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九章:巅峰绝顶

  云梦大泽,神秘鬼谷。密林深处,清晨的风格外的冷。睡在屋顶上的卫庄在耳边一声轻唤中猛然惊醒。身上一阵瑟缩。

  “小庄,醒醒。”

  睁开迷蒙的睡眼,神智尚未完全清醒,下意识的一个翻身,却险险从房顶上滑了下去。幸好被盖聂一把拽住。

  卫庄揉了揉头疼欲裂的脑仁,有些搞不清状况,不禁自言自语道“我怎么会睡在这?”扭回头向下望去,却见鬼谷子就站在院中,背对着他们。“师傅——”

  盖聂拽了拽卫庄的衣袖,率先飞身跳下屋顶,上前施礼。“弟子无状,请师傅恕罪。”

  卫庄也跟着跳下屋顶,上前施礼。

  “上面的风景如何?”鬼谷子开口问道。

  不等盖聂开口,卫庄便抢先答道“嗯,还不错,来鬼谷这么久,所有地方的风景都已看过,唯独这上面的风景还不曾见过。”

  鬼谷子转过身来,看着两个徒弟。“小庄说的不错,有些风景注定只有在高处才能看到。”

  盖聂的心中忽然生出一丝不好的预感,师傅此时如此感慨,莫不是又有了什么新的想法。相处了这么久,师傅他老人家的脾气自己还是很清楚的。“请师傅教诲。”

  鬼谷子的目光渐渐飘远,似乎是在看远处的一座山峰。“看到那座山峰了吗,那是云梦山泽最高的山峰。”

  盖聂与卫庄顺着鬼谷子所指的方向望去,果然,远处的飘渺层云之间,有一座山峰矗立,山峰陡峭,高耸入云,只能看得到大概的轮廓,看不清细节。

  但听鬼谷子接着说道“这座山峰,山势险峻,道路难行,更有山岚瘴气,狼虫虎豹等诸多阻力,但是,为师相信,这些都不足以对你们构成威胁。”

  卫庄勾起嘴角,似乎也看出来了鬼谷子的心思。“您的意思是,想让我跟师哥去到那座山峰走上一遭。”

  “无限风光在险峰,为师相信,那里会有你们想要看到的风景。”

  盖聂轻咳一声,默默的低下头,心中腹诽,我就知道没有好事。

  鬼谷子继续说道“为师不管你们用什么样的手段,只要能在一日之内到达顶峰,在那里取得一件可以证明自己的东西,并且回到这里,就算你们通过了考验,而先到者为胜。”

  师兄弟二人相视一眼,心中苦笑,自从来到鬼谷,日常作息,茶余饭后,练剑讲经,一切皆可作为考验,如今又出了个爬山的题目,不过还好,爬山望景终归可以轻松些,不必拿人命来当做赌注。

  卫庄揉了揉依旧头疼欲裂的眉心,心中无比的郁闷。其实他心里明白,自己是个懒人,能坐着的时候,他绝不站着。若非争胜之心太强,定要与盖聂一较高下,他宁愿让自己过得更舒服些。只不过,爬山这种考验,究竟有何意义,他实在想不通。争胜的心情似乎也在酒精的麻痹下减弱了不少。

  盖聂也有些不解的望了望远处的山峰,正所谓望山跑死马,即便你看得到,若真要爬上去,却也没那么容易。盖聂自认为是个勤奋之人,他可以静下心来,去做许多别人做不到的事情。但这些事情,必须是他认为值得去做的。但是,比试爬山到底有何用意?真的就只是为了看看风景吗?

  卫庄摸了摸已经开始叫嚣的肚皮。“师哥,这条路似乎很长,我想我们有必要先填饱肚子,再来争个你死我活。”

  盖聂会意。“小庄想吃些什么?”

  “只要不是蔬菜汤。”

  哎,小庄到底是对蔬菜汤有多怨念啊,每次都要提醒一遍。“我这里还有一些剩下的鹿肉干,小庄若不嫌弃,就先将就着垫垫肚子吧。”

  “鹿肉干——听上去不错,原来师哥也是个会过日子的人,竟然还有余粮。”卫庄调笑着揶揄道。

  盖聂反唇相讥。“那小庄呢,可算是那种极不会过日子的?”

  “有师哥在,我又何必操心呢。”

  盖聂苦笑,他还真是说的理所当然。就在他起身去取吃食时,却听卫庄在身后叫住了他。

  “我昨晚是不是说了些什么?”

  盖聂一愣,似乎明白了卫庄意有所指,但是他不想给彼此造成不必要的负担。“没有。”

  “一句都没有?”

  盖聂点点头“是的。”

  卫庄似乎松了口气。“没有最好。”他总是隐隐约约记得,好像说过了什么不该说的话,可是究竟是什么,却好似完全记不清了。

  说什么道路险峻,其实根本就没有路,山脚下杂草丛生,乱石嶙峋,飞泉流瀑,树荫蔽日,瘴气升腾。一不小心,便会伤到自己。偶尔也会有毒蛇刺猬,猛兽烈禽经过。上山的路早已被草木覆盖,根本看不清背后的山石的走势。

  卫庄抬头仰望,嘴角缓缓勾起,心中似乎已有了计较。盖聂不动声色,勘察了一下周围的地形,找了一处相对平缓之地,攀上了一块巨石。卫庄不甘示弱,紧随其后。盖聂指着山势中的一处凹陷说道“由此处而上,或许会容易些。”

  卫庄抱着自己的手臂,不屑的说道“我记得师傅说过,先到者,为胜。”

  盖聂浅笑“师傅还说过,不计手段。很多时候,合作也是一种手段。”

  卫庄无从反驳,因为这句话很有道理。可是,赞同并不代表他就会去这么做,尤其是按照别人指的路去做。即便是要取胜,我也要用自己的方法。不再理会对方的好心,脚下一个用力,双手竟然攀上了崖壁上一块突出的石头,整个身子几乎悬空,仅凭一双手支撑整个身体的重量。然后脚下一蹬,凌空一个翻身,又窜上去一丈多高。

  盖聂无奈,小庄的性子果然也是拧的很。既然要走各自的路,那便只能尽力而为了。盖聂顺着山势,双臂撑住岩石,脚下稳住根基,一步一步,稳稳的踏在石头上,朝山顶爬去。卫庄的路凶险万分,而盖聂选择的路同样步履维艰。虽然路径不同,方法不同,却几乎是齐头并进,看不出谁的速度更快一些。

  山上的岩石,或被荒草覆盖,或被流水冲击,有的格外滑腻,有的则格外锋利。有的被山风侵蚀风化,变得松软易碎,有的被根须入侵变得四分五裂。卫庄的双手抓住了一根从山上垂下的树藤,借力向上攀岩,这样可以更省力些。盖聂亦借助手中的木剑插入石缝,向上攀登。

  树藤在外外力的作用下剧烈的晃动,在沙沙作响的树叶下面,卫庄似乎听到了什么异样的动静,可是到底是什么动静,他又说不上来。只是仅仅的握住树藤,让自己保持平衡。突然,贴近自己与崖壁之间,一道白光闪过,卫庄猛然偏过头去,堪堪避开,心中滴下一滴冷汗,脸颊处也略感微凉。冰冷的眼神看向一旁的盖聂,而盖聂手中的木剑却不见了。有那么一瞬间,卫庄心底竟然萌生出了一丝失望与杀机。而盖聂的眼神依旧清澈纯正,带着特有的温度看着卫庄。

  卫庄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扭回头看向另一边,木剑之下钉着一条花斑毒蛇,而剑锋已经没进了石缝。卫庄心绪复杂,蒙受别人的恩惠并不是什么值得高兴的事情,尤其是对卫庄来讲,而且这个人还是自己的对手。就算盖聂不出手,他也有把握在那条毒蛇发动攻击之前,结果了它的性命。只不过,盖聂的这一剑似乎有些与众不同。卫庄腾出一只手,拔出了嵌进石缝中的木剑,细细打量。

  “这就是——百步飞剑……”卫庄没有把握,只是试探性的问了一句,因为他并没有见过。

  盖聂点点头,他不知道卫庄如何能从如此拙劣的招式中看出百步飞剑的,但这就更足以证明卫庄是个有心之人。“是的,但是,还生疏的很。”

  卫庄冷冷一笑。“师哥,恭喜啊,你果然已经练成了纵剑术的至高之剑。”

  “小庄,你的横剑之术也已精进了不少。”

  “哼,百步飞剑,用来对付一条小蛇,未免大材小用。有那么一瞬间,我甚至以为你的目标是这根树藤。”

  “小庄……”盖聂的眼神有些落寞,时至今日,自己竟仍不被信任,其实不到万不得已,我的剑永远不会对上你。

  卫庄将木剑扔还给了盖聂“呵……玩笑而已,我知道你不会。赶紧走吧,不然日落之前恐怕是回不去的。”

  盖聂接剑在手,却没有再说什么,因为他不知道卫庄戏谑的言语中有几分是真。

  山顶,此刻对于两个人来讲是一个极其美好的词汇,他们并肩站在悬崖边,极目四望,忽然觉得来时的辛苦一切都是值得的。云海飘渺之间,一览众小,俯瞰芸芸众生,只叹命运的戏弄和时光的短暂。此时,他们已经明白了鬼谷子的用意,不体味一回站在高处的感觉,你又怎么会有动力向上爬呢。

  卫庄勾了勾嘴角,志得意满。“这才是站在高处,应该看到的风景。”

  盖聂心绪复杂“所谓强者,就是要站在所有人的顶端吗?”

  “如果不把人都踩在脚下,他又怎么会抬头看你,承认你是强者?”

  盖聂扭回头看向卫庄,“这就是唯一的生存之道?”

  “弱肉强食,不过是世间万物的天性罢了。”卫庄冷笑,似乎在说着一件与自己完全无关的事。

   盖聂缓缓的握紧了拳头,一个人的心究竟可以坚硬冷酷到何种地步“我们虽是同门,却必须争得你死我活。这也是天性?”

  卫庄的声音很冷,冷的听不出一丝温度。“这是鬼谷修炼最强者的门规,历代相传,每一代都是纵横天下的霸者。”

  “纵横天下——”盖聂喃喃低语,可是我想要的并不是什么纵横天下。

  “这难道不正是我们在这里的原因吗。”

  “然而,被这样的门规所驱使着的我们,就可以算是强者了么?”

  卫庄望向远方。“三年之期将近,你我之间必有一战,这个问题很快就会有答案了。”

  “如果提出的问题本身就有问题,答案又有什么意义!”

  此刻的卫庄有些烦躁,不解的看向盖聂。“哼,师哥——,你今天的问题好像格外的多!该不会是害怕了吧?才会说这些不知所云的废话。”

  “小庄,我并不怕与你一战!”

  卫庄勾起嘴角,露出了他惯有的邪笑“怕也好,不怕也好。我只知道一件事,决战的那一天,我们中间必定有一个人会倒下!”

  “小庄……”就在昨晚,你明明不是这样说的。为什么仅仅一天,你的变化就这么大?究竟那一句才是你的真心话。

  师哥——除了宿命的牵绊,我不知道还有什么理由可以让我追逐纠缠着你。不知何时,我仿佛已经失去了自我。但这是我最好也是唯一的借口。

  鬼谷子于庭院中端坐,等待着两个弟子的回归。这一次很奇怪,两个人没有争先后,而是同时踏进了小院。

  鬼谷子看向卫庄“小庄,告诉我,你都看到些什么?”

  卫庄轻挑下颚,笑道“自然是风景,是强者站在高处应该看到的风景。”

  鬼谷子点点头,又看向盖聂“那么,聂儿呢?”

  盖聂的脸色沉静似水,似乎心中背负着什么难以言说的重负。“野心,一个强者为达顶峰,不择手段罔顾一切的野心。”

  鬼谷子再次颔首,一个重在结果,一个重在过程,意料之中。“风景也好,野心也罢,有些梦想注定只有在你接近顶峰时才能实现。”

第十九章:巅峰绝顶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