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初始

  “哥,快点快点,快迟到了啦!”乳白色头发女生在自家门口喊着。

  “嗨!嗨!我来了!”红色头发少年拿起桌上的牛奶一饮而尽,顺手拿起盘子里的甜甜圈,拿起挂在椅子的书包回应门口的女生道。

  这位女生自然是我们的女主角,若月淑音,而那位红发少年叫丸井文太,是若月淑音的表哥,两人此时在神奈川第三小学就读于六年级,若月淑音为了和自己亲爱的表哥就读一个班级所以提前一年上学,所以比同年级小一岁,看来若月淑音的骨子里是实打实的兄控啊,而丸井文太是一个酷爱事物特别孩子气的哥哥,而且很喜欢打网球,每次都会拉着淑音和附近小孩子打,淑音在自家哥哥的影响下也开始打上网球。

  “今天都怪哥哥,昨天拉着我打网球电动到11点,害得我们迟到在门口罚站。”下午放学,两人回家换掉校服,换上休闲服走在街道上,淑音向文太愤愤不平道。

  “嗨!嗨!我不是知道错了么。”文太知道自知理亏,也没多说什么。

  “真是的...”

  “不过明天就开始放小假期,真是太爽了!哟西!今天我们在这街道吃个遍吧!”文太不知从哪里拿出美食攻略书,兴奋地对淑音说道。

  “嗯!”淑音不禁也被文太感染了。

  “走吧!先吃这家店,这家的...”文太一马上说到吃的就说个不停。

  “那家的冰淇淋好好吃。”淑音舔着冰淇淋走在文太后面。

  “嗯,那家的沙冰也很好吃,下次再来,那个...下一个去...”文太看这美食攻略和淑音等着信号灯。

  “这里吧!”淑音指着攻略上的甜甜圈店道。

  “呦西!就决定是这里了!”文太看这淑音指着的甜甜圈不错,立刻决定下一站。

  这时信号灯变成绿色的了。

  “哥,走了,信号灯变绿了。”淑音看到绿色信号灯对文太说道。

  “嗯。”文太头抬也没抬,翻着美食攻略过马路。而淑音吃着冰淇淋跟在文太后面。

  “喂!你怎么开车的?!”

  “你到底会不会开车啊!”

  ……

  几声嘈杂的谩骂声吸引了淑音的注意力,一辆白色的小轿车歪歪扭扭的朝着这边驶来,确切的说是向文太驶来。

  “哥!小心!!!”

  淑音那令人羡慕的蓝紫色眼瞳猛的一缩,没有经过大脑思考,冰淇淋直接从手里脱离,双手把文太后背用力一推,而自己已经在文太刚刚到所在地,那辆白色小轿车也好不减速的向淑音驶来。

  “嘣!”淑音的身体如同断了线的风筝一般被白色小轿车撞飞了出去,倒在离白色小轿车六七米的血泊之中。

  “淑音!”文太被淑音一推,回过头刚好看到淑音被撞,直接扔掉手上的美食攻略,不管周围的人和汽车往血泊中的淑音飞奔过去。

  “淑音!起来!醒醒啊!别吓我!我们不是还要去吃甜甜圈的嘛!快起来!”文太飞奔过去,不管周围的血迹,抱起淑音轻轻摇了摇,脸上早已不复刚刚的笑脸,取而代之的是几道泪痕。

  而怀里的女生也早已不复刚刚那般白净,漂亮;乳白色的顺发和白皙的脸上早已沾上了不少的血迹,血也不停地从额头上顺着白皙的脸留到下巴,一滴一滴地滴在温热的柏油马路上。

  周围的人见此立马拿出手机打了120和110,至于那白色小轿车的门早已开着,里面的驾驶座座位早已没了人影。文太内心此时如同掉到冰窟里一般,心寒的很,用冰凉的手捂着淑音受伤的额头,不让它继续流血,但是没什么效果,血继续流着,而文太的手早已沾满了淑音殷红的血迹。

  在大约15分钟后,救护车也终于到了,淑音抬近救护车,文太也跟了上去,做了粗略的急求,文太也终于不用捂着淑音的额头止血;文太不顾两只沾满血迹的手,死死地抓着自己裤子。

  如果我不和淑音一起来吃东西,也就不会来这里吃东西,也就不会来到这里,淑音也不会要去那家甜甜圈店,我们也不会过马路,淑音也不会被车撞;一切都是因为我……

  淑音被推进抢救室,文太在抢救室门口守着,那双沾满血迹的手死死的抓着裤子不放,就那样静静地坐在椅子上守着抢救室,紫罗兰色的眼睛早已不复刚开始的生机,干净的休闲服也是沾满了淑音的血迹,整个人浑浑噩噩地靠坐在椅子上。

  “那个,小弟弟,你没事吧,身上那么多血,需要清理下伤口。”一位护士看到沾满血迹,神色不好的文太,小心翼翼地关心道。

  “没事,不需要,谢谢。”文太整个人动都没动,盯着白花花的天花板。

  “但你身上都是血。”

  “那不是我的血。”

  “这样……”护士见此,也不在多说什么。

  文太伸出手腕,盖住自己的紫罗兰般的眼睛,眼泪慢慢地从脸颊滑下,无声的哭泣。

  “文太,怎么样,淑音呢?”这时若月夫妇和丸井夫妇一起来到抢救室门口。

  文太听到两对夫妇来了,终于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擦掉眼泪:“已经进抢救室了。”

  “哇呜呜呜……”若月倾城直接会坐在地上,捂着脸失声痛哭,已经没有了镜头前的优雅和自信。

  “倾城,别哭了,淑音一定会没事的。”若月非凡安慰自己爱人,不过自己表情也好不到哪里去。

  “倾城,别哭了,淑音不会有事的,她那么乖。”丸井辰海安慰自己的妹妹。

  “是啊是啊,淑音不会有事的。”丸井知美也是安慰着自己的小姑子。

  “姑姑,对不起,是我的错,我不该带淑音到外面瞎逛。”文太此时紧握双拳,低着头,红色的刘海遮住他的脸,看不清他的表情。

  若月倾城抬头看了看文太,看他这样也不忍心骂他,什么也没说继续捂着脸哭。若月非凡见此:“文太,这不怪你,这不是你的错。倾城,起来吧,地上凉,淑音见到你这样会伤心的。”

  在四人的帮助,倾城从地上站起,坐在椅子上;过了三个小时,抢救室的门开了,医生从抢救室出来,五人立马围着医生。

  “医生,我女儿怎么样了。”倾城率先问道。

  “令媛的手术很成功,但是脑部受伤太严重,再加上令媛的血型很特殊,使手术增加相对许多困难,所以今晚是危险期,如果过了今晚令媛还不醒,那请各位做好心理准备。”

  “如果,如果我女儿过了今晚还不醒会怎样?”非凡问道。

  “如果过了今晚还不醒,那她会一直沉睡,变成植物人。”

  “!!!”

  五人眼瞳一缩,不在水花,倾城再次失声痛哭,她的女儿她平常都舍不得动她一根毛发,此时她视若珍宝的女儿躺着冰凉的病床上带着氧气罩,一动不动,这让她的心脏如临冰窖。

  文太的双拳此时不停的颤抖,他很害怕,很害怕自己亲爱的妹妹离开自己。

  不可以,淑音不可以离开自己。这是文太脑中唯一一个想法。

  文太走到淑音病床边,伸手轻轻握住淑音正在挂着点滴的左手。

  “今晚我陪淑音。”此时文太的声音很是沙哑,但不乏有坚定的语气。

  “文太……”

  “我是淑音的哥哥,我要亲自看着她醒来!”

   

初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