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八章 计谋

  繁言匆匆走进御书房,“陛下,幽离教左护法乔冷之求见。”

  听到幽离教,叶赫聿心中一惊。幽离教曾经发兵助他打败靖武王,且教众遍布天下,实力非同小可。但战役结束之后,便与幽离教毫无联系,不知为何会来宫中。

  “请他进来。”这几日太子被禁足,所有的奏章都由叶赫聿亲自查阅,此刻正在御书房中

  天牢。

  江岚月醒来后,一双眼睛里空洞无神,神志慢慢清明,那张在宴席上看到的卑冷国女王脸又浮现在了眼前。

  “陛下,前面便是关押犯人的地方。”

  “好,上次在宴席上没有看清楚,这次本王倒要好好看是谁这么大胆。”

  脚步声渐渐接近,孙茜雯看到天牢里一位女子背对着她。身子柔弱,背影单薄,完全不像是宴席上行事凶狠的女子。

  旁边的宫女说道:“陛下,天牢乃关押重犯之地,阴暗潮湿,陛下大病初愈,不宜久留此地。”

  孙茜雯也觉得无趣,本来她倒是不会计较此事,这个犯人交由官府依法处置便罢,可是这个人却伤了洛秋师兄,这是她万万不能容忍的,加上此国皇帝犹豫不觉,这个人有可能不会被处死,所以这个人她定要亲手杀了她。

  宫女看见孙茜雯的嘴角露出一丝阴冷的笑容。“陛下”还未说完,宫女便静止不动了。

  孙茜雯的笑意大了一分,一瞬间便到了牢房之内。

  “听说你叫江岚月,真是好名字,可惜等会儿牢房的守卫便会发现暴毙身亡了。”

  “不。”江岚月忽然开口说话。“我的名字不是江岚月。”

  听见江岚月的声音孙茜雯惊讶不已,这个人居然并没有被自己静止住。她看见那人站了起来,慢慢转身,那张绝色的容颜便映入了孙茜雯的眼前。孙茜雯看见那张脸上毫无表情。

  “你想杀了我?”苏如烟的声音如同腊月的寒风,冰冷刺骨。孙茜雯不由的后退的了两步。江岚月一步步走近她,孙茜雯吓得无法动弹。苏如烟的露出了嘲讽的笑容:“你想杀了我,不自量力。”

  孙茜雯跪了下来,在这漫长的岁月里,从她见到洛秋的那一刻起,她便知道与面前女子的相遇是必然。只是没有想到这么久的时间过去了,即使现在已是尊贵为帝王,见到她,孙茜雯永远都会恐惧。

  “小姐,我错了。”

  苏如烟弯下腰,“你真是让我找了好久,李-凡-萱。”

  “小姐,我错了,求求你放过我。”

  “凡萱,从你偷走那半颗长生药的时候,让叙王死去的时候,你就该知道,我不会放过你的。”

  “小姐,叙王已经死了,事情已经过了这么多年了,难道你还是不能放过我吗?小姐我们一千多年的主仆情谊难道你真的忘了吗?小姐,我发誓,我此生一定只做善事。”

  杀了她真的有用吗?苏如烟问自己,叙王已经死了,自己也被流放生死岛多年。还有彦姚,想到彦姚,苏如烟便没有办法再恨眼前的人。

  苏如烟的声音里带着深深的疲惫,“滚吧。不要再让我看见你。”

  孙茜雯如蒙大赦,立即起身。

  “李凡萱,当日在宴席上的为你挡剑的男子。”孙茜雯猛然抬头看着苏如烟,只见苏如烟接着说:“他对你很好,莫要辜负了他。”

  孙茜雯松了口气,回复道:“小姐,我一定会与他好好在一起,生生世世。”

  苏如烟当时只看见了李凡萱,那个让她恨了千百年的人,即使她曾宽恕过她,但当她真正出现在自己的眼前时,那股恨还是不由的从心底冒了出来。现在回想起来,冷静了许多,那个为李凡萱挡剑的男子,速度如此之快,那是一种不顾一切的爱意,曾经她也在另一个男人的眼里看到过。

  “陛下,你在笑什么?是不是奴婢说错了”宫女刚问完,却看见孙茜雯脸上毫无笑意,刚刚的那抹笑容仿若只是自己的错觉。

  “你说的没有错,这天牢的确不能多待,起驾回行宫。”

  “是,陛下。”

  踏出天牢的那一刻,孙茜雯想到刚刚自己那样跪在苏如烟的面前祈求,脸上布满了恨意。这么多年来,她一直位居人上,像如今这般低声下气是第一次。忽然一想,以她的脾气怎么会乖乖被关在天牢里,除非身受重伤,但是自己还是不能冒险。

  忽然孙茜雯想到了其他的方法,对随从到道:“随我进宫,拜见皇帝。”

  侍奉的人看见孙茜雯的脸上露出欣喜的笑容,不知为何,还是觉得有些阴冷。侍从赶紧应道:“是,陛下。”

  叶赫聿将奏章合上,问道:“女王陛下,何事造访?”

  “皇上,我此来是为涟妃娘娘祝贺生辰,却不知达延国戒备如此松懈,反而遭遇刺客,如今我的师兄还未清醒。”

  “此事确实是我国的过失,朕必定会严惩凶手,给女王陛下一个交代。”

  孙茜雯面色苍白,声音柔弱:“既然如此,为何凶手就在天牢,却迟迟未处置?”

  “女王陛下稍安勿躁,此次行刺乃是早有预谋,背后必定有人指使,若不查出,恐对女王大人仍有威胁。”

  孙茜雯起身道:“皇上,大可不必担心,因为本王已经决定即日返回卑冷国,为维持两国的关系,所以请陛下立即处死凶手。”说完微微一晃,旁边的宫女立即上前扶住女王。孙茜雯接着开口这次声音里带着虚弱:“陛下,本王伤势未愈,先行告退。”

  “女王陛下,此事朕定会秉公办理,女王请先行回去休息。”

  孙茜雯在宫女的扶持下,出了御书房的门。眼里尽是得意,此国皇帝一心为民,未避免战火,必然会慎重处理此事。

  “繁言,此事你怎么看?”叶赫聿双目微闭,刚刚与卑冷国女王的谈话耗费了他太多的精力。

  “陛下,万万不可处死江岚月,这江岚月可是幽离教护法的徒弟。今日他为此事亲自进宫,可见对这弟子重视之深,况且幽离教教众甚多,遍布及广,一旦因此与幽离教结怨,后果不堪设想。”

  叶赫聿何尝不知道此事,但是卑冷国虽然国力不如本国,但是此事遇刺之人乃是卑冷国女王陛下,况且从刚刚看来,女王陛下伤势严重,若不妥善处理此事,必然也会造成两国开战。叶赫聿面色阴沉,思索半晌,沉声道:“繁言,传我旨令,宣江岚月前来为朕诊断。”

  繁言不解,陛下怎么会想起让江岚月前来诊断“陛下,您这是?”

  “繁言,无论江岚月诊出何种结果,都拟旨江岚月医治有功,赦其死罪。”

  繁言明白叶赫聿是想以此为由放了江岚月,“可是,卑冷国女王那边?”

  “彻查此次行刺主谋,一旦查处凌迟处死,处死之后派使臣出使卑冷国,送上奇珍异宝,白银布匹各各千箱。也算给卑冷国女王一个交代。”

  “是,陛下。这事交于哪位大臣?”

  “让太子去做吧,他惹的祸还是让他解决。”

  “遵命,陛下。”

第六十八章 计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