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璟玥十年春,禧姝轩

  禧婕妤失势,舒嫔来嘲讽。

  禧婕妤

  高履叩击着光滑的地面“咯噔咯噔”,那清脆的声本应托起我的骄傲,可一道圣旨让我如今成了甚么?笑料?我倒是想要看看哪个人敢来禧姝当这第一人,稳当当的坐在主位,掀眸撇了眼侍儿又继续拿起案几上的茶,不慌不忙抿了口方启音,“请舒嫔进来。”

  舒嫔

  明媚阳光洒下斑驳树影摇晃,风吹动树叶簌簌响声入耳畔,长廊传来回声阵阵。她倚着窗边,看着南归的大雁,早春的气息到了,她执笔誉写了春回大地四字,她是这柳枝新叶,生气勃勃,她是那悠悠白云,洁白无瑕,她是那新绽花卉,旖旎风光,她正值韶华,何人堪比?又有何人能够与之媲美?宫阙寥寥无几。

  她终究还是入了这宫阙大门,金丝牢笼束缚住了一生,她绝非善类,在这宫阙迟早有出人头地的一天,不过是差了一个契机,一步一个脚印的脚踏实地。亦或者与那些人一般无二,靠着一手好心机,得了帝的青睐,恩宠渊源长流,她蔻丹攥帕轻轻笑了一笑,她前程似锦,也是指日可待。

  她可是舒嫔一个起死回生的人,在鬼门关经历了一遭,自然什么也不怕。禧婕妤嚣张惯了,现如今倒是成了丧家之犬,没了嚣张的资本。

  得了人的传召,不紧不慢的进了禧姝轩

  “请禧婕妤安”婕妤二字咬的格外重

  “几日不见婕妤姐姐过的可还好?”

  禧婕妤

  “跪着”

  碧茶漾出涟漪,芬芳馥郁。进了大殿哪有不受些苦头的理儿,舒卿是好姿色,衬着着窗外迎春也添了分艳丽,“舒娣可莫因走这几步便将眼珠子送给了阎王爷儿。”丢块精致的糕点给她,薄尘就那么黏上去,“说说,来作甚么的。”

  舒嫔

  虎落平阳被犬欺,禧婕妤才是丧家之犬,即将没有的婕妤之位,这人竟然还如此的不要脸,嚣张跋扈的主,她看这人到底能嚣张到何时,命送给了阎王?舒嫔的命早就给了阎王一次,自然不怕走第二次,这种话早就吓不到她,不止是她,久居宫阙的女子也是不会害怕的,宫阙女子早将生死置之度外,生亦何欢死亦何妨?冥冥中的定数,可她偏偏不信什么定数,只信自己。

  “姊这话是什么意思,禧姝轩的大门开着,难不成还有不让人进的道理?若是如此,姊不如将禧姝的大门关的劳劳的,这样不止我不会进来,连帝也不会再进来,你说多好?”

  跪在地上忽然扔来的糕点,让她更加的气愤,你当我是小狗吗?会捡地下的东西吃?这口气还真是咽不下去,一点点还回去也不是什么难事,比较舒嫔不是什么善类。

  “阎王不如你跟我一起去看看,黄泉路下也好有个伴,省得孤单,你说这个提议如何?”她咯咯的大笑起来,冷哼一声“禧婕妤的待客方式果真是独特,说不准你给帝东西吃的时候也是用扔的。怪不得帝给了你五日的婕妤之位。”

  禧婕妤

  三步并作两步至人身侧,抬掌卯足劲抡下去,“尊卑不分的东西,本宫赏你脸色便是由着你胡说八道,议论帝君?!”指头狠狠戳人脑门,“白日论死,你也是不想活了,当禧姝是什么地方,容你一介嫔位放肆?!”抬脚踹她腹部。

  舒嫔

  “白日论死不也是您起的头?若是不想活了也是你禧婕妤先去地下,不是我舒嫔,舒嫔又如何?嫔位又如何?总比你一个五日的婕妤,有什么好得意的?”

  右手抚上那印着五指红痕的灼痛,扬起依旧高贵的头颅,笑的恣意:“哈哈哈哈哈,你不过刚爬上婕妤便这般威风?不知那姒嫔用剩的延禧宫东偏殿,禧婕妤娘娘住的可还舒坦?”

  从那地下起了来,揉了揉脸上的掌印和腹部的疼痛,碍着这人还是婕妤,没有轻举妄动,看来是错了,开始就错了,既然开始错了,就不会继续的错下去,错多了就是满盘皆输了。这反击也要找准时机,这个时机刚刚好。

  伸手朝她的脸上就狠狠的打了两个巴掌,这是我刚刚还回去的,还有好戏在后头。

  “既然你这么喜欢动手动脚,我们今日就动个痛快”拿起簪子划了她的手臂,白暂的肌肤就有了鲜红的血,这血迹当真美极了,白里面有着红色,不过最让人喜欢的是她禧婕妤比我舒嫔先透了红,腹部的疼痛看见这人的手臂,已经没有那么特别疼痛,脸色忽然就笑了起来,舒嫔永远不会输。

  禧婕妤

  “给本宫撵出去”

  几个干粗活的嬷嬷连打带拥,好不容易才弄出延禧宫。本宫再不受宠,也是有人罩着的,你一个嫔位便敢理直气壮的伤人,去拟书,“舒嫔尊卑不分,以下犯上,乱后宫宫规为先,伤人为后,行径恶毒,其心可诛,妾以为应禁足半年,撤去绿头牌,再寻教习嬷嬷与之教化,望帝为妾做主。”

  舒嫔

  “你不过是即将没有婕妤之位的人,今日你的话帝是不会听信的,若是听你早就不会从婕妤下来,舒嫔才是帝最为喜欢的,不是你,不是你五日的禧婕妤。”

  “你就这么将我赶出来,不怕别人的闲言碎语吗?宫阙女子的唾沫星子都能把你淹死,都能压的你喘不过来气,你还是省省吧,你不该出现的人,早晚要归土的,你的好日子到头了,哈哈哈哈哈哈,禧婕妤我看你还能活多久,我舒嫔不输于你。”

  她被赶了出来,这个恶毒的女人竟然倒打一耙,说她不懂规矩,既然如此那就只能先发制人,不让这人有抹黑她的机会,跟我舒嫔斗,你省省吧。叫婢女拦下了正在送给帝的书信,你想要告诉帝,做梦吧。

  “浣絮回宫去拟,禧婕妤因五日婕妤一事,嚣张跋扈更为变本加厉,目中无人,将宫妃视作牲畜一般对待,还要对宫妃施以毒手,贤良淑德乃宫妃的本性,可她有几个都没有,逆着而行,希望帝能严肃处理。”

  禧婕妤要怪就怪你,假孕入宫,早已堵不住悠悠之口,这次不过是找到了你落魄的时机,给你伤口上撒盐,今日是我舒嫔,明日还会有人陆续来到这禧姝轩,拜访你这个五日的婕妤。

  赶都赶了出来,也没必要与这人多费口舌,多说无益,还是做得多而比较实在“浣絮我们回宫,这样想来还是亲自到帝面前说明情况比较好。”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