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强吻

  听到这句话,樊于杉瞬间变乖宝宝。虽然知道学长是个不良少年,没成想他竟然还是个gay?吴离忆见樊于杉不挣扎了,觉得好笑,“哦?这么怕我?”“没有,只是舍不得你生气而已。”顺带一个讨好(划掉)温柔的笑。此时做出这个动作的樊于衫内心想吃了xiang一样(呕),老子是钢铁直男,是钢铁直男。

  也是,吴离忆一生气,一不小心给他一个千年杀就不好了。“呵,怕什么,我对你最好了,只要你不挣扎,我不会生气哒~”说着,吴离忆把手放到了樊于杉那纤细的腰上,上下磨蹭着,得手的小男孩太美好(嘿嘿嘿要干什么了)。“学,学长,可不可以把手拿开,你这样让我很为难(让我觉得很危险)。”“为难什么,现在屋里就咱们两个人呐~(孤男寡男共处一室......)”“可......”这不是就两个人的问题,大哥你重点错了嗷嗷嗷。樊于杉刚想辩证一下,吴离忆竟然把嘴覆上了樊于杉的嘴(强吻?)!樊于杉懵了,瞪大眼睛看着面前这个人,他看的人深深地望着他。樊于衫只能愣在门上不动了,(废话从钢铁直男变小受一时反应不过来...话说吴离忆还没放手呐......)这个吻似乎过了一个世纪,两个人就这样深情对望(?)着。吴离忆终于缓缓离开了樊于杉,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又用**暧昧的语气说:“多谢款待~”说完,吴离忆退一步松开樊于衫,走向电视的方向。只留下樊于杉摊在门前用匪夷所思的目光死盯着吴离忆......

  吴离忆刚想打开电视,转头一看樊于杉竟然坐在地板上死盯着他,莫名感觉心虚,于是马上站起来走向他。

  樊于杉听到了脚步声终于反应过来了,学长竟然强吻他!条件反射向后挪了几步,想溜出去。可刚碰着门把手(门不是关着的吗,怎么出去......),就被吴离忆抓着胳膊拉了回去,樊于杉觉得自己凉了。幸好吴离忆只是说:“又不吃了你,要坐去床上坐。”说着,把樊于杉拦腰抱起(哇塞公主抱)。樊于杉看见自己被这么羞耻的抱起来,连忙挣扎。吴离忆说,“你忘了我说的话么?”顺便附和一个和善(?)的笑。樊于杉面条泪,还带这么玩的......

强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