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六章 思域两生

  太子府

  “殿下,那个宫女在门外跪了半天了,您要不——”。正在批阅奏章的叶茂炜抬起头冷冷看了尔安一眼。尔安立刻噤了声。

  “她愿意跪就让她跪着好了。”

  “是,殿下。”

  “奴婢玉兰求见太子殿下。”门外再一次忽然传来女子的声音,声音不卑不亢。尔安看了看门外,不知跪在门外的女子怎样了。再转头看看太子仍是一副不紧不慢的样子。

  “玉兰回来了吗?”一女子躺在床上,面色苍白,脸颊消瘦,屋内的装饰显主人高上的地位。可是此刻她的憔悴苍白却与屋内的富丽堂皇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主子,玉兰很快就会回来了。”在一旁侍奉的白瑜立即答道。

  “我知道他不会来了,白瑜去把玉兰叫回来吧。”

  白瑜立刻跪了下来,“主子,太子殿下一定会来的。”

  “他不必来了,白瑜去把玉兰叫过来吧。”说这话的时候,女子没有一丝情绪的波动。

  “是,主子。”白瑜站了起来,走到院内。

  跪着的玉兰看到西边的院落绽放了紫色的烟花,烟花直入云霄,然后散成了点点星光,最后消失在黑暗中,似不曾存在过。玉兰知道那是主人叫她回去了。“奴婢玉兰求见太子殿下,求殿下去看太子妃最后一面。”门外又传来了女子的声音。这一次赫炜没有像之前一样毫无反应,他生气的扔掉了笔。“尔安,传我的令,掌嘴三十。”

  “殿下。”

  “快去。”

  “是,殿下。”

  白瑜放完烟花,回到了屋内。“主子,已通知过玉兰了,她应该很快就回来了。”屋内没有人回答她。白瑜想主子又睡着了,她轻手轻脚地走了过去,女子闭着眼睛,似安然入睡。白瑜给她拉好被子,眼泪开始止不住的落下。

  一旁端着水走近的小丫头问道“白瑜姐姐你怎么哭了,太子妃她……”她忽然明白过来,手中的盆铛的一声落在了地上,在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刺耳。“快来人啊,快来人啊。”她飞奔出去。

  “十五,十六……”施刑的太监数着。玉兰默默地想着等会儿该怎么想主子解释脸上的伤痕呢。

  尔安在一旁看着这个跪着的女人一声不吭。“玉兰,你就服个软,回去吧。太子今天心情不好,改明儿一定会去看太子妃殿下的。你就——”接下来的话尔安没有说完,因为玉兰又重新开始了数数,“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玉兰数着钟声,由哽咽变成泣不成声,九下按照思域族的风俗,族长辞世,思域钟响,九九归一。

  “玉兰,你怎么了。”尔安忽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忽然,玉兰停止了哭泣,她问:“你能听见钟声吗?”

  “什么钟声?”尔安问道。

  玉兰没有回答,站了起来,跃上了墙头,身形闪烁,很快便消失在了尔冬眼前。这时尔安第一次知道原来玉兰是会武功的。

  这时急急忙忙跑来一个太监。“安总管,不好了,太子妃没了。”

  尔安颤颤巍巍的走近屋内。赫炜正靠着座椅休息。“太子,太子,殿下。”

  赫炜睁开眼脸上带着一丝被吵醒的不悦。“施完刑了?别因为她是太子妃的人就手下留情。否则”我可不轻饶你。后面的半句并没有说出口,因为他看到了尔安的神情,悲伤焦急。

  “滚出去,滚。”赫炜忽然变得怒不可遏,莫名的恐惧涌上心头。

  尔安扑咚一声跪在了地上了。“殿下,太子妃没了。”

  “我叫你滚,你没有听见吗?滚啊。”赫炜无力的摊在椅子上。忽然又站起来,“走,好,她赢了,走,本宫过去看她。”

  “太子殿下”尔安急急忙忙站起来跟着太子。赫炜站的很直,又仿佛是故意站的很直,一步一步向西边的院落走去。

  “太子驾到。”

  “参见太子殿下。”

  赫炜刚进入院落,院子里跪很多人,有宫女有太监,有太医。

  “太子妃呢?本宫来了。如她愿了,她人呢。”赫炜径直穿过那些人到达屋内。屋内有两人站在床头,玉兰和白瑜。见到来人,玉兰的心中涌起一股怒火,刚想上前,白瑜一把抓住了她,摇了摇头示意她不要冲动。

  “我如你的愿来看你了,你赢了,你为什么还不睁眼呢。你太自私了,明明是你的错,为什么要我受惩罚。”

  “太子殿下,主子我们是要带走,我们思域族族长必然要葬在思域涯。”

  叶茂炜的双眼通红,恶狠狠道:“你们休想带走她。”

  “我们只是在等你见主子最后一面,族长大人我们必定是要带走的。”玉兰急到。

  “我裕华宫侍卫几千人,岂是你们说走就走的。”

  “你。”玉兰气急。

  白瑜道:“太子殿下,这些人都不是我们的对手。族长大人自会有人来接。”说罢,门外忽然涌起一阵风,夹杂着袅袅黑烟,一个穿着黑色斗篷的人手持黑帆。黑帆杆顶的铃铛叮咛作响,嘴里不知念着什么咒语。诡异至极“大胆,你是谁?你怎么进来的。”尔安训到。黑衣人没有回答,仿佛其他人都不存在一般,径直走向床边。

  等赫炜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的上午了。“太子殿下,您终于醒了。”

  “之卉呢?她在哪。”

  “殿下,太子妃她……”

  “滚出去。”昏迷起的记忆慢慢恢复过来,之卉死了,连尸体都被带走了。

  上临城酒话茶楼

  “李老板。”

  “程公子,好久不见。你可有段时间没有来我这茶楼了。”

  两人坐了下来。

  程昱面色憔悴,显然没有休息好。“李老板,实不相瞒,这次前来实际上是有事相求。”

  “程公子严重了,有什么事,李某必当竭力帮忙。”

  “李老板,你见多识广,可曾听过思域族?”

  李顺将茶杯放下,“程公子,见多识广不敢,只是这酒楼人来人往,道听途说居多。思域族,我倒是听说过一些传闻。”

  “当真,”程昱不禁握紧了杯子。

  “传闻思域族是叙王的后裔,三百年前叙王为求长生不老药,率兵出北海,却全军覆没。后来就出现了思域一族自称是叙王的后裔。思域族还有一个名字,叫两生族,知往生,晓来生,唯独看不见今生。”

  “那思域涯在哪里呢?”

  “程公子,思域涯可不是好地方。听闻思域涯是思域族历任族长的安息之地,在北海的尽头,没有人可以到达那里。”

第十六章 思域两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