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1)大山深处的呼唤二

  清晨,山中的雾气格外浓重,偶有清脆的鸟鸣声划过,悠远绵长。

  季南深夜才回到小木屋,见媳妇经受不住山中寒气,蜷缩在床的一隅,将被子一股脑全盖在她身上,自己和衣躺在外侧。

  明日换一床厚棉被回来才行!

  天才蒙蒙亮,季南便拎了家中养了许久的老母鸡,利落的出门。

  去镇上少说要用上大半天功夫,昨日一番折腾床上的人还在沉睡,估摸着下午才能返回。便走到王大娘家,托她炖碗鸡汤,中午送去小木屋,这才继续赶路。

  浓郁的饭菜香气,睡到晌午的陆妧动了动散架的身子,门咔得被推开,满脸皱纹的老大娘端着饭菜进了屋。

  “季小子媳妇,饿还坏了吧,那小子特地叮嘱炖的老母鸡汤!”大娘将手中的碗筷放在靠门的木制高脚桌上,和蔼笑了笑。

  十里八村,还没见过这等好颜色媳妇,季小子真是个有福气的,越发笑得和善。

  躺在床上的陆妧,强撑起身子柔弱对大娘道了声谢,身体被子的包裹,就无它物,即使是女人但多少有些局促。

  大娘也是个人精看着陆妧有些不自在,也不讨没趣,嘱咐她趁热吃,便道别了。

  收拾一番,陆妧喝完鸡汤,打量起整个屋子。不远处的高脚桌上除了燃了一半的红烛外,只孤零零的放了一把搪瓷茶杯,墙似乎是新刷的,墙角里是打猎的器具,窗户上贴了红色的囍。

  这明显是独居单身男子整洁简陋的喜房。

  浑身酸痛的陆妧扶着床边走到门后的红塑料框镜子前,打量这副身体。

  柔顺的黑发被盘成了髻,额前碎发散落多了几份柔美,眉眼微挑多了几分风情,一副被雨露滋润过后的模样,勾了勾水润的红唇。

  陆妧是十足的颜控,对原身的皮囊相当满意,和顾姨生活了十多年,利用美貌迷惑猎物的桥段见过不少,这副容貌也方便她行事,美好的事物总会让人放松警惕,不是吗?

  稳重的脚步声由远而近,透过木栅栏加固的窗子望去,高大挺拔的身形,眉目硬挺却带着温和,裸露在外的小麦色肌肤,汗水在阳光更加显眼,散发男性荷尔蒙的味道。

  这就是导致原主死亡的罪魁祸首,即使在千年后,美貌基因被加强的年代,这样的容貌与气度也是顶尖的。

  陆妧在M城时就有个的鲜为人知的喜好——猎艳,白天清新优雅,一身傲气的站在窗前勾着三教九流,丑陋粗鄙男人的魂魄,夜晚,红唇皓齿的她是“天上人间”我见犹怜、红极一时的陪酒女郎,游走于衣冠禽兽间,阅人无数,依然全身而退,堪称业界神话。

  昨晚季南对于这副初经人事的身体来说是简单粗暴了,她却相当满足,伺候得力,假以时日调教必定潜力无穷,恐怕要更加合拍。

  但终究要离开,趁消磨季南警惕的日子,收点利息。

  她迈动脚步出门,含笑倚在门框上,朝季南的方向望去。

  季南感受到强烈的目光,下意识抬起头,一刹那,四目相对。

  背着棉被的季南看着陆妧冲他明媚的笑,回想到昨晚的情形,面色瞬间有些绷不住,耳根处隐约泛红,但却故作镇定的颔了颔首。

(1)大山深处的呼唤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