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十五

  十一年的冬天萧九的禧姝

  景和死了,萧九和淮年两个女人唠嗑

  懋才人.沈淮年

   冬日过去了一大半,听闻景和自尽,心中不免悲哀,以后我的命运又会是怎样?心中也有庆幸,庆幸除掉了另一个敌人,想到自个受伤之时,禧婕妤拜访探望,心中一暖

   着浅青色宫装,头戴珠钗,手捧暖炉,携礼至延禧宫,遣婢通传,静候佳音.不知这宫中的雪景,我沈氏还能看多久呢?

  禧婕妤萧九

  冬日里不愿出门,在禧姝窝着,又总觉得是不大舒坦的,珠玉一阵响,便是勾出几缕烦躁“做什么这般毛躁?”

  安柠告声罪,快步过来“娘娘,好消息。”

  扬了眉梢看她“好消息?”

  她趋步过来“刚得到的信儿,禧奕那位,没了。”

  “没了?这人好好的,怎么就没了?”闻言,正了正身子。

  “说是自个儿挂在了那梁子上。”

  “这倒是稀奇了。”还想说些什么,安玉打了帘子进来“娘娘,懋才人来了。”

  心思转了三转“请她进来,备茶。”便是侯着人进来了,估摸着该是禧奕的事儿招了她过来的。

  懋才人.沈淮年

   待人允后,携婢进殿“妾沈氏参见婕妤姐姐,姐姐万安”顿,示意婢女将礼递上“今日唐突拜访姐姐,这也算是赔罪之礼,还望姐姐收下”

   今日来寻她也是有要紧之事,压低声音“姐姐可听说这景和自尽了?宫中传了个遍,又说与公主有关,更有说那...”似是斟酌片刻“红杏出墙挂不住面子才....”我沈氏何时成了这般爱搅舌根的人,或是是后宫缘故,也可能是人心的缘故啊

   轻声叹息,目光下移“这景和这一生在宫中靠舞博宠,与我和落儿大不同,她想尽荣华富贵,又有如此封号待她,可..我与落儿不同,我与她是流言蜚语入宫,如今寄人篱下,却也不能反抗什么”

   抬眸瞧人“姐姐这婕妤位子坐的可舒坦?”这宫中越是爬的高,越担心的越多,担心有一天某某宫的谁争宠晋升,也怕突然掉了下去,我沈氏只愿平安便好。

  禧婕妤萧九

  因着前番种种,是对她多了几分旁人没有的情谊的,虚抬,免了她礼,示意安玉上茶,安柠去接礼“你同本宫说这些赔礼不赔礼的话,可是诚心想同本宫见外?”

  瞧她那小心的样子“在禧姝用不着这般,安柠安玉都是本宫从府里带进来的。”

  后话是了然的景和的事,手里抱着汤婆子“都是延禧的,本宫自然是得了信儿的。”念着初入宫时,她襄氏的刁难,嗤了一声儿“管是什么缘由,她是自个儿挂的梁子,也她还死了都不落个干净。谁知道她是不是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尾音有几分莫名的意味。

  想着一茬,正了正神色“有些话,该在哪里听的,就丢在哪里,莫自个儿犯了糊涂。”就着北氏的话头说了下去“这宫里头,可不只是她一人舞跳得好,你是如何进来的又是个什么说法,难不成你不是这宫里头的主子不是?她那是她自个儿时运,你总揽着往自个儿身上扯什么幺蛾子?”

  听了她那一句问,面上是不动声色“那你觉得本宫这位置坐得舒坦吗?”

  懋才人.沈淮年

   知人意,心中名,嘴角浅笑,启朱唇“是,妹妹知错了,惹得姐姐生气,下次定不会再犯了。

   微微叹气“这若不是姐姐说这般话,警惕的心我又何曾能放下呢?都说隔墙有耳,可九重妃嫔偏偏怕的就是这隔着墙的耳朵”

   失笑,回想当初投靠燕氏与她交好,如今有如此“当初我与燕氏,襄氏最为要好,可我为了生存下去,竟投靠黎妃,自然也就与她们如此了”想着她死时听宫中讨论的酸涩,到了现在的释怀,宫中少一个主便少了一份威胁,知晓人话中有话“有因必有果,因果循环罢了”

   眸色暗淡下去“这宫中嚼舌根的一个两个好处置,可多了就不好说什么了,我从小性子谨慎却又被人唾弃,可姐姐这话说得对,我妹妹在九重一时,妹妹就为九重的主”

   身子一颤,不知笑什么“位低之人眼红,位高之人担忧”

  禧婕妤萧九

  “知晓了便是好的。”应和一句,听她说完一段话,是懒得听她同那襄氏的事情“人死如灯灭,你若真是念着那份情谊,得搁心里头,说出来,怕是得一个晦气。”

  那因果论,说得倒是让自己心神一动“有因必有果吗?偏还有一句,无风不起浪,这么多年,她都过来了,那成想,这个时候没了?要说这延禧,也不知怎的,才来个昭仪,就去了个景和,真是舍不得让人觉得热闹的。”点到为止的话,把握着度,就不会再多说,免得过了。

  又慰她两句“旁人说再多,只要那位不听,到底就是风过江面,泛点涟漪,掀不起风浪。”

  斟了杯茶,润润喉咙“位低之人眼红,倒是不怕,位高之人,这延禧不就有一个?”是几分不在乎的样子,也没透出什么实质性的东西。

  懋才人.沈淮年

   眸中不知道是怎样的情愫,轻咳“这九重冤魂遍地皆是,若是都搁在心里,怎又能放得下,妹妹不像姐姐这般,眼不见心不烦...哎说来也是..”也不想多说什么,便憋回肚子里

    昭仪吗?那秦氏的确是不懂得收敛锋芒了,几月不闻宫内,这就成了昭仪,眼底寒光闪过“有些事说不好,谁又能说呢?此事草草了结,给景和扣了一顶淫乱后宫的帽子,可事情的真相,婕妤姐姐能探求吗?”答案可想而知“此时妹妹羽翼未满,姐姐又不好探求此事,想必你我未出手,这自有人会替姐姐做了这件事”拍拍人手似是安慰她又是安慰自个

   “涟漪也好,大浪也好,挡了路就是敌人”这些年抢累了,争累了,也该学会放手了

   双拳紧握,表面似是不在意,秦氏嘛?拭目以待,将人的话记在心里,行了一礼“天色不早了,妹妹了唠叨姐姐许久,先告辞了”

  禧婕妤萧九

  面上添三分愁“眼不见心不烦,禧卿殿不也在延禧?那能是心不烦?”头一次把情绪在旁人面前表露得这般清楚。

  听她只拿了那淫乱的传言来说,引了话题“淫乱后宫的帽子?这事儿不是还有另一番畏罪自缢的说法?事情的真相,或许是不好查询,可无风不起浪,空穴不来风,怎的她来了没多久,这景和就没了,还生生给扣了罪?”反覆上人的手“她迁了延禧,我是不好动作的,也许真得是盼着有旁人了。”

  听她后话,是明白激起她的意了,也懂得见好就收“千万莫拿自个儿这精玉去同顽石碰,仔细你自个儿才是首要。”

  得了告退的话,着安柠亲自送了她出去。

十五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