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同床

  “我希望能有一幢自己的大房子,卧室里有一张很大很大的圆形床,然后用暗红色和黑色的窗帘遮住阳光,地上再铺上深蓝色的地毯。我希望浴室是地中海风格的,墙面都漆成蓝色和白色,再凿一个琉璃的温水池,这样就可以泡在里面品着红酒,还能透过落地窗看着夕阳。哦,对了,还要有一套精致的茶具,这样以后喝茶就可以捧着陶瓷做的茶杯。”

  苏景言缓缓地推开房子的大门,才开始明白楚亦涵在南沙对她说的那句话,反正迟早她都会来这里,就算几度拒绝也只是时间问题。

  “夏薇姐姐请进。”楚亦涵看到苏景言停在门口有些犹豫,索性直接将门打开,走到黑暗之中将房间点亮。

  “你搬出楚宅了吗?”苏景言谨慎地坐下,忽然觉得眼前的布置是那么熟悉。

  楚亦涵点头笑笑,翻过桌上那套精致的茶具,将涨好的热水灌入茶壶里。

  “你可以随意逛逛,要是累了就先去洗个澡放松下,佣人我明天去请,今晚就凑合地吃一顿家常便饭。”楚亦涵主人一般的语气让苏景言浑身不快,她冷冷地瞅了一眼正在撮茶叶的他,起身走上了二楼卧室。

  暗红色及黑色的布料相互交错,遮住了大半的窗户。房间正中是KING SIZE的圆形大床,边上铺着一圈深蓝色的地毯。苏景言美目微张,万万没想到楚亦涵竟真的按照她当时无意说出的构想来修建自己的新居所。一瞬间,她心虚地不敢再看,只能慌慌张张地踱进侧边的大衣橱里。

  壁橱里整齐地挂着苏景言钟爱的各种服装品牌,Chanel、Dior、Gucci、CK 、Prada,当季的最新款全都收入在此。苏景言慢慢地走到最近的衣架前,拿起一条Chanel的暗金色连衣裙,翻开衣领一看,确实是她的尺寸。

  这样无意义地确认让苏景言更加地心虚,只能默默地看着房间里琳琅满目的衣服,像是被什么堵住一样地难受。她喜欢的鞋的风格、饰品的品牌楚亦涵居然全都知道,而他那边挂着的衣物绝大部分都是深蓝色。即使当时苏景言说喜欢他穿深蓝色也只是一句无聊的玩笑,楚亦涵却当了真。

  “热水我已经放好了,我现在去附近买些晚餐用的食材,你好好泡个澡。”楚亦涵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走上了二楼,从后面拥住苏景言,凑在她耳边暧昧地低语。

  “知道了。”苏景言从楚亦涵怀里挣脱,惶惶将手里的暗金色连衣裙挂回,打开抽屉拿出一件浴衣,避开楚亦涵的目光逃了出去。

  楚亦涵感受到苏景言内心小小的动摇,双目流转,轻轻扫过卧室里的布置,不由得轻笑出声,悠悠地关上了灯。刚进浴室的苏景言看到这蓝白色调的精美装饰,心里更是堵得慌,不安地脱掉身上的衣服,犹犹豫豫地坐进了琉璃制透明的温水池里。

  “为什么?”苏景言怔怔地问着,像是在问楚亦涵,更像是在问自己。他出去时的关门声,让她心情愈发复杂,只得捧起精致的陶瓷茶杯,咽下一口口的苦涩。

  天已经漆黑一片,楚亦涵拎着食材回来的时候,苏景言才刚吹干头发,正披着浴衣缓缓走进客厅。

  “你想吃什么?”她看着楚亦涵因为寒冷而泛红的鼻子,接过他手里的袋子,转进了厨房。

  “给我做咖喱饭好不好?要辣一点的那种。”楚亦涵像是撒娇一样的说着。

  “哦。”苏景言低声回应了楚亦涵的请求,从袋里拿出了咖喱和胡萝卜开始忙碌起来。

  “夏薇姐姐慢慢来,不急的。”楚亦涵似一只粘人的小猫从后缠住了苏景言,胸膛上的热度透过彼此相贴的布料传导过来。苏景言虽因这个动作略有不便,但也没有挣扎。楚亦涵却因为她的这种顺从而心情畅快,在苏景言低下头切胡萝卜的时候细心地替她将垂下的头发挽到身后。

  这样像极了新婚夫妇不是吗?两个人沉默不语却不约而同地想到这点。

  苏景言因这个想法而顿觉凄凉,她不过是楚亦涵为期半年的情妇,现在就算他如何柔情,也掩盖不了他是用了手段才让她屈服,还有他们之间的血缘之亲。

  想到这里,苏景言只觉得眼前的幸福都是不切实际的幻影,这样的相处还能维持多久?她不敢去想,也不想去想。她发现自己越来越搞不懂自己的情愫了,她的凄凉,她的不安混合着淡淡的不舍在她心中慢慢纠缠。

  第二天天还没亮,楚亦涵就从圆形的大床上爬起,吻了吻还在熟睡的苏景言,轻手轻脚地出去了。直到日上三竿,太阳难得地普照大地,苏景言才揉揉惺忪的睡眼,撑起疲惫的身体走到窗户面前拉开帘布,让光阳射入房间里。

  “苏小姐您醒了,请问现在可以开始做午饭了吗?”大概是听到了拉开窗帘的声音,新来的管家侯在门口恭恭敬敬地开口。

  “唔,你随意做些就行,我现在还没什么胃口。”苏景言扭了扭酸痛的肩膀,明明昨晚什么都没有做,却觉得浑身都没了力气。莫非是因为泡澡泡得太舒服了,才会这么累这么困,以至于她本以为会迫不及待要了她的楚亦涵难得的抱着她就这样安详地睡了一夜。

  苏景言走到皮椅上坐下,听到管家渐渐变小的脚步声才拨通了苏陌的电话。

  “苏氏现在如何?”听到苏陌焦急和欣喜的呼吸声,苏景言抢先一步开口。

  “嗯,保证金已经交了,楚亦涵的也刚刚注入,现在只要运作得当就可以启动PE了。”

  苏景言苦笑一声,“嗯,这样就好,那我挂了。”

  听到楚亦涵履行了对她的承诺,苏景言果决地断了电话。让苏陌的一番话卡在喉中,那样突兀和苦涩让他无法咽下,只能听得“嘟嘟嘟”的声音,只觉得自己的心和咽喉一样痛的无法承受。

  “对不起。”苏景言抬头看着窗外的天空,艰难地开口,她只是怕苏陌的追问会让她失控,没法再控制自己的情绪,她只是罪人根本没有勇气在现在出来面对他。

  “楚先生,这是怎么回事?”剩余的两位股东全都聚在楚叶的办公室,不解地追问。

  “明明说三天后就可以再购回之前卖出的股份,可是为什么楚氏的流通股份才刚刚进入交易市场就被人如此迅速地大批量的购走?”

  “楚先生,这和一开始说好的不一样吧?”股东们的质疑声此起彼伏,让本已烦躁的楚叶更加恼怒,他放下手中的报纸。

  “够了,这件事我会查清楚的,在还没有结论之前你们说什么都只是浪费口舌。”楚叶重重地拍着面前的红木办公桌,眉宇间是勃然的怒气。明明他已经撤资,为何苏氏还能再交了保证金后继续启动PE,比起他们,他才更加地疑惑。

  “关于两位的损失我很抱歉,但却无能为力。因为此次在幕后秘密收购楚氏股份的是V.D,现在它已经拥有了楚氏35%的股份,成为了楚氏的第二大股东。”楚亦涵推开门,神清气爽地走进总裁办公室,带着笑看向气愤的两人。

  这个噩耗来的突然,让坐着的楚叶不安地起身,“为什么V.D会对楚氏出手?”这一次轮到楚叶发问了,他本想借此摧毁苏氏,却不想被陆氏钻了个空子,现在引火烧身。

  “除了和V.D合作我们别无选择。”楚亦涵将今早楚氏股份交易的数据递到楚叶面前,看着自己的35%的股份流入陆氏之手,楚叶的眼里燃起了熊熊怒火。

  “这一点我还真没料到,V.D身为国际企业竟然趁火打劫。可是他们明明已经是楚氏的股东了现在却还迟迟不肯现身,其中必有所端倪。”楚叶焦躁得再无法坐下,握着文件的手不停地颤抖。

  “你们认为呢?”楚亦涵向剩下的两位股东开口,此刻大家都是犹豫不决拿不定主意。

  “我也认为我们应该向V.D寻求合作,探清它的态度。”其中一名股东抢先开口,顺着楚亦涵的意思说了下去。

  “恩,弄清之后才能决定应对措施,是要高价回购还是要和V.D达成合作。”楚亦涵抬眼观察着楚叶的反应,双手交叉神色未明。

  “楚总,现在只有你亲自去同约瑟芬沃恩谈,才能明确V.D的意图。”面对股东的建议,楚叶阴沉的脸总算所有松弛,“亦涵你认为呢?”

  “我也认为张股东说得对,这是当前最可行的。爸,你代表楚氏和约瑟芬好好谈谈。”楚叶自己也没料到会面临现在的局面,心中对楚亦涵的抱怨逐渐升起,可这如何去怪他自己的亲生儿子,这一切的运作的操作者不正是他自己本人么。

  “我知道,我自然是该去和约瑟芬谈谈了。”可就算如此,他也不会像苏景言一样措手不及乱了阵脚。

  苏景言一个人地享受一顿美餐,心情转好,开始在楚亦涵的别墅里转悠。从客厅、厨房再到浴室、书房,每个房间都布置得复古别致,也都充分地体现出楚亦涵的高品位。可就算如此,苏景言再喜欢这样的风格和构造也不会在楚亦涵面前表露分毫。

  “苏小姐,有客人来了。”孙管家走到苏景言身后淡淡地开口,沐浴在阳光之中的苏景言转身点头,回头看了眼可爱的花花草草们才迈着悠闲的步伐向客厅走去。

  什么人会来这里拜访?知道楚亦涵的新居所的又会有几个人。苏景言心里自然是有疑惑的,不过,这个疑惑再见到以死缠烂打见长的谌安可时便全都解开了。

  “是你?为什么你会在这里?”比起苏景言的淡定,谌安可直接像是炸毛一般地从沙发上跳起,一脸震惊地看向悠然的苏景言。

  “呵呵,这个恐怕你要去问你亲爱的未婚夫了。”见到谌安可苏景言难得的好心情也是一扫而空,不过既然做了楚亦涵的情妇,自然还是要做的有模有样才对得起那一亿的注资。

  “你…”谌安可举起手就想甩过来,可这巴掌没有打到苏景言脸上倒是打翻了她手里的茶壶。喷出的热水溅在小妮子的裙子上,烫的她站起来不停地拍打裙子,试图减少疼痛。

  “谌小姐这是何必呢?上一次在苏氏摔得不轻,现在又掀翻了热水,什么时候才该长长记性,不要再学着你的公公随随便便地甩耳光。有些事情可是怎么学都学不来的。”

  苏景言见水壶倒在地,也不着急去捡,直接唤来了管家。

  “苏景言,你不要仗着亦涵喜欢你就可以为所欲为。要知道,我才是楚家名正言顺的未婚妻,而你只不过是一个见不得人的私生女,和自己弟弟乱伦的贱货。”谌安可好不容易才脱下了被溅湿的外套,心里的火正被点起,对着苏景言就是一顿漫骂。

  苏景言听得心里一紧,脸上却露出笑容,“谌小姐打人不行,骂人的本事倒是见长。不过,就像我之前在苏氏和你说过的一样,你现在还没有资格来对我评头论足。楚亦涵如果钟情我这个见不得人的私生女,愿意同他有血缘关系的姐姐同床,也只怪得你自己太过笨拙,连自己的未婚夫都管不住。我想,等你有本事让他说出喜欢你的时候,再过来丢人现眼吧。我很累,就不送了,你自己摸着走出去吧。还有,想打小报告就尽快,别等着衣上的痕迹没了到时候连个证据都没有。”

  苏景言冲谌安可轻蔑一笑,起身幽幽地迈上二楼,心里却在不停地咒骂:楚亦涵你这个混蛋,什么时候还要轮到我这个做情妇的来替你打发未婚妻,回头这笔账我一定要好好跟你算清楚。

同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