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两个女人一台戏

  因为当年欧阳公司和盛天豪签的是三年公司合同,合同快满欧阳彬就来A市处理一下,看有没续签合同的可能。

  盛天豪觉得缘份虽尽,毕竟有过一段感情,况且雪儿对自己有救命之恩,准备续签合同。龙霞知道后,因不满雪儿对盛天豪的无情,执意阻扰,盛天豪见她介意,而她终归是自己以后的伴侣,就没再坚持,合同终止。

  铃儿听到这个消息,对龙霞是满腔怒气,但公司生意还是要继续。陈海潮就陪欧阳彬到A市找找可能合作的伙伴,铃儿也一起来了。

  雪儿听到合同终止的消息,很是平静,也知道他要定婚的消息,心想终于缘尽。

  董修哥因为医院和福利院的事情也要来A市,想要雪儿同行,雪儿想到盛天豪很忙,自己去的地方与他又没关系,刚好铃儿也在A市,就一起过来了,同行的还有福利院的娜姐。

  欧阳彬和陈海潮出去拜见几位老总,寻求合作机会;娜姐第一次来这,就想四处逛逛,雪儿就陪着她;铃儿来过几次就不去逛,她陪董修哥处理公事,几人本就订了包厢,忙完后铃儿和董修哥就先来包厢。

  包厢定在202,他们上楼来,两人边走边聊,铃儿刚好望向董修哥在说话,不成想近门包厢出来一位美女,铃儿不小心撞上了她,铃儿忙说“对不起!不好意思!”那美女看向她,愣了一下,神情变得极其鄙视!

  铃儿不认识她,就问“美女:我们认识吗?”这美女正是龙霞,而此刻,盛天豪、何鑫、吴瑞以及龙泽天都在包厢里,盛天豪的侄子邓成也在,秘书李哲也在,他们也是在附近谈合约约在这吃饭。

  铃儿不认识龙霞,龙霞却认识铃儿,知道她跟盛天豪在一起又和陈海潮结婚,现在又见她和一个不认识的男人有说有笑,对她很是鄙咦。

  “哼”了一声,扭头进了包厢!

  铃儿的性格和雪儿不同,铃儿不会主动去招惹别人,但谁招惹了她,她也不会善罢甘休。

  铃儿没明白怎么回事,又见那美女如此无礼,哪里忍得住。跟着推开包厢的门,闯了进去,董修哥没拦住。

  铃儿一进门,里面的众人都大吃一惊,他们都以为是雪儿。铃儿见到他们有些意外,但也不惧。她笑着说“这么热闹呀!失礼了!”

  又笑着对盛天豪“盛总好!”何鑫、吴瑞她认识,也听雪儿说过,知道他们待雪儿好,也向他们打招呼“两位老总好!”对邵阳、刘旭、邓成她就只是点了点头,因为她不认识他们。

  何鑫、吴瑞微微一笑,向她点点头,盛天豪则是吃惊地一直盯着她,激动又难以置信,没有回答,众人眼神复杂的看着她!董修哥跟着进来想拉铃儿出去,众人不认识他,就没打招呼。龙霞见了不免揶揄“欧阳小姐?雪儿小姐?这是你新男伴?”

  铃儿听了这话,哪还会走,她还没算帐呢?就问“这位小姐,怎么称呼?”

  龙霞有心显摆,靠在盛天豪身上“我叫龙霞,下个月就要和豪哥完婚了。”

  铃儿明白了,望着她也很是轻蔑,心想就是她阻扰合同的。

  就说“原来是(盛)太太呀?怪不得这么猖狂!”她故意在盛字上加重语气。

  何鑫、吴瑞此刻是不会多言的,就靠在椅子上看着;盛天豪仍是一直看着她,感觉雪儿变得好陌生,他心情很复杂,一直阴沉着脸看不出表情;龙泽天有盛天豪在这也不敢造次,也没做声。

  龙霞是大小姐,难免娇纵,听到她如此说,“雪儿小姐:我看是你猖狂吧?还好意思来A市,还好意思见豪哥!脸皮可真厚呀!”

  铃儿见她一直靠在盛天豪身上,哼了一声“盛太太:彼此彼此!看这样子你们两位很恩爱喽?”

  “当然,因为我不会像雪儿小姐一样脚踩两只船,欺骗豪哥感情”说完“哼”了一声。

  董修哥本来一直在后面,两个女人吵架,他不好插嘴,但见龙霞如此诋毁雪儿,他是不能容忍的,就说“龙霞小姐是吧?话不可乱说!”

  “我说的是实情,这A市谁不知道雪儿小姐是豪哥的情人?又有谁不知道雪儿小姐是陈海潮的妻子!像雪儿小姐你这种朝三暮四,朝秦慕楚的女人,我瞧不起。雪儿小姐:你知道羞耻二字怎么写吗?”龙霞讥讽地说!

  董修哥有点怒火“龙霞小姐:请你慎言!”

  “慎言,我用得着慎言吗?雪儿小姐:这又是你的备胎?果然是好本事?”

  铃儿是别人说她还好,敢说雪儿她立马火冒三丈。

  “盛太太:你太猖狂了!你这还不是盛太太呢?就如此猖狂,目中无人!再说,能不能当成盛太太还不一定勒!”铃儿语气很冲!

  龙霞也针锋相对“怎么?我能不能嫁豪哥还要你点头不成?”

  铃儿一怔,冷声说道“这事我还真能做主。”

  龙霞听完,嘲笑说道“雪儿小姐是打算离了婚来嫁豪哥吗?你以为豪哥还会要你?还愿意娶你?”说完哈哈笑了起来,龙泽天也笑,盛天豪冷着脸,吴瑞、何鑫也没有笑,就定定的看着铃儿。

  铃儿望着龙霞,目光凌厉,一字一句,冰冷的说:“龙霞小姐:你太过分了!记住,是你逼我的!”

  龙霞也是见过大场面的人,又岂会示弱,而且,她发现豪哥看雪儿的眼里已没有感情。确实,盛天豪有点迷茫,这是自己深爱的雪儿吗?感觉变了好多,好陌生!龙霞见此,就说:“我就逼你,你能把我怎么样?”

  “好!”铃儿记了下来。

  她转向盛天豪:“盛总:你这太太很是猖狂勒!”

  “怎么?还想来勾引豪哥?真不知廉耻!”龙霞挡在前面,故意讽刺雪儿。雪儿虽然已结婚,毕竟是盛天豪曾经深爱的女人,她怕他们旧情复燃。

  “是吗?那我就问盛总两个问题好了!”铃儿开口,她也不等盛天豪拒绝,直直的望着盛天豪“盛总:请问你还爱雪儿吗?”

  盛天豪心颤了一下,望着铃儿,他从铃儿眼里看不到一丝情意,觉得好陌生,心想,也许是三年过去,自己已经淡忘了,莫非,时间真是忘情药,什么都能忘掉?

  他直直望着,没有回答。

  龙霞见盛天豪这样,平静的面容,冷冷的眼神,没有一丝情感。就说“豪哥不想回答你,给你留面子,难道你自己看不出吗?”

  铃儿仍追问:“盛总: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呦,是怕伤了你旁边这位太太的心?”

  盛天豪看到这样的雪儿,又转头望向一旁的龙霞,一个是过去的情人,一个是未来的夫人,再怎么说也要给夫人留面子,因为雪儿变了?

  就说“已经过去了,这位是我太太,我会爱她,照顾她!”龙霞高兴地抱着盛天豪。

  铃儿又追问:“那就是一点也不爱雪儿了吗?”

  盛天豪望着铃儿,平静的说“已经不爱了,那是一场游戏而已!”是啊,那是一纸合同,一场游戏,盛天豪苦笑!

  铃儿望着盛天豪,眼神有点复杂,她在确认。

  而龙霞见她还站在那,就说:“你已经知道答案了,还不走吗?不是说能决定我的婚姻吗?雪儿小姐:打脸痛不痛?”

  她很是讨厌雪儿,明明自己做了很不耻的事,还有脸如此骄横,说话也得理不饶人了。

  

两个女人一台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