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窒息

  此刻,屋内的气氛犹如审讯室一样压抑。对苏景言而言,更是一个巨大的考验,她只要不小心说错了一句话,或是做了什么多余的举动,就会暴露她的立场,伤害的会是更多的人。

  所以,对于苏陌难以掩饰的痛苦,和他眼角因为压抑而深深的皱纹,她也只能装作不见。

  “景言这一身装扮是什么回事?”看着苏景言颇有青春气息的装束,苏志着实震惊了一下。

  早上那个她还是一身妩媚动人的熟女装扮,怎么一天不见忽的变成了这番摸样。

  “啊,这是我一时兴起,胡乱穿着的。”苏景言小声地说着,余光注视着苏陌,这个时候提到楚亦涵,无疑是给身边的苏陌致命的一击。

  “看起来年轻了不少。”和阴沉沉的苏陌相反,苏志的心情出奇的好,眉宇间都是笑意,看起来幸福而慈祥。

  “看,刚刚做好的布朗尼,来..”宁美琪端着巧克力曲奇样的蛋糕走过来,松脆的外表不觉让人食欲大开。

  “还有卡布基诺蛋糕。”李语佳跟在宁美琪身后,双手端着盘子,盘子上是整齐排列着的,精致的咖啡色长方体蛋糕。

  “啊,看起来很好吃呢。”苏景言知道苏志和苏陌都不喜甜食,又不想辜负了两人辛苦忙碌的美意,拿起银质的小叉子将一块卡布基诺蛋糕送入口中。

  “浓郁的咖啡配上黑巧克力,果然很美味。还盖着白巧克力霜,你们一定是花了不少时间吧?”苏景言咽下可口的蛋糕,展露甜美的笑容。

  宁美琪一听就乐了,“哪有我什么事,一直都是语佳一个人在忙,我就是帮着打打下手的。”

  李语佳娴静一笑,“没有美琪阿姨,我又怎么能做出这样的点心呢。”

  自家未来的媳妇那么大方贤惠,宁美琪笑得更开心,“啊,对了,语佳今天还特意做了羊羹,我去拿来。”

  “美琪阿姨我去吧。”李语佳想拦下宁美琪,却被她拉着坐到苏志身边,“没事,我去。”

  李语佳和苏志会意一笑,又小心地看了眼面色阴沉的苏陌,笑容有些尴尬。

  “来,新鲜的羊羹。”宁美琪端着玻璃板子走了过来,小心地放在桌子上,才在李语佳身边坐下。

  “这个羊羹啊,我以前都没有听说过,语佳说啊,这羊羹半是起源于中国的,后来传入日本成为当地传统的茶点。最早的羊羹是用羊肉来熬制的羹,冷却成冻以佐餐。”说着,转过头别有深意地看了苏陌一眼。

  “这羊羹啊,是用红豆与面粉或者葛粉混合后蒸制,清新爽口滑而不腻,是语佳特意为陌你准备的。”

  苏陌和苏景言听着宁美琪的介绍,抬眼看了搁在玻璃板上像果冻状一样的茶点,陷入了沉默。

  “看来应该很好吃啊,刚好我也不喜欢吃甜食,索性就来尝尝语佳亲手做的羊羹。”苏志倒是瞅好了气氛,慢慢地直起身子,用勺子盛起一块红豆味的,缓缓送入口中。

  “嗯,冷冻的刚好,入口很顺滑。”得到苏志夸奖的李语佳倍受鼓励,“陌,你也来尝一个吧。”说着就用勺子盛起一个抹茶味的,送到苏陌的面前。

  苏陌却像是没有看见一样,继续低着眉。这让抬着手的李语佳分外尴尬,“这个不甜。”她又加上了一句,端到了苏陌的脸前。

  可苏陌依然不为所动,冷冷地扫了李语佳一眼,像是下一刻就要起身走人一样。李语佳毕竟是大家闺秀,良好的教育给了她优秀的礼仪和修养。她并没有像谌安可那样立刻红了鼻头一脸憋屈,反是笑的更恬静温和。

  “我不想吃。”苏陌看着她的笑容,只觉得胃里难受,傍晚和她相对用餐的时光,就像是折磨,折腾得苏陌的胃不停地瑟缩。

  “唔,一定很爽口。”苏景言打圆场一样地接过李语佳手里的盘子,捏着银质的小勺就往苏陌嘴边送。

  “陌哥哥一定要尝一尝。”冰凉的似补丁一样柔软的触感停在苏陌的唇边,淡淡的抹茶香沁入鼻中,他皱着眉看了苏景言一眼,张开嘴含了进去。

  “是吧,很好吃吧。”苏景言见苏陌终于体会到李语佳的一番心意,才微微松了口气,将盘子和勺子放回了桌上。

  “爸,妈,今天在公司忙了一天有些累呢,你们不介意我这就回房休息吧?”苏景言淡淡地开口,苏陌却像是失去了重心的孩子一样,在暗处死死地抓着她的手。

  “嗯,景言累了就早些休息,不用管我们的。”宁美琪和苏志两人中间还坐着一个李语佳,苏景言就算不在,也不会显得沉闷无聊。

  “嗯,那我就先上去了。”苏景言用力地抽出被苏陌抓着的手,起身的时候两人相视一眼,目光中尽染悲伤。

  “语佳你啊,不仅长得大方可人,性格更是没话说,不愧是出身名门的千金,以后嫁到我们家,肯定能把家里打理的井井有条,到时候我这个老夫人就可以享享清福啦,哎呀,你这孩子,我真是越看越喜欢……”

  苏景言慢慢地踏上楼梯,听着身后宁美琪开心地夸赞的声音,难受地叹了口气,这样强颜欢笑的日子何时才是个头?

  在化妆镜前坐下,看着自己学生模样的打扮,苏景言轻皱眉头。自己这个模样和楚亦涵游荡在南沙中学,倒是像极了一对白痴情侣。她无奈地摇摇头,解下了高高扎起的马尾辫,甩了甩自己的卷发。

  “…”苏景言拿出外套口袋中的那瓶香水,小心地放在手里。

  ——“我恨你哦,可是我恨你,不也是因为我爱你吗?”

  楚亦涵的话倒成为了苏景言的一种安慰,现在的她就像是离开了水的鱼,正一个人躲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拼命地张合着自己的嘴呼吸,楚亦涵就像是一滴一滴滴在她嘴边水珠般,给她干涸的心多少有了滋润。

  “好吧,这份礼我就好好收下了。”

  苏景言将香水瓶端正地放在了化妆台上,对着镜子里的自己苦涩地笑了笑,起身走进了浴室。

  车里,李语佳坐在副驾驶座上,轻轻睨着苏陌冷峻的侧脸,又瞅瞅窗外夜幕下的霓虹,咬住了嘴角,最后还是受不住这样的沉默,轻轻地开口:“陌,我是不是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好?”

  可苏陌只专心地看着前方的路,根本不愿意转过来看李语佳一眼。如果不是苏志再三要求让苏陌亲自把她送回家,他又怎么会沦落到和自己讨厌的女人呆在同一个空间。

  黑色的眼眸里是深深的怒意,在闪烁不明的光线中被压抑着,却不知何时会爆发。

  “那个…”李语佳见苏陌没有回应她,有些难过地抚了抚自己的手背,“你心情不好吗?”

  可这一句话也仿佛是投石入无底洞,久久听不到回音。

  李语佳的双眼微微一眯,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转过来凝视着苏陌的侧脸。

  “你妹妹景言,和你相处得很好呢。”这一句话终于成功地激起了苏陌的反应,他冷冽的目光扫视过来,带着寒意看向李语佳。

  “你想说什么?”苏陌冰入骨髓的声音在车内响起,一瞬间,让李语佳有坠入冰河的错觉。

  “没,就觉得陌你很在乎她的看法。”李语佳的声音柔柔的,却又一次撞上苏陌的冰墙。

  “这和你无关,还有,别叫我陌。”

  陌,是只属于苏景言的称呼,其他人任何的异性都不能这么叫他,他不会应,也不想听。

  “噢,哦。”李语佳这一次终于尝到了苏陌的冷,就如同传言中的那样万年不化,冻彻心寒。她默默地转回头,看着窗外的秋风阵阵,没再试图和他说任何一句话。

  苏陌回来的时候苏景言已经睡下了,他就那样静静地站在她的床边,静静地看着她熟睡的样子,忽然觉得自己的心那么累那么困,就想这样也跟着她一起睡去一般。

  “景言。”苏陌的声音沙哑无力,迈着轻轻的步伐走到了苏景言的床头,拾起她的一缕长发,放在掌中轻轻一吻。

  她的味道才能让苏陌从今天的折磨中稍稍缓过气,他靠在她的枕边,看着她卷翘的睫毛,高挺的鼻梁,玲珑剔透的肌肤,忍不住地哽咽。

  “我爱你。”

  楚宅。

  “妈,爸,我回来了。”楚亦涵心情大好,步伐轻快地走到玄关里,见客厅的灯光正亮,放下手中的两大袋衣服就走了过去。

  “亦涵,你回来了。”陈婧媛心虚地看了一眼走进的楚亦涵,又别回了头。

  可即使只有那么一瞬间,楚亦涵还是清清楚楚地看见了陈婧媛脸上的淤青。

  “妈,怎么回事?”他跑到陈婧媛身边,将她从地上扶起,借着灯光,才发现她除了脸上,手上,颈部,都是伤。红的红,青的青,刚才的好心情一飞而散。

  “是不是…”楚亦涵艰难地开口询问。

  “啊,你回来了。”楚叶却在这时迈着悠闲的步伐走来,“今天和安可过得怎么样?”绕过陈婧媛,他重重地坐下,翘起一只脚,居高临下地说着。

  “爸,妈才刚从疗养院回来,怎么又受了这么重的伤?”楚亦涵其实心里都清楚,却不死心还是想问问。

  “哼,你知道她今天有多让烦人吗?你妈她缠着我一个下午,想让我给你一个自由选择伴侣的机会。”楚叶一提气又来了,语气凶狠,语调也提高了几个八度,“我下的决定,她凭什么来反对?更何况,今天我让她给我冲一杯咖啡,这么小的一件事她都做不好,你说我难道不应该给她点教训吗?”

  “可是,这种事情可以让佣人去做啊。”楚亦涵看着陈婧媛这个模样,实在是心疼,前段时间她才受的伤,刚刚痊愈回来,又被楚叶暴力对待。

  “妻子伺候丈夫不是天经地义的吗?她就是因为总是这个样子,我才不愿意带她去参加各种社交晚会,真是丢人。”楚叶嫌弃地瞥了一眼坐在不远处的陈婧媛。

  这一眼,让陈婧媛脸上的痛苦更深一分,也让楚亦涵咬牙的力度重了一分。

窒息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