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穿越?

  “陆毅腾,沐林林,哈哈,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说完,沐歌便自杀了。

  冥界内,沐歌站在彼岸花池中,“火红遍野的曼珠沙华,妖冶、凄烈。

  用它血染般的颜色刺穿我全身。

  站在忘川彼岸的我,被这花香一次又一次地唤起记忆,

  而彼岸的你给我的永远都是背影,

  或许,

  我们之间终是如这花的瓣与叶,永不得相见……曼珠沙华,开在冥河两岸的地狱之花

  混沌人生,血染长衫,该爱?该很?

  莫入凡尘,谁又能逃开命运的牵绊。

  江城子曼珠沙华

  烈焰空灼红遍地,花尚掩,叶未离。昀息怎忍,万劫灭心起。

  拜月神教叹无依,若相问,何忍忆。

  堪怜兄遗生父弃,颜不老,韶华去。天籁徒将,萧声鸣故里。

  前尘过往恨悠悠,情终叛,泪难泣。

  苏幕遮曼珠沙华

  流火燃,清影幻,如水月华,醉颜镌枝桠。水陌清泉琉璃瓦,迷离暮霭,如墨幕笼下。

  深红绮,镜雕花,萦伫凄时,彼岸幽语刹。剔灯瀛海碧波霎,妖娆若许,枫火殇蒹葭。

  彼岸花开开彼岸奈何桥前可奈何

  彼岸花,开一千年,落一千年,花叶永不相见。情不为因果,缘注定生死。

  奈何桥上,彼岸花开,谁人望尽沧桑似水流年”一阵声音传人沐歌耳中,沐歌莫名的就感到一阵凄凉,一个心心念念的名字“邪”一阵凄凉和悲痛感油然而生。

  “姑娘,该回你原本的世界了,”一位老婆婆踏着曼珠沙华缓缓而来,一道门出现在沐歌面前,妖红的彼岸花,让她有说不出的好感,这道门莫名的牵引着她,好像有什么仇恨似得,她缓缓踏了进去,一旁的老婆婆诡异的笑了笑,说道:“主人,不久后,冥界血洗神域,希望你的记忆早日恢复。”

  ————————————————————★★分割线★★分割线★★分割线

  ————————————————————

  次日,一位身穿华服的女子,身穿白色绣着淡粉色的荷花抹胸,腰系百花曳地裙,手挽薄雾烟绿色拖地烟纱,风鬟雾鬓,发中别着珠花簪。眼神有神,眼眉之间点着一抹金调点,撩人心弦,果真是一位绝色佳人!表面那么清纯朴素的女人背地里却那么恶毒!那个女人说:“太子哥哥,云儿帮你,”拿起一把利刃,准备朝那个瘦弱女孩插去。那个女孩瞪大眼睛:“太子哥哥,你不能这样,我是你的未婚妻啊!”皇甫少桦说道:“我不会有你这样的未婚妻,有的只要像你姐姐那样天才少女,你这个丑颜废物,害我被城里多少好友取笑,只要杀了你,我就可以娶风琼湘玉,而你风琼芷兰,将会在这个世界上隐去。”

  风琼湘玉朝风琼芷兰插进去,“啊!

  ”一阵惨叫声回荡整个丛林。

  “桦哥哥,我们走吧!”风琼湘玉说道。

  “嗯!”皇浦少桦摸了摸风琼湘玉头。

穿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