街上各种叫卖声,繁华无比,但傅靖轩的队伍在其间依旧显得格外突出

  周围也有无数妙龄女子含羞掩面。

  “哎,那个公子长得好俊啊……”

  “听说今天妖族君主会亲自临阵和各仙门世家和议,看这气势,他不会就是妖王吧?”

  “我也觉得是,快离远点,免得祸难临头!曾经他可是单枪匹马屠了一世家满门!”

  一个起哄,所有女子也都怕了,慌忙远离。

  傅靖轩耳力甚好,即使那些姑娘家声音压多低,也能听地一清二楚。

  但傅靖轩却只是掏掏耳朵,毫不在意,只是嘴角勾起一抹嘲笑,低声道:“蛮听胡说。”

  血洗无途当天,四周血气弥漫,横七竖八的尸体上布满了饥饿的乌鸦,不停啃食着尚未僵硬的血肉。

  傅靖轩越过那些尸首,用剑撑着自己跌跌撞撞地离开这人间地狱。

  “啊!”傅靖轩走进一片树林中,却突然脚下一空,惊呼一声整个人便不受控制地沿着斜坡滚了下去,背部正中撞上一块岩壁。

  “唔……咳呃……”傅靖轩闷哼一声便一口鲜血猛吐,脸色越发苍白。

  傅靖轩静止不动地躺在那,眼前逐渐模糊不清,嘴角无力得勾起一抹嘲笑。

  杀了那么多人,自己也难逃一劫啊……

  傅靖轩沿着一边的血迹,瞥见一处,呼吸猛然一窒。

  血迹的另一头,静静躺着一把剑,剑身临近的地方都被其泛出的煞气腐蚀。

  傅靖轩盯着那把剑,缓缓朝着它伸出手,但稍一有动静就扯到了身上的伤,裂骨般的疼痛传遍全身,傅靖轩咬紧牙关,最终却还是眼前一黑倒在那里。

  隐约间,自身周围传来悉悉索索的声响……

  傅靖轩感觉自己做了一个很长的梦:以往仙境般的无途之地,暗无天日,横尸遍布,空气中散发腐肉的阵阵恶臭。

  而自己屹立于其间,浑身浴血,狼狈不堪。

  忽感身后有动静,迅速将手中依旧还留着未干涸的血液的剑锋挥了过去,深深贯穿其体内。

  看着眼前一丝不染的雪衣渐渐被红色所晕染,傅靖轩感觉呼吸一窒,仿佛有人掐住了他的脖子。那人眼眸紧缩,不可思议地看着他。

  而傅靖轩也不受控制,将手中的剑再次深陷一寸,并翻搅着。

  “不!停下......”傅靖轩惊恐看着眼前因为疼痛而微皱的面孔,但身体还是不受自己的控制。

  “停下!!!”

  傅靖轩怒吼着,眼前的景象瞬间消散虚无,只剩下一片黑暗,模糊间,不远处仿佛站着一抹羸弱的身影。

  隐隐约约传来一阵对话:

  男:“阿姐,这都一月有余了,君主为什么还没醒啊。”

  女:“一直不醒的话,我们就当养死人一样供着。”

  男:“但你之前不是说他必须醒吗?老妖王已死,妖界现在大乱,所有妖都在抢着这个君主的位置,如果真死了,将又会有一场血战,经过那天,妖族再也经受不起任何战争了,何况是内战!”

  女:“……”

  回答他的是一阵沉默,但女子紧握成拳的双手也表明其内心的焦躁。

  傅靖轩被吵醒了,紧皱着眉头缓缓睁开双眼,刺眼的光线让他立刻又闭上了眼睛。

  那场噩梦让他汗流浃背,回想起一切是真的发生过,又感到全身无力,如一滩浑水。

  但就算一丝的动静也被一旁的男子瞥到,迅速上前仔细检查,道:“阿姐,我刚好像看到他有动静了。”

  “嗯?”闻言,月婉也上前检查。

  两双冰凉的手接触到皮肤时,傅靖轩难受的睁开眼,适应了周身的光线,才开口道:“手拿开......你们是谁。”

  声音沙哑地如一个残年的老人。

  男子收回手,后退一步,道:“小妖叫月子皓,是前君主得心统领月婉的弟弟。”

  此番恭谨的话听得月婉眉头一皱,走向正在煎药的火炉旁,不悦道:“没必要这样说话。”

  君主的儿子傅靖轩,由于平时的“丰功伟绩”,在月婉眼里就是个一事无成,混吃等死的昏君,哪天换成傅靖轩管理,妖界必定不太平。这样的理论令月婉对傅靖轩是越发的不屑。

  傅靖轩没有一丝气力,便懒得争论,双眼无神地看着上方。

  月子皓无奈看着眼前的这两个人,转身从一个角落拿起一根被严密包裹着的东西递给了傅靖轩,笑着道:“君主,这应该是您的。”

  小心翼翼的帮傅靖轩松开包裹的布料,开了两层便见到了里边的东西,这让月子皓整个人愣了一下,随后便又笑着递给傅靖轩。

  傅靖轩明显感到月子皓的愣神,疑惑地看向布料中的东西。这一看就让他整个人的气压低了下去。

  那的确是他的剑,剑身隐隐泛着血光,两层布料中不仅包裹着剑,还有许多的布料碎片。

  这时月婉端着一碗药水过来,看到那把剑,眼底浮起一丝警惕,道:“我们捡到你这把剑时,戾气太重,不能直接动手拿,用了多如岩石厚的布料包裹才拿回来,没想到现在就只有两层了。”

  “熔了它......”

  傅靖轩黑着脸,沉着嗓子道。

  “什么?”傅靖轩眼中的狠厉让月婉错愕了,一时也没能听清他说的话。

  “我说熔了它!”傅靖轩不知哪来的力气嘶吼着,“不能让它存在这个世上!它也永远不会是我的佩剑!”

  月子皓见傅靖轩的情绪起伏过大,连忙伸手将那把剑拿了去,道:“好的,君主您身子要紧,这就把它拿去熔了。”

  说完,转身慌忙就走了出去。

  “子皓!你不能直接用手拿!”月婉将手中的药水放在一边,也连忙跑了出去。

  “哈......”傅靖轩捂住了面孔,刚才的那一吼用完了最后一点力气,便再次沉沉地睡过去。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门口传来敲门的声音,不等傅靖轩回应,月子皓便带着药物进来了。

  走到榻边,轻声叫了一声“君主”。

  傅靖轩本不想回应,但瞥见月子皓袖中骨节分明的手即使被绷带严密的包住,也有着明显的被腐蚀的痕迹。

  内心一动,闷声回了句“嗯。”

  “该换药了,今天一天没换。”月子皓依旧轻声道,生怕傅靖轩待会又一个情绪过激。

  闻言,傅靖轩将单薄的衣袍解开,转过身安静地给月子皓上药。

  看着眼前乖的不像话的人,月子皓安心一笑,像往常他还在昏迷时一样为他的伤口上药。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周围安静地彼此呼吸声都能听到。

  “你手没事吗?”

  “啊?”这突如其来的问话,月子皓愣了一下,随后反应过来,慌忙回道:“哦,没事的......”

  “抱歉当时我太冲动,那把剑你就先放着,之后我来处理就好。”

  “没,没事,君主您应该也是有原因的。”

  傅靖轩侧目看了眼月子皓,道:“以后不用叫我君主,叫我名字就好了。”

  闻言,月子皓慌了神,连忙摆手:“这怎么行,有违规矩。”

  傅靖轩看着月子皓,沉默了一会,道:“命令。”

  “可是......“

  “不用叫我君主,这是命令,不听就是有违规矩,可不能违了规矩。”

  月子皓无言反驳,无奈问道:“那我该叫什么?”

  “随便。”

  “阿轩可以吗?”月子皓轻声开口。

  傅靖轩愣了愣,随后面如常色将脸转回去,看不到他眼中的神情,道:“可以。”

  得到这样的回答,月子皓眼中笑意更甚。

  一切弄好后,便打算离开不打扰傅靖轩休息,却被叫住。

  “那老家伙已经死了?”

  月子皓沉默了一会,神色黯然道:“是的,但阿轩别难......”

  “我不难过。”傅靖轩淡淡回答,转而又问了其他问题。

  “这次我们妖族伤亡多少。”

  月子皓如实回答:“不少于此次仙门伤亡人数,所有事阿姐都善后好了。”

  “嗯。”傅靖轩皱了皱眉头,随后闭上了眼睛不再作声。

  月子皓也默默地离开了。

  ......

  妖族伤亡惨重,傅靖轩也元气大伤休养了近两年。

  所以什么妖王傅靖轩单枪匹马屠了满门,且安然无恙的离开都是谣言。

  因为月婉之后将妖族的所有尸体都处决了,才造成傅靖轩只身一人奋战的假象,安然无恙也是月婉放出的假消息,避免再有人趁虚而入。

  傅靖轩慢悠悠地走着,对此次前往的目的毫不上心。但瞥见一处糕点店,身影瞬间便没了踪影。

  “对于这次的和议之事,你一定要……”月琬说到一半看向自己右边,却不见傅靖轩的身影,立马黑了脸,“人呢?”

  而原本站在傅靖轩右边的月子皓,因为在想着方才那些姑娘说的话,正气恼着,不曾注意到傅靖轩不见了,闻言抬头一脸茫然地看向月琬,“不知。”

  就在月琬临近爆发的边界时,后边的沁离指着一处方向,弱弱开了口:“君主在那边……”

  顺着沁离指的方向,就看见傅靖轩正站在一处糕点店前咽着口水。

  注意到月琬那边发现了自己行踪,傅靖轩便指着摊前精致的糕点,一脸渴望:“买一点尝尝?”

  作为一届君主,要做什么必不用与下属商量,但钱财都由月琬保管着,傅靖轩不得不与月琬商量。

  他可能是做首领做的最无能的了。

  “重要的事先做。”月琬揪着傅靖轩往宴席的方向走。

  最后傅靖轩只能眼巴巴地看着那精致的糕点越来越远,诱人的香味越来越淡。

  一旁的月子皓看的一脸无奈,转头对沁依说了什么,沁依笑应一声,转身离开。

  见傅靖轩朝自己这边看,便对他笑了笑。

  傅靖轩立马会意,整个人又瞬间变得神采飞扬,无声地对月子皓对了个口型:

  好兄弟!

  ————

  “此次进宫参加宴席,你一定要重视。”月琬一脸严肃,“平时我什么都能帮你解决,但这回情况不同,你要自己面对,你要打起十二分精神……”

  月琬在前面说,傅靖轩在后面有模有样地学,动作神态与嘴型如出一辙。

  月子皓等人在一旁看得憋笑。

  “你从进宫门开始就一直重复不下十遍了,耳朵都长茧了。”说罢,傅靖轩掏掏耳朵证明自己说的是实话。

  “啪!”

  月琬一巴掌毫不留情地拍在傅靖轩脑袋上,发出一声闷响,呵斥道:“正经点。”

  对于这种不同的交流方式,月子皓与沁依、沁离已经见怪不怪,习以为常了。

  傅靖轩吃疼地捂住脑袋,转而挺直腰杆,抬头挺胸,倒也有几分正经样。

  接着试探性一问:“月姐你看这样可成?”

  月琬侧目看了一眼,眼神中稍显满意之色,回了一声“嗯。”

  “那月姐以后能不能别老打我头?我都能练成铁头功了。”

  “不能。”

  傅靖轩等人进入宴席中,各家门派安静得出奇,个个屏主呼吸警惕地看着他们。

  傅靖轩随意瞥了他们一眼,然后若无其事地坐到自己的位子上。

  有几个家主与门下弟子对视一番,不一会便陆续上前与傅靖轩敬酒寒暄,举杯,却迟迟不见傅靖轩回敬,面上笑容也稍显挂不住,只好先打破这份尴尬:

  “君主陛下好生英俊。”

  “是啊,而且妖族实力日益增长,变得不容小觑啊。”

  闻言,他门弟子也都一一点头附和。

  但傅靖轩听着这话,瞥目看了眼一直暗暗盯着自己的各门家主,露出丝毫不掩饰的嗤笑道:“是啊,妖族实力日渐增长,想要攀上的人居然也会有了,而且越来越多,在以往,可真是件稀奇事。”

  看似说的漫不经心,如同扯家常般,但内容说的再明确不过,听的举杯敬酒的弟子们浑身发僵,好没面子。

  而命令自家弟子上前的家主,也觉得好似巴掌啪啪啪地打在自己脸上。

  这还没完。傅靖轩露出沉痛的表情:“以前,本君妖族实力低弱,如同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停顿了一下,傅靖轩露出无害的笑:“不过好在,因为妖族不断的努力,终于有了一席之地。”

  “但是……”傅靖轩又露出无奈的表情:“曾经对我们喊打喊杀的人,现在却低声下气地来巴结本君,唉……人心真是说变就变。”

  “嘭!”

  一位暴脾气的家主再也忍不下去,一气之下拍在案几上,发出巨响:“傅靖轩!现在你们是在我们的地盘!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道理也不是不懂!你别太猖狂!”

  这样吼着傅靖轩,他也依旧一脸漫不经心地把玩着手中小巧精致的酒杯,疑惑道:“嗯?是么?那本君怎么隐隐约约记得是你们先提出和议的要求?不然本君现在在哪逍遥快活都不知道。”

  “你……”

  就算闹成这样,站在傅靖轩一旁的月琬,也毫无制止之意,静观着这一切。

  “好了,宫中哪能是喧哗之地。”这时一道温润的声音响起平息了一触即发的暴动:“还是不要闹翻了,直接进入正题吧。”

  此话一出,一些躁动的人也立马安静下来,由此可见,这个人的身份很有重量。

  傅靖轩和月琬也不禁看了他一眼。那是一个眉目清秀,五官俊俏的温雅公子,左眼处有着一颗泪痣,耳朵轮廓上也画了些奇怪的咒文。

  “君主陛下可能还不认识我。”白面书生对傅靖轩温润一笑:“我叫云华昭,是天玄门的副掌门。”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即使再怎么不喜仙道世家,傅靖轩也只能以礼相待:“天玄门是众所皆知的存在,本王也略有耳闻,又怎会不知道天玄门副掌门云华昭?”

  傅靖轩说的振振有词,一本正经,但懂傅靖轩者,都知他只不过借其先自报家门而瞎扯的。

  月琬在一旁听的嘴角抽蓄:平时什么事都由自己解决,他每天过得逍遥快活,哪会真听闻过这些事。

  云华昭闻此言只微微一笑不作任何评语,转而对在座各派掌门微微颔首。

  那个暴脾气的家主道:“我乃万法门掌门,我们要对合议此事提出一点条件。”

  “妖族不得扰乱民间秩序,不得惹事生非,不得针对任何世家,也不会有任何世家针对妖族,妖族无事不得随意踏足民间。”

  云华昭听到最好,眉头微皱。他可不记得有限制妖族踏足民间这条。

  傅靖轩琢磨着,脸上玩味的笑容愈来愈冷,道:“无事不得随意踏界?你们想说明什么?到人界逛逛是不是还要经过你们的认可?这就是仙门世家的和议态度,好一个真诚。”

  前面的他都可以接受,但最后一条是实在不能忍受。

  傅靖轩从位子上站了起来,转头对月婉说道:“这里的空气污秽地让本君有些不适,接下来你替我主持。”随后甩袖走人,顺便悄悄接过了月子皓帮自己买的糕点藏在袖间。

  月婉知傅靖轩对此毫无经验,即使原本要由他亲自主持,但没办法,便也没说什么,只微微点头。

  但在场的各派却对傅靖轩的行为尤为不满,云华昭对此也表现无奈。

  听闻妖族妖王傅靖轩行事果断随意,我行我素,果真如此。

  里边乱了形势,而外边的傅靖轩正悠闲自得地吃着糕点,在皇宫内随意游荡。

  见皇宫没什么好玩的,糕点也都吃完了,正打算走人,却见宫门口出现一抹身影。

  定睛一看,傅靖轩停下脚步,整个人呆愣在原地,瞳孔剧烈收缩,目不转睛地盯着那抹越来越近的挺拔身影。

  此人身穿与云华昭一样天玄门的服饰,身材修长挺拔,如精心雕刻的脸庞,表情淡漠透着几许冷意。

  整个人如同天降神袛,不食人间烟火,令人着迷却不敢靠近。

  但傅靖轩却在呆愣之际,不知不觉地迈开步子朝那人走去,脑子中只徘徊着一个藏着许久的名字。

  

第1章 合议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