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二章 求而不得

  过了十日,乔冷之赶回了幽离宫,长跪于教主闭关的石室门口。

  终于,石室里传来了教主的声音“乔冷之,你可想清楚了。”

  “属下已经想清楚了。”

  “乔冷之,你可知你有多少仇家,若你离开幽离宫,这些人可都不会放过你。”

  “属下知道。”

  “他们不是你的对手,你那小徒儿可是他们的对手?”

  乔冷之有些犹豫,本来离开幽离宫是为了保护她。若是因此反而将她卷进这纷争里,那他做的有什么意义?

  徐离慕接着说道:“在等一年,一年之后本座许你一个万全之策。”

  于公于私,乔冷之都不能拒绝徐离慕,于是应道:“是。”

  顾生知晓乔冷之的决定,终于放下了心,一年的时间,难保护法不会改变主意。想起今日刚接到消息,向乔冷之禀报道:“护法,上临城飞鸽传书,江姑娘医治有功,皇上赦其死罪。”

  听得此消息,乔冷之终于舒了口气。“顾生,我们去上临城。”

  两人赶了几天的路程,顾生劝道:“既然江姑娘已经安全,护法不妨休息一下再赶路。”

  “不了,一刻见不到她,本座便一刻不得心安。”

  “公子,公子要不要算一卦。一卦只要十文钱。”旁边算卦的摊主忽然叫住了乔冷之。

  乔冷之想了想便下了马。

  “公子想要算什么?”

  “姻缘。”

  “公子俊朗不凡,气质高贵,不知多少女子想嫁公子。一定是好姻缘,来,公子请伸出左手。”

  乔冷之伸出左手,算命的人看着乔冷之,面色渐渐沉了下来。

  “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公子这手纹奇特,小人无法看出。”显然有所隐瞒。

  乔冷之喝道:“说!”

  算卦的人后面探出一个小男孩的头,他看着乔冷之的手纹说:“求而不得,爱恨成魔。”

  那算卦的人立即训斥道:“德文,休得胡说。”

  那小男孩吓了一跳,立刻又缩回了头。

  “求而不得?”乔冷之冷笑了几声。“本座倒要看看怎么个求而不得。”

  林中知道自己惹了不该惹的人,立即赔上笑脸“公子,这算命求卦不过是做不得数的东西,人定胜天啊。”林中不知,这句话让他捡回了一条命。

  顾生上前:“护法,再晚些,今天可到不了上临城了。”

  “走。”乔冷之扔出一个银子,骑马绝尘而去。

  待二人走远,德文这才探出身来。

  林中对徒儿训道:“平时见你不是挺厉害的,说起师父来一套一套的,怎么今日如此愚蠢?那公子一看就不是什么善茬,不好的就不要告诉他了,免得既没有挣到银子还又丢了性命。”

  李德文撇了撇嘴,“师父,徒儿谨遵师父教诲,不过那公子是专情之人,又是人中翘楚,怎么会求而不得?”

  林中想到刚刚看到的手纹,那手纹并不像是普通的人类。“看不清,也许是杀孽太多。”

  德文一脸紧张“师父,那我们要不要离开这里,那位公子若回来找我们算账可怎么的得了?”

  “这倒不必,好不容易到这了,再待一段时间也不错。”

  “算卦。”又有人来了卦摊。林中抬头一看是一位带着面纱的白衣女子,声音沙哑似一位老妇人。

  江岚月的医术果然高超,不出半月叶赫聿的身体便恢复如初,如同正常人一般,看不出一点病态。

  “主子,听说近来皇上日日召那江岚月进宫。”

  涟妃毫不在意:“陛下不过是为了治病而已,你可知我这妃位是何而来?”

  “娘娘一心为陛下,不惜以宫女的身份待在陛下身边数年,最终陛下被娘娘的诚心所感动,封娘娘为妃。奴婢真是羡煞娘娘,陛下独宠娘娘一人。”

  芙蕖笑笑:“原来是这样的故事,陛下是独宠一人,可惜那并不是我。”

  “娘娘?”小瑶不解。

  “算了,这些你都不懂。不过听说那江岚月医术高超,治好了陛下的旧疾,可是真的。”

  “真的,伺候陛下的陈公公亲口说的。还说那江岚月貌美如仙,他从未见过如此美的人。”

  “貌美如仙?”芙蕖冷笑。

  小瑶立即跪下:“小瑶该死,那姑娘虽然美丽,但绝计不如娘娘万分之一。”

  芙蕖将金钗插入发中,“是美是丑,皇上也不会多看一眼。不过本宫倒有点好奇,这女子长什么模样。连见惯了美人的陈未也这样说。”自宗和皇后去世后,各方势力往陛下身边安插的美人可不少,直到她被封为贵妃,这后宫有了主人,那些人被赶了出去,这才消停些。但那些美人她也见过,的确国色天香,貌美如花。这江岚月又长的什么模样?

  江岚月正在为叶赫聿诊脉,叶赫聿的眼睛一直看着她,那一眉一目,一颦一笑都像极了记忆中的苏如烟。

  江岚月诊完脉,收起脉枕,向叶赫聿道:“陛下,只要每天按时服药,这半年内您的身体都不会有问题。”

  看着江岚月,叶赫聿忽然道:“这一年,江姑娘可否待在朕的身边?”

  江岚月愣了一下,回道:“我答应过一个人,若这一次能够活下来,这一世便与他在一起。”

  叶赫聿有些失落,但还是露出了笑容,“好,是朕唐突了。不过还是希望江姑娘有时间能来宫中陪朕说说话。”

  江岚月点了点头。

  叶赫聿忽然很想去见一见苏如烟,于是吩咐道:“繁言,准备一下,朕要去无极宫。江姑娘要不要随朕一起去?朕想她若见了你,肯定是十分欢喜。”

  离无极宫还有一段距离,便已经感觉到了刺骨的寒意。“你们都守在这边吧。”

  无极宫是一座巨大的陵墓,是叶赫聿为了已经离世的宗和皇后所建。

  两人走了很久,才走到陵墓深处。江岚月看见那中央是一具冰棺,里面躺在一位女子,面容上有些伤痕,但仍看得出样貌与江岚月一模一样,此刻她闭着双眼,仿若睡着了一般。

  “如烟,我今日才来看你,莫要怪我。”叶赫聿走近她,这里极为寒冷以他之前的身体状况根本不能靠近一步。

  江岚月走近她,“既然她已经死了,何不入土为安。”

  “江姑娘,是朕太过自私,想等朕死了与她葬在一处,再将这无极宫的绝尘石放下来。”

  江岚月看着叶赫聿眼里的忧伤,沉默不语。

  叶赫聿道:“江姑娘先出去吧,朕还想在这里单独与她聊聊。”

  “是。”江岚月又看了一眼那女子,一副皮囊罢了,为何要如此执着呢?

  待江岚月走了之后,叶赫聿露出了孩童般的笑容:“如烟,我是骗她的,我知道你不爱我,又怎愿与我葬在一处?我帮你找过他了,国师说他已不在人世,不知你有没有遇见他。等我死了,喏,就葬在你旁边的石室里,到时候让他们撤了这冰封,还你永远的清静。”

  冰封她,不过是希望能在活着的时候再见见她的容颜。

第七十二章 求而不得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