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水波

  “你来了啊”蘡薁斜斜的挂在树杈上,看着树下火红的人影。

  树下之人闻声猛地抬头,一阵清脆的铃声响起

  “叮铃——”'

  “不恨我?”蘡薁玩味的看着树下之人,习惯性的晃着杯中之酒。

  “为甚么恨你?”来人倒也聪明。

  “我曾杀了你。”对于这件事,蘡薁镇定的有一些不自然。

  “那又如何?”来人飞身上树。

  “也是”听着悦耳的铃声蘡薁心情大好

  “那是...多少年前的事儿了”来人轻吟着

  “嗯”蘡薁扬瓶灌了一口,桂花的香气荡漾开来,久久不散。

  正欲放下,手中酒瓶被人利落的抢了去,来人学着蘡薁的样子也灌了自己一口。

  “不错。”她感叹着“果然还是你亲手酿的好。”

  “自然”蘡薁笑笑,看着眼前这个白发雪肤,红衣薄唇的女子,与千年前那个她重合。

  南亭四十五年

  “晟滢楼”蘡薁盯着门上的匾额愣了一会,随即笑了笑:“不错”

  精致的瓶,存托出里面的液体,打开,桂香四溢;蘡薁薇抿了一口,眯了一下眼:“有趣...”

  晟滢楼,别看起了一个阳光灿烂的名字,说白了就是赌场。

  说实话,门口匾额上一个字儿都没有,只因楼主叫“晟滢”而得名,顾又称作“无名楼”

  不可否认的是,晟滢楼绝对是除皇宫之外最华丽的地方了,估计里面的物品,只拿一件出来,就够平民百姓吃一辈子的了。

  守门的武功不是一般的好,除了防盗吧,还有另一个功劳,就是...

  “站住!”一个粗壮的手,拦住了蘡薁的去路“门费,一百文!”

  “你怎么不去抢!”蘡薁稍有窝火

  “抢不是我们的任务。”门卫悄悄打量着蘡薁的身材——白嫩的肌肤,根本不像个练家子。

  “哦?”头一次被呛回来,蘡薁有些窝火“有命拿才给!”

  “好啊”

  门卫的讽刺之意言语表面,令蘡薁十分窝火。

  场内有些静——自同上次一个赌徒被打得残废后,没人再来干这种事情了。

  悄悄运气,将这股气即与一手,门卫快速的向前一抓。

  我们先谈一下门卫的生长史吧:

  门卫生于一个臭名远昭的小偷村。

  小偷的特性知道吧:只手捏蝇;舌舔胳膊肘;身子柔软的能当绳用。

  苍蝇都能捏住了,更遑论人了。

  可是....

  可是手指瞬间的失力,告诉了他很多。

  剑光一闪,门卫的右手悄然落地。

  血,从伤口处喷涌而出,染湿了昂贵的地板。

  远处几桌人将牌甩的更响了,吆喝声“自觉”提高了十几分贝:“碰!”“我去,糊了”...明显见怪不怪。

  蘡薁静静地立在一旁,手中的冥王剑闪着幻寒光,令人无法忽视。

  剑光一闪,直至门卫咽喉。

  “叮——”一声脆响,剑被生生震开。

  “楼主,我杀人不由问你同不同意吧?”蘡薁收剑回鞘,脸上泛起丝丝冷意。

  “自然”晟滢淡笑着“只是,别脏了我的场子,这里还要开门做生意呢。”

  “自然”蘡薁也笑了一下。

  经此一闹,蘡薁再无玩的兴趣,提着这门卫,走人。

  没错,是提着。

  赤莲宫

  “姐”蘡薁粗枝大叶的进来,自觉地坐了下来。

  “嗯”璎珞疲倦的回答着

  “白发雪肤,面容精致,什么族?”

  “赫羽族”

  “哦”蘡薁见她也无心回答,识趣的走了。

  “这么晚了,叫我来干什么?”

  “赔罪”蘡薁半卧在屋顶上

  “可以可以”晟滢笑着“你酿的酒总是很好”

  “赫羽族...”酒过三旬,蘡薁犹豫三分,终于说出声来。

  “你调查我!”晟滢抱怨着“我这点老底早晚被你翻个遍!”

  “喝酒”蘡薁有些脸红,却被夜色掩去。

  “我给你讲个故事吧”晟滢沉默了片刻,轻吟到。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

  晟滢深吸了口气缓缓道:

  她是族里最没用的人,只空有与族人相同的外表,却没有所谓“一技之长”

  十二岁那一年,她终于忍受不住族人们的启示,悄悄地离开了族群。

  后来,机遇缘分吧,她来到了月天国。

  在这个女为贵的的国度里,她有了新的人生。

  后来,她开了一家了赌楼,生意兴隆。

  偶然的机会,她也知道了自己的“一技之长”

  她的赌楼越开越大,成了今天的“晟滢楼”

  声音缓缓散去,蘡薁的酒瓶不知何时已经见了底

  “保重”蘡薁站了起来“我...该回去了”

  “好啊”晟滢笑着“保重”

  茕茴六年

  “嘭!”一声巨响,这扇暗室的门,被生生撬开。

  一股尸臭味,充斥了大厅。

  蘡薁脸沉了些许,飞身上马。

  三年前,恒水

  “我喜欢这河”晟滢站在水上说

  没错晟滢的“一技之长”是能立于水面而不沉

  简单来说就是江湖失传绝技——水上漂

  “所以...”蘡薁有些忐忑

  “病是在所难免的”晟滢转过身子,静静地看着蘡薁“我还有四年时间,晟滢楼的财产,我想交给女皇,随后,你助我与这河融为一体吧。”

  “好...”

  蘡薁断断续续的回忆着,袖中的瓶子被她捏的快要碎掉。

  “滢”蘡薁看着坐在水面上发呆的人儿。

  白发雪肤,红衣薄唇。

  “这么快就找到了?”见蘡薁来,晟滢立于水面,淡淡的笑着。

  “嗯”蘡薁拿出瓶子,倒了一碗给晟滢。

  上好的桂花酒,绽放着如血的颜色,可惜,却不是蘡薁亲手所酿。

  “我酿制的酒有解毒功效”蘡薁抱歉的笑着

  “罢了”晟滢惋惜的接过。

  红色的液体,在唇边一转,划入了口中,晟滢安然的坐在了恒河中央。

  “让我静静,茔”她轻声说道

  “好”蘡薁看了她最后一眼,离去。

  “果然,你制作的东西总是很好啊”晟滢看着正慢慢化作恒河一部分的自己,喃喃着,缓缓闭上了眼:“对不起,谢谢你。”

  对不起,对不起让你帮我,我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谢谢你,谢谢你帮我完成了心愿。

  可惜...你已听不到...

  “桂花还没开呢,酒哪儿来的?”相同的声音,令蘡薁回了神。

  “去年的...”

  “去年的?去年的你给我喝!”

  “我可没给你喝”

  “就你理大!”

  晟滢急的像只猴子,铃声,伴随她动作,在林间回荡。

  “叮铃——”

第二章 水波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