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七章 薛安然

  阎罗堂主薛安然昨日刚回幽离宫,还未来的及拜见护法,听闻乔冷之来了阎罗堂,心中一惊,这右护法一向与左护法彦姚不和,阴晴不定,而自己立于随左护法一派,不管右护法此行为何,自己都要小心翼翼。忽然又想到昨日后山发生的事情,心中猜想出了一二。

  一见到乔冷之,薛安然立即行礼,恭敬道:“参见右护法。”

  “听说昨日,阎罗堂有个丫鬟擅闯忘川路,死在了第一道机关下。”

  “是属下看管不严。今后一定严加管教,只是小小一个丫鬟不值得护法亲自前来问罪吧。”薛安然笑道:“带上来。”

  “是”门外回应道。一会儿,鬼婆带着一个女子走上来,女子显然不是丫鬟地位,身着华服,面容姣好。看到乔冷之,跪了下来。“参见右护法。”

  “徐珊珊,你把你昨天的看到的事情再跟护法禀报一遍。”

  “是,护法,我昨天晚上有看到小薰与沈姑娘在阎罗堂的后山见面,后来不久就听说小薰死了。”

  薛安然想沈怜是乔冷之的徒弟,与她见过的人忽然死在了忘川路上,此事定与沈怜逃不脱干系,继而乔冷之也会受到牵连。这才将徐珊珊叫了上来。

  “后山?”乔冷之转过身看着薛安然“啧啧,薛堂主,阎罗堂的后山可与教主的闭关禁地相连,你放任下人进后山,万一惊扰了教主可是死罪。”薛安然和跪着的徐珊珊脸色都一变。“护法,”薛安然道:“虽然我的后山与教主禁地相连,但是后山荆棘丛生,布满蛇虫毒蚁,无人可以下山,这才并没有后山严加管控。今幸得护法提醒,属下想到若是有人从后山滚了下去,那残缺的尸体若是惊扰了教主,属下也是罪大滔天。从今日起必将严加看管。”

  “很好。薛堂主一片忠心,教主若出关,本座一定不忘美言几句。不过,还有个事我要提醒你,”乔冷之脸色一变,接着道:“沈怜是本座的徒弟,不要说杀了一个丫鬟,就是杀了鬼婆,整个幽离宫也不敢有人多说一句。”

  “多谢右护法提醒。”薛安然行礼道。

  乔冷之冷笑一声,带着顾生离去。

  薛安然直起身,示意其他人现行退下。只留下鬼婆。鬼婆战战兢兢地的跪在地上,“堂主,属下真不知小薰那丫头偷偷约了沈姑娘去后山。”“鬼婆,这阎罗堂里大大小小的事情都是你在管,如今出了这事,你可知若是沈怜死在了我阎罗堂,右护法肯定不会放过我们的。”

  “堂主,区区一个丫头,想来护法不会特地放在心上的,”

  “你看他的样子,是不放在心上吗?这个还是他唯一的徒弟。”

  “堂主,若是右护法追究,属下愿意一力承担。”

  “鬼婆,你跟着我有多久了?”

  “堂主,自幼年已有三十年。”

  “三十年啊。”薛安然感叹道。谁能想到跪着的人才是一个年仅三十五的女子,他弯下腰扶起鬼婆,“阿璇,是我让你受苦了。”鬼婆的眼泪顺着那张满是伤痕的脸慢慢滑落。

第二十七章 薛安然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