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女孩子

  晚修结束,我打着哈欠,遇见了王舒,我很高兴,她也很高兴,我们手牵手肩并肩地回宿舍。纵使身旁那么多同学要抢自习室,路也是一下子多了湍急的人流人浪,我们两人也都旁若无人地看星星说我们的话。累了的话就休息,并不逼迫自己,

  我们聊的话题是女孩子,王舒的想法多,我抱着些许兴趣,聚精会神地听着她的思想。

  她的瞳仁晶亮晶亮的,不知是映射了了星辉还是路灯。轻风也撩拨着她随意披下的长发,连她的唇角乍一看都似包含着温柔的浅笑,让人在看的过程中心中都泛起莫名的轻松愉悦。

  她说:“女性会经历许多年龄段,女孩子就是其中一个年龄段。”

  王舒说的女孩子,也就是我们通常说的女生。不知为什么,我和王舒一样,更喜欢“女孩子”这一称呼。总觉得女孩子就是扎着两根辫的黄毛丫头,她嘴角总扬起天真浪漫的笑容,生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穿着蓬松的蛋糕裙在草地上跑呀跳呀的,柔软的头发就这么在风中飘散,使旁人看了都怦然心动。好像就是天使,好像就是精灵,那般无忧无虑。而“女生”一词明显就弱化了原来许多的美感,显得较为普通。隐隐觉得,“女孩子”的含义又比“少女”要广。

  我看着王舒,用目光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她便接着将话题展开:“女孩子处于稚嫩与成熟的过渡阶段,纤细而敏感,既不同于女童,又不等同于女人,是纯真与性感的统一体。她似乎天生有着被众人祝福的希望,拥有着对未来的无限希冀与可能。

  “女孩会因为自己的不成熟会犯各种各样的错误,但又因为自己的无完美而可爱。周围的人,似乎有无限宽容与爱的能力去呵护她。即便是坏女孩,也不会招人厌恶,而是满满的同情和怜悯。

  “一个女孩子,似乎很难真正被人记恨起来,因为罪恶、仇恨好似和女孩子无关。我们有时会因她的无知而哭笑不得,感到生气的时候实则又好气又好笑。当她瞪着无辜的大眼睛请求原谅时,我们,又会不自觉的心软……

  “这似乎就是女孩子,她不需要努力,不需要完美。只要她在,希望就还在。慢慢地,她成长了,蜕变为少女,长成妇人,她可能还会怀上一个将要成为女孩子的宝宝,继续传递着这样的希望和祝福。”

  王舒的语丝像是缕缕环环的长线,就这么交织、缠绕,细编成唯美的画境。我不由地和她一同沉浸在女孩子的幻想中。那一夜,晚风不大,轻柔得似天使的梦。我们就这样望呀望着天空。

  转瞬间,王舒的语调似乎惆怅了起来:“有时,感觉自己年纪轻轻,却跟心死了一样。有时会有这样的念头,一想到还要活那么久,按照人类既定的社会秩序这样活下去,好累。”

  “可能到你面临死亡的前一刻,又觉得活那么久不过是眨眼的一瞬,也说不准会恐惧、不舍。”

  “大概吧,谁说的准呢……”王舒忽然转了话题,“你有过暗恋人的感觉吗?我的心沉寂了好久,好久都没有这种感觉了。”

  我闭上眼回想,似乎没有确切的答案:“我,我不知道有没有,如果有的话,我觉得只可能是一个人。是他么?”脑海忽然浮现一张脸,一张亲切的笑脸。我的心绪由想起他笑到想起他哭,鼻腔都有些酸酸的,“宿友帮我分析我内心时,说我可能喜欢他,我为此哭了整整一晚。后来,又有人跟我说没有,又帮我分析了一阵,我就觉得没有了。每每回想起来,都挺有罪的。”

  “那也没什么,只是一个人的精神活动罢了,不必认真。只要没有付诸实践的话,也就什么也没有。”王舒打了个哈欠,并伸了个懒腰。

  “喔哦,”我漫不经心地答应着,忽然问她:“你喜欢我吗?”

  “喜欢啊,你挺大胆的……”她的话没说完,宿舍的长铃就叮铃铃地响起来了,“我得回房了。”匆忙回她宿舍,留我一人在走廊。

  看她头发因快跑飞扬起来的状貌,我不由地发呆思索了片刻——

  女孩子?

女孩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