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三章 登徒子

  上官德音又窘又羞,从席间跑了出来,直跑到湖边凉亭吹了些凉风,脸上的火辣感才稍稍褪下。

  这美清也真是敢胡闹!那沈望舒来头不小,就连许志诚对他也是点头哈腰毕恭毕敬的,她怎么敢当面开这样的玩笑?

  再一回想席上座次安排,上官德音的心神突然沉了几分。那座位是早早就安排好了的,绝非临时起意。是许美清任性妄为硬要拿她开玩笑?还是许志诚为了攀附沈望舒,不惜拿她当礼物?若是前者,许志诚定然不肯,若是后者,许美清却未必答应。莫非……

  不会,不会的!

  上官心中连连否决这个可怕的想法。虽说这个世道人心不古,但许家父女一个感念上官家的救命之恩,一个与她情同姐妹,况且上官家势微也不是一日两日,他们真要出卖她何必等到现在?

  上官德音一时心绪起伏,却又想不出个所以然来,正暗自苦恼,忽然听见一阵脚步声从身后传来。

  她以为是美清来了,头也没回就质问道:“刚才你怎么好那样胡说?我这里闹个红脸事小,要得罪了那一位,怕是你父亲就不能轻饶了你。”

  没听到回音,上官只当美清还在犯迷糊,就说:“你还不明白吗?照令尊的说法,那一位必不是寻常客商,俨然是你许家的财神爷了,你这般胡闹,他若是恼了,必然要影响你家生意,到时哪还有你的好果子吃?”

  “我若不恼呢?”来人开口,却是温润醇厚的男声。

  上官闻声一惊,倏然回身,迎面的竟然是她刚才口口声声提到的人。

  “怎么是你?”

  沈望舒嘴角含笑,不疾不徐的说:“你突然跑了出来,叫人不放心。许小姐又被人缠闹着喝酒脱不了身,我便来看看。”

  上官立时觉得两颊又火烧火燎的烫了起来,怕对方看出来,只埋下头说:“我不碍事的,不敢有劳先生挂怀。”说罢就动身打算离开。

  “姑娘请留步。”握着玉笛的手拦住了她的去路。

  “先生还有什么事吗?”

  “姑娘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

  “什么问题?”

  “我刚才问‘我若不恼呢’。”

  上官终于忍不住抬头看对面的男子。

  明明看着是一个温文尔雅、知书达礼的人,怎么说出这般孟浪的话?再看一眼他手中的笛子,是了,昨天晚上吹《凤求凰》曲的必然也是他。难道这样一个仪表堂堂的人还是个登徒子不成?

  哼,不过是手段风雅高明些罢了!

  想到这里,上官德音神情一凛说:“先生不恼是先生气度好,更可见我等小人之心了。先生还有别的事情吗?没有的话我就失陪了。”

  沈望舒料到她是想岔了,暗觉好笑,有意逗她:“姑娘莫急,我还有话没有说完。”

  “什么话?”上官早把他当成登徒子,哪还有什么好脸色给他。

  沈望舒只当没看见她的脸色,自顾说道:“在下虚龄二十九,尚未婚配,家中有兄嫂……”

  上官打断他说:“先生说这些做什么?”

  沈望舒见她真的恼了,不敢再逗她,将手中玉笛递上前:“初次见面,还请收下这小小心意。”

  上官以为他不过是换了个花样,冷眼一瞥,随即侧身道:“无功不受禄,我没有收先生礼物的道理。”

  “有道是千金易得,知音难求,与姑娘两度合奏,在下早就认定姑娘为千金难求的知音。既为知音,送样乐器有何不可?”

  哼,他倒不抵赖!

  “不过合奏两曲,就认为知音,这知音倒也不算难得。我虽眼拙,但也能看出先生这笛子不是凡品,你我萍水相逢,这见面礼也太贵重了。”

  沈望舒正要再辩,却听见外面两声轻咳。

  上官德音一惊,外面什么时候还来了别人,她怎么一点都不知道!

  

第十三章 登徒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