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真相

  楚亦涵与苏景言谁都没能想到,那个楚叶,那个阴险毒辣、狡诈卑鄙的楚叶竟然就这样死了。震惊之余,一股不协调感油然而生,仿佛事情并不像表面这么简单。

  可是,当苏景言像是想确认什么似的看向楚亦涵时,他脸上的淡定和从容忽然让她害怕知道事情背后的隐藏的真相。

  “薇薇,你累了吧,快去泡个澡早些休息吧。”楚亦涵镇定地开口,已然从刚才巨大的震惊中恢复过来,言语之间平静的双眸看向仍是惊魂未定的苏景言。那样的神情、那样的淡定就仿佛是楚亦涵策划了这次事故一样。

  苏景言忽然极度地不安,以楚亦涵之前对付谌家的手段来看,如果他真的杀死了楚叶….

  苏景言不敢再想下去,对着楚亦涵点点头即刻迈着步伐奔进了浴室。可就算她将自己大半的身子都浸在舒适的热水之中,仍旧对于刚才脑中钻出的那个可怕念头心有余悸。楚亦涵的淡定、他的周全计划和他与楚叶之前的争吵,无一不让苏景言愈发地怀疑。

  可楚叶毕竟是他的亲生父亲,楚亦涵如何能下得了这样的手?他真的就这样杀了人吗?

  苏景言越想越害怕,忍不住伸开双臂试图安慰自己,让自己尽快地平静下来。可这个动作非但没让她觉得有所舒张,反而让她的身子开始因为恐惧而微微颤抖起来。苏景言再也忍不住,起身套上了浴衣匆匆地走上二楼的卧室,轻手轻脚地拿起床头的手机,小心翼翼地走到昂便的衣帽间,锁上了门。

  “喂,陌…陌。”苏景言犹豫再三,最终拨通了苏陌的电话。

  本来苏陌躺在自己的黑色床上看见苏景言打过来的电话欣喜至极,可接通后她声音里的颤抖却让他不由得心头一惊,“嗖”地一下从床上坐起。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苏陌的第一反应就是楚亦涵对刚刚醒来的苏景言做了什么可怕的事情,可话问出口半天,等来的却是苏景言那一句带着惊恐与不安的“楚叶死了。”

  “陌,陌,我好害怕,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苏景言有些语无伦次,可当她想将“我怀疑是亦涵动了手脚”的话说出来时,却还是生生地咽回了肚里。

  “景言,没事的,这是他咎由自取,一切都和你无关,你没有必要要自责,更不用害怕。”苏陌的关心虽情真意切却无济于事,楚叶的死讯他是通过苏景言而得之,这让他本就大吃一惊,而丝毫不知道事情内幕的他自然不能给予苏景言最合适的安慰。

  “我…嗯..”苏景言此刻才意识到自己给毫不知情的苏陌打电话是个十分错误的选择。

  “我..我先挂了,亦涵他进来了。”她为自己的一时冲动而后悔,当即编了一个谎匆匆地结束了两人的通话。

  “嗯..我…”苏陌话还没说完,电话的另一头就传来了那单调而空洞的“嘟嘟嘟”声。他坐在一片黑色之中,皱着眉放下了手里的电话,景言你可知,我本想告诉你,三天后便是我和李语佳订婚的日子。

  寒风瑟瑟,刮得愈发猛烈,将早已枯秃的树枝来回地摇晃着,发出嘶啦嘶啦刺耳的声响。苏景言不安地躺在圆形的大床上,翻来覆去地无法入睡,对面书房的灯一直亮着,而她的心也像是被那光线给烘烤,变得愈发的焦躁。

  隔天的正午,苏景言才恍然惊醒,匆匆起身。她不知道自己在辗转中何时入眠,如果不是听到楼下的开门声,大概她会一直这样沉沉睡去。

  “亦涵,你看到了吧?”陈婧媛看见楚亦涵,像是受了惊的猎物一般脸色苍白地奔到他面前,握住了他的胳膊。

  “嗯,我知道。”楚亦涵淡淡地回答,却让本已惊慌的陈婧媛更加害怕,握住楚亦涵的双手也开始颤抖起来。

  “是你吗?是你吗?”陈婧媛怯怯地开口,看着楚亦涵的目光里都是惊恐。楚亦涵本想将激动的陈婧媛扶到沙发坐下,可她情绪已经开始不稳定,只是执着地想要得到答案。

  “妈,你怎么会这么问?”苏景言从卧房走出来时,正好在二楼看见了这一幕,她停下步伐,看着和昨晚的自己如此相像的陈婧媛,只得一声不吭地站在原地,静观其变。

  “事故调查的报告已经交到我手里了,你爸他是因为刹车失灵才出了车祸,可好好的车,一直都被你爸精心地打理,又怎么会突然刹车失灵!…亦涵,是不是你,…你…是不是…杀了…你爸?”陈婧媛说出最后一句话时,整个人都颤抖得不行,而此刻苏景言也如陈婧媛一般,迫切地想要从楚亦涵的口中得到解答。

  楚亦涵按着不停抖动的陈婧媛,苦苦一笑道:“妈,我又怎么会杀了楚叶。而且…”他的目光骤然一冷,“楚叶他也算是死有余辜。”

  话一说完,苏景言和陈婧媛都惊讶得捂住了嘴,不可置信地看向楚亦涵。

  “我就知道,从你当上楚氏总裁开始,你爸他每晚都会坐在客厅里狠狠地骂你,骂你不孝、骂你忘恩负义、骂你甚至都不把他当做你的父亲。可是,亦涵,你爸就算再坏,对我再不好,他也是你爸啊,你又怎么可以,说出这样的话。”陈婧媛不禁泪流满面,看着自己的儿子杀害父亲却毫无愧疚,心痛得咬住了下唇。

  一时间客厅陷入了死一般的沉默,楚亦涵看着陈婧媛红着的眼眶和苍白的面庞,最终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开口打破了这令人窒息的寂静。“楚叶的死不是我造成的,是V.D的总裁。”

  “陆…”陈婧媛睁大眼睛,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陷入了复杂的感情之中。“对,V.D的总裁,这二十多年来你深爱的那个男人。”

  楚亦涵肯定了陈婧媛的心里的怀疑,继续开口:“也是而多年前抛下你前往美国,五年前与我相认的,我的亲生父亲——陆佐晟。”

  此刻最为惊讶的莫过于站在二楼的苏景言,楚亦涵的一番话让她彻底陷入深深的混乱之中。

  “从我回国的那天起,不,从五年前我见到他的那天起,我就知道楚叶不是我的父亲,而我也不该叫楚亦涵,我是陆佐晟的儿子,我本该叫陆靖辰。”

  楚亦涵眼神里的坚定摧毁了苏景言先前的那些推论,原来V.D从一开始就是他的,而约瑟芬口中的陆总就是夜夜睡在自己身边的楚亦涵!

  “亦涵…你…为什么你..”

  陈婧媛不知道自己现在改用怎样的表情来面对楚亦涵,她吃惊于自己儿子已知道自己二十多年前的旧事,更吃惊于他在和陆佐晟相认之后还能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继续叫着楚叶“爸爸”。

  “我去美国疗养之后,是爸他找到了我。是他走到我的面前,告诉我他才是我的亲生父亲,也是他把当时听到这句话后不知所措的我带离了疗养院,更是他费尽苦心帮我从PTSD中彻底康复,然后用最好的资源来栽培我、训练我,才让我能像现在这样的重新出现在你们面前。也是他,帮助我夺回了本属于陈家的企业,还救出了被楚叶百般虐待的你。”

  楚亦涵说着说着也激动了起来,将陷入半喜半悲的陈婧媛楼在怀中,柔柔地低语:“妈,我是你和他的孩子,我叫陆靖辰。‘靖’是你名字里的‘靖’,而‘辰’同音于你的‘陈’。这是爸为了思念你而给我取的名字。”

  陈婧媛听到陆佐晟的一番用心,倒在楚亦涵的怀里大声地哭了出来,不停地喊着那个陌生又熟悉的名字。“佐晟,佐晟。”

  “妈,楚叶的死,便是爸送给我、更是送给你的一份礼物。他知道你这些年来所受的苦,他想要用他的方式来你弥补对你的亏欠。他回来了,他现在就在这座城市。”陈婧媛忽地直起身,惊讶地看向楚亦涵。

   “去吧,如果你还爱着爸的话,我马上就让司机送你到他身边去。”

  陈婧媛默默地流着泪,伸手抚住楚亦涵的脸颊,终于露出一个欣慰的笑容,点了点头。

  大门再一次合上,楚亦涵转身抬头,看见了站在二楼不知所措的苏景言。原来,他从一开始就知道他不是楚叶的亲生儿子。原来,他所做的一切真的如同他说的那样都是有苦衷的。苏景言现在才真正明白,为什么楚亦涵能比她更加从容和洒脱地面对那些道德伦理的指责,又为什么会那么渴望她能为他生下属于他们的那个孩子。

  如果他们不是有血缘关系的姐弟,这些事情又怎会值得去在乎。苏景言现在才确切地了解,他的“他是我在美国知道的一个人”、“我从来都不是站在楚叶那边的”话语里隐藏着的意思。

  苏景言看着楚亦涵扶着楼梯慢慢地走向自己,感觉到那些可恶的约束一点点地破碎,那些他吐露过的爱意一点点地明晰。感觉到他的坚持和他奋不顾身执着的那些东西。

  苏景言犹疑地看着面前的楚亦涵,试探地开口:“陆…靖辰!”

  楚亦涵对着还处于震惊的苏景言柔柔一笑,将她轻轻拉入怀中,贴在她耳边轻声低语:“我爱你,夏薇。”

真相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