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十二

  璟玥九年六月末,宫里某处的宫道上。

  六月下旬,泠汐三公主因误吞琉璃珠而亡,经案档所载,藏地使臣进献三串琉璃首饰,芩婉仪,禧贵嫔及怡嫔各得一串。后经排查,怡嫔之琉璃首饰不翼而飞,其称曰他人盗取,帝于半信半疑间,仍觉怡嫔难辞其咎,降其为贵人。现在,禧贵嫔和景贵人偶遇,因为这个事情吵嘴。

  禧贵嫔

  夏日炎热,待在屋里只觉得闷人,又念着琉璃珠的事,更是一阵心烦。

  安柠在一旁给自个儿摇着扇子“你说,这宫里怎么就太平不下来?这一桩桩一件件的,就没个消停。”

  安柠没有应,仍是觉得闷人,起身“出去走走,这个天气,也真是不让人好过的,怎的这么热。”

  遂领着安柠出了禧姝轩

  景贵人

  走过了繁花绿荫,置身在日头下,香汗也是止不住的冒出来。

  我欲往别的地方寻凉意,却瞧见她,直直的奔着人去,欠身,“请......”

  我忽的停了,语调揶揄,“同年入宫,如今见了面儿,倒不知应唤姊唤娣呦。”

  随着那句话直了身,不待她言,曼,“您今儿个是贵嫔,该唤您一声姊,可妾未能知晓您的年岁,妾心中甚是起伏。您与妾说说,也让妾日后晓得怎么做不是。”

  禧贵嫔

  正与安柠说着闲话,听了音儿,寻声去,倒是不想瞧见熟人。

  腕搭上安柠手臂“同年入宫,而今我是贵嫔,你是贵人。”

  又上下打量了人“入宫几年,还拎不请规矩?称呼问题也弄不清了?”

  眼角眉梢添了笑“我高你几个品阶,你说该唤一声儿萧姊还是萧娣呢?”

  好整以暇,等着她的回答。虽说同年入宫,素日里却是没打过交道的。

  景贵人

  拎帕擦了擦额间细珠儿,倒没因话动怒,“故妾询您年岁,您可是高了阶品便听不清楚妾这低位的话?一个劲儿重复妾的话作甚子。”话语间夹带少许委屈。

  不再揪着这事,反转了话锋,“妾听泠汐三公主误吞琉璃珠而亡,那怡嫔硬是降成了贵人。”

  垂首似是思索,猛然抬眸视她,笑的粲然,“妾倒记得您也有串琉璃珠,福泽深厚不是?”

  禧贵嫔

  听着她话里的委屈,也觉得好笑,这余氏倒也有趣“怎的?委屈作甚?莫不是我欺负了你不成?你问称呼问题,我可是没答?你礼未行完,我可是责备你了?怎的就是这委屈的模样了?”

  听了她后话,便知她心里几分心思“琉璃珠,我是有一串,好好的在妆匣里放着呢。”

  拨弄着腕上的手钏“说起这琉璃珠,景贵人可知道,芩婉仪哪里还有一串呢。”

  景贵人

  “您是未欺负妾,只是一个劲儿的不应妾岁数,妾心里头也是真真憋着不痛快。”指尖搅和着帕子,颇有几分理直气壮。

  清风徐来,散了些许暑意。也听清了她的意思,妆匣子里有,那事儿我却不甚信与她无关。她这么个人儿啊,我不懂。

  “是啊,婉仪,您,怡嫔皆有一串,可偏是那怡嫔丢了,着实叫人怀疑。不过谁人又能知道是怎丢的,盗去了或是有意为之。”

  “虽说这事已经过去了,但终究想起来令人发怵,此等行径,乃蛇蝎心肠。”

  禧贵嫔

  “我既未欺负你,你又做的这幅模样,我平白无故担了过,心里也不痛快。”随着她的话,也说了一句。

  六月本就添了几分燥热,她明里暗里的话,自己也不是听不清楚,这般直白的说,难怪现在也只是个贵人“是阿,偏生这掉的,还到了三公主那里,还弄出了这出祸事。确实蹊跷不是?”

  抬眸瞧人“只是,这怡嫔如何掉的东西,旁人如何能知?”顿“左一个盗字,右一个有意为之,景贵人倒是想得比旁人通透。”尾音藏了讽意

  景贵人

  松了那劲,捋顺了帕子,沾了沾手心的热汗,被她一句话噎的气。

  “旁人是不知,可哪里能拦得住旁人心里想的。今儿个是妾嘴快,心里也是没个警惕心儿,把话抛了出来,愚。”

  也不太想与她纠缠下去,“可宫里头再愚的,拿出去也比人精明。妾是愚,也担不得贵嫔的通透,毕竟儿个,真正通透拿出来显摆也就愚了,不如您厉害。”

  抖了抖袖口,顺些凉丝儿进来,“日头好,您继续。”

  转身离去。

  禧贵嫔

  “而今是知道嘴快是愚了,难为你想得明白。”

  挑了眉骨“既是知道宫里没有愚的,还来了我面前说了这几句。你是觉得自己比我精明,还是觉得我在禧姝待久了,不知道宫里的事?”

  添一句“陛下都盖棺定论了的事,你可慎言,小心那日,祸从口出。”

  她既言离,也不拦她,后又闲逛一会儿,方回了禧姝。

十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