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六章 唯光

  南千琉和南故堂并肩走在场边,南千琉不开心地说道:“为什么要我和大哥你一起去?我和那位师弟也素未谋面吧,这样去,岂不是很尴尬?”

  南故堂笑着无奈地回答道:“大哥又有什么办法?”

  方才南十宁说过的话,又浮现在脑海里:“你带上阿琉去见见陆长泽,让他见见他的师姐,如若素未谋面,他这种风流的性子定会想抢走阿琉,我养了这么多年的白菜,不能让猪给拱了。”

  “把自己的女儿比做白菜,真不知道阿爹心里在想什么。”

  “是啊,如若被祖父听到,肯定会被吊在树上三天。”

  “阿琉,我们到了。”

  南千琉指着一个男人,问道:“大哥,那位可是陆师弟?”

  “你怎么知道?你不是没见过吗?”

  南千琉尴尬地回答道:“我见过风流的,没见过这么风流的,这在场上难道还不够明显吗?”

  “说的也是。”

  “陆长泽。”

  美人在怀的陆长泽听到有人在叫他,往下一望,看见了南故堂,马上御剑下去,收了剑,对他行礼:“师兄。”

  当他抬头看见南千琉的时候,他就架住南故堂的脖子离到一边,兴奋地说道:“师兄,你是来给师弟送美人的吗?真够意思。”

  南故堂听到他的话,脸上落下三条黑线:“别动歪心思,当心你师父来揍你。”

  “她莫不是师父的心上人!师父真是花心啊,明明都有三个儿子了。”

  “如若在那么放任你在我面前侮辱我阿爹,那么我南千琉的名字是不是要倒过来写?”

  听到突然插入的声音,陆长泽马上弹开了,冷静之后,一脸惊奇地望着南千琉说道:“你叫我师父阿爹?可我记得他没有女儿啊,啊!莫非,你是我师父的养女?师父是不是觉得三个儿子太皮了整天惹事还十天半个月不回家,所以才收女儿,嗯,对,一定是这样。”

  南千琉腰间的聆风已经拔出了三寸,南故堂在旁边附和道:“你再说一遍试试。”

  “我家小妹可不是好惹的。”

  南故堂用手指敲敲头,说道:“你是不是离开南家的时候,被我阿爹打傻了,这出了问题?这灵剑的魂气,除了南家的直系弟子,谁能驾驭?”

  “她,她真的是,师父的女儿?”

  南故堂回答道:“如假包换的南家音泉笛师,南月。”

  “吓我一跳,你说说,你小妹怎么跟你二弟一副德行,明明年纪尚浅,却是一副老成的脸,根本没有年少可言。”

  “大哥,你不建议我拖到后边小树林里料理了吧?”

  “要不要帮你带个铁锹?”

  “麻烦了。”

  陆长泽往后退了很多步,说道:“师兄,师姐,你们,你们要干什么?”

  “现在叫师姐,晚了。”

  傍晚南家,南千琉换下家袍,穿上白色的素衣,将手握成拳,放在胸口处,略显不安。

  稍微梳理一下情绪之后,南千琉打开房门,离开了房间,推开默央池的门,在默央池冒出的冷气中,背上刻着的南家家徽略冒光茫,只是颜色略显暗淡。

  她将身子浸如池水中,肩膀在不停地抖动,虽然如此,但她的表情却没有一丝一毫地改变。

  南远期和南故堂趴在红木板上仔细地听着动静,南宇流一脸嫌弃地站在一旁说道:“变态。”

  “哎呦,老二,你别吵吵,快听不见了。”

  南宇流说道:“大哥,虽然我知道这是为了阿琉好,但是你和老三做得有点过了。”

  “二哥,别说话,要不然……”

  陶晴昕将手放在两人的肩上,问道:“要不然怎么样?南家老三?”

  听了这句话,两人直冒冷汗,纷纷转过头喊了声:“阿娘。”

  “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先把你们带到校场好好调教一番,来,我们走吧。”

  两人似乎是一边流着悔恨的泪,一边被拖走的,南宇流在原地目送他们离开,低头叹了口气说道:“二位,走好。”

  校场,正在练习射箭的各家子弟纷纷把目光往大师兄和三师兄身上投去,两兄弟恨不得现在就挖个坑把自己埋进去。

  只见他们在陶晴昕的命令下倒立紧贴着标靶上面,陶晴昕说道:“不是很喜欢趴在墙上吗?那就一整天趴着吧。”

  然后转过头对各家子弟大声说道:“你们,谁要是不认真射箭,下场跟他们一样。”

  他们心里都在想:“我们是不是阿娘生下来随便玩的?拜托啊,箭千万不要射到身上啊。”

  陶晴昕一脸疲惫地走在走廊上,然而南十宁正好走过来,温和地问道:“怎么了?”

  陶晴昕趁机抱怨道:“还不是你的两个儿子,不知羞耻,刚刚我送到校场上去教训了一下,还真是随了你的性了。”

  南十宁满脸微笑讨好道:“娘子,莫要生气伤身。”

  说起双寻南氏的现任家主南洛和东洲陶氏的现任家主的亲妹妹陶秋是怎么好上的,倒是一段奇葩的故事。

  南十宁那时还是双寻南氏的大师兄,看起来很正经但是骨子里却意外地风流,动不动就调戏新入门的女修士,而陶晴昕却不为所动,南十宁发誓一定要拿下她,但是却在他偷窥陶晴昕入浴时,不小心被陶晴昕发现,围墙被陶晴昕一刀斩断后,就被南十宁看光了,然后就不得已嫁给了他,成亲后发现,南十宁果然信守诺言,不再勾搭别的女子,并且很宠她,这才慢慢地爱上了他,但是却因为太傲娇,不好意思说出口,才放在行动上表现出来。

  虽然南十宁才是家主,但是南家超过一半的事,都是由陶晴昕打理,外界都传,陶晴昕本于南宗主合不来,但终究是嫁给了爱情。

  这时,一个书童走过来说道:“宗主,老爷子找您和陶夫人过大堂去。”

  南十宁当时正抱着陶晴昕哄她开心,听到这话,马上转过头一脸阴沉地看着那个书童,眼神好像在说:“有什么事等我把我夫人哄开心再说。”

  然而陶晴昕毫不领情,直接推开南十宁说道:“走吧。”

  南家大堂上,南十宁,南异霄和陶晴昕正在讨论关于代灵绳的托付人。

  “就这么决定吧,就由宇流来保管代灵绳。”

  正当他们为代灵绳去处的安排松了一口气之后,又有事发生了,一个书童慌慌张张地跑到大堂,断断续续地说道:“宗主,不好了,天魂,小姐的天魂,突然变暗了。”

  这让他们都吃了一惊:“什么!”

  南千琉睁开眼睛,心道:“我这是,在哪?”

  “对了,我在默央池失去了意识,沉到池里了。”

  她四周看了看,发现池底很暗,几乎看不清东西,没有一点生息。

  “好空旷,好寂寞,没有一个人,谁都不回来。”

  “对,没错,这里一直都那么寂寞。”

  突然有人回应了她心里的话,她马上环顾四周,发现一条似蛇的白色生物围绕在她的周围,他的爪子很锋利,一个头突然出现在她的面前,准确地说,是一个龙头,他问道:“你可以,带我离开这里吗?”

  

第十六章 唯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