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璟玥九年冬,萧九的禧姝

  隐线。禧贵嫔上次虐了徽良人,让她抄宫规百遍,送到禧姝。现在,良人就来送宫规了。

  徽良人

  今日难得的暖阳天气,朝日高挂阳光铺洒在身上却弗有暖意,反而愈发寒冷,不禁裹紧了斗篷,抬眸直视那金轮甚是刺眼,不由得望向室内瞥见铺在案上的宫规蛾眉一蹙,唤来若云道“将案上的书样带上,随我去禧姝轩。”毕,换了身宫装径直朝那处去。至殿前,静待媵侍通报。

  禧贵嫔

  窝在小榻上,旁边放着炉子,冬日里,驱了寒意,生出暖意,听着安玉念叨的话本子,到多了些睡意。

  安柠打帘入,说是徽良人姜氏在外头侯着,一下子把记忆拖回了那天的锦华阁“既然是来认错的,总得拿出点诚意出来不是。让她先侯着。”

  又估摸着过了有小半个时辰,方让安柠去引了她进来。

  徽良人

  久久听不见传唤,也是明了了禧贵嫔的用意,只是笑笑,她这喜欢折磨人的性子还是没改。平时也鲜少出门没吹过什么风,身子骨弱这天寒地冻,身上穿的宫装本就不暖,站久了就愈显单薄,只是蹙眉耐着,静数着时辰。摸约过了小半个时辰,殿门轻启,有婢子领我入宫。我轻吐一口浊气,理理衣衫步入殿内,一股暖气扑面而来,甚是沉闷,压在心头让人甚是不舒服,我附了身行礼“妾请您安喏。”

  禧贵嫔

  这边听得正是兴头上,突然听着她的问安声儿,安玉微顿,倒是惹得几分不悦,示意她莫停了声儿。

  侧首,来回打量了她“今个儿吹的什么风,怎么把你都吹到本贵嫔这禧姝轩来了?起来吧”又看了眼她身后的婢子“赐座,看茶。”

  徽良人

  规矩着行着礼,道了声谢贵嫔方才起身,若云过来掺着就顺势坐下,瞥了眼送上的清茶到是不想动,抬眸瞧着眼前锦衣的人儿道“已是冬季,天也愈发冷了,妾到贵嫔您宫里来一是妾宫里甚是冷清,想来您这蹭个暖,添点人气。”我缓起了身,勾起唇角笑道“二来呢,也是妾先前不懂事,冒犯了您,今日带来了誊抄宫规,还请您恕罪。”

  禧贵嫔

  看她规矩的模样,心中感叹,这宫里日子都是这般,处处都带着虚假,明明是心中有怨,也只能挂着笑脸迎人。

  示意安柠接过她拿过来的宫规,未看一眼,便示意她拿去烧了“规矩是记在心上的,不是记在纸上的。”

  下颚微抬,示意她案上的清茶“本贵嫔这地儿,最暖人的就是这茶了。”瞧着她不愿用禧姝的茶,偏要拿这话挤兑她“锦华是多好的地儿阿,又怎么会冷清呢?莫不是下面有人苛刻你的用度,让你这良人在锦华都觉得冷,还得到本贵嫔这禧姝来蹭暖?”又三言两语,轻描淡写把话头带着往徽良人觉得下面人苛刻她的方向引,左右此事不是萧氏管的。

  徽良人

  不敢怠慢,也是恭敬的回了声谢贵嫔提点。复闻,心里笑笑,这贵嫔终究是这锋芒毕露的性子,也不知以后会给她带来什么祸事。“贵嫔这茶是极好的,只是妾饮惯了粗茶,又怎能消受的起。”听她挤兑,袖中素手一紧,神色自若“锦华的冷清终是不关下人的事,总归是妾自个不争气,也磨掉了争宠的脾性,不想步步为营,处心积虑过着不安生的日子。宫里众姊妹也不常来走动,殿里炭火再盛,也未免冷清。”仔细察着面前人的神色,也不打算多逗留,“宫规既已送到,妾也不扰贵嫔您休息。”想了想复言“妾听闻倚梅园花开正盛,您要是平日无事也可多走动走动,散散心罢。”后略微服了服身子“妾告退。”退出了禧姝轩,走在宫道上。

  禧贵嫔

  她终究没饮这禧姝的茶,说什么喝惯了粗茶,本来也不想让她玷污了我禧姝的东西,前言亦不过是挤兑一二罢了,心中啐一句,贱骨头那配得上这好茶。面上却是半分不显的“既是消受不起,那本贵嫔也不强人所难了。免得一会儿良人说本贵嫔仗势欺人,非得要你饮这茶。”

  她后话只得了萧氏心中一句贱人就是矫情,之前说是要同萧氏来个同归于尽的做作样子,萧氏可是半点没忘的“那能是不关下人的事?若是下人伺候得好了,那能委屈良人到本贵嫔这禧姝来蹭这个暖?莫不是这禧姝的碳火得烧得旺些?”

  她要走,萧氏自然是不留的,至于倚梅园的话,只当耳旁过了阵风,没让奴才送她,只召了安柠来,让她把徽良人觉得下人苛刻她的消息放出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