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璟玥十二年春储秀宫储嫱阁

  禧良人萧九来找沈淮年商量事情。

  禧良人

  自打遭了这事,苦中作乐也算是求得一个安宁。

  于榻上把玩着一柄玉如意,听安柠说道一二,宫里向来没有不透风的墙,得了某事的信儿,搁了玉如意,起身,唤安柠梳妆,萧氏到底是入宫几度春秋了,不管情谊轻重,总该还是有一二真心的。

  至储嫱,让宫人传信,这地方,萧氏也是来过几次,前事有因,希望她也能知晓萧氏的心意,不负萧氏的期望吧。

  懋婉仪.沈淮年

   听闻这萧姐姐降位,头疾发作,卧于塌中婢轻揉额头,这宫中多有变动,可这变动之大令自己惊讶,叹这九重的险恶,也恨自己的弱小

    闻萧姐姐至此,起了身婢扶至宫门外,见人消瘦不忍至身旁执人手,轻言“妹妹处事不周,让姐姐受苦,还望姐姐莫要怪罪,保住自己的身子”

  禧良人

  “萧氏见过娘娘。”屈膝同人见了礼,九重里,不知多少人瞧着,礼,不敢不行。

  垂眸,看着二人交叠之掌,一声叹“是萧氏自个儿技不如人,遭了横祸,那能是你处事不周?”

  眸光似要直直看入她心底,看清楚,哪里有没有萧氏想要的,一二真心。

  梨涡浅陷,掩不住眉梢的愁,唤她“淮年,你这储嫱阁,萧氏也来了多次了。”以旧事做引,探她真心,萧氏而今,不敢妄信。

  懋婉仪.沈淮年

    行礼之言入耳,不忍皱眉侧目“你知我最不喜这繁琐之礼,而如今却又让我受着难堪之礼,你为我真心姐姐,而我作为妹妹却要姐姐如此,可算是折煞妹妹了”

    摇了摇头,启朱唇“九重便是如此一步错步步错,怎怪姐姐,还是怪淮年,未赶紧助姐姐一臂之力,遭贱人陷害”

    直直的瞧人,轻抚手背“储嫱还是那个储嫱,淮年还是那个淮年,若是落难之时未得姐姐帮助,如今可就没有懋婉仪这个人了”顿了顿“这不管以后怎样,这储嫱的大门永远为姐姐打开”

    抬手为人遮了阳“今日阳光大的很,进了殿你我再从长计议”携人手入殿,同落座浅笑“在淮年心中,萧姐姐永远都是姐姐,而妹妹自是不敢僭越”

  禧良人

  虽不知这番话能听几分,但在这个时候,能得这样一番话,心底也是欢喜的,软言一句“淮年,这是九重,不是萧氏故意做这让你不喜的礼数,萧氏也明白,你予萧氏这一份情谊,只是这礼,如何不能让你在旁人哪里平白落的口舌。”

  她的话,在心里几度思量,仍是慰她一句“淮年,莫要这般,你也说了,此番是遭了贱人陷害,没牵扯到你,也是大幸。”

  由着她为自己挡了阳光,随人入殿“淮年,你予萧氏真心,萧氏此生不忘。”

  扯过人手,面上添几分郑重“此番事端,明着是上官氏及苏氏害我,保不齐有旁人是那渔翁,你不要妄动,不论如何,保全自己,才能走下一步棋,宫里多人同孕,定是一番风雨。”

  抬眸瞧她“淮年,我需要你做稳这婉仪的位置。”

  懋婉仪.沈淮年

    与她的情意又岂是这繁文缛节可以破坏的,我也知她何意,点点头“你心里有我,我心里知晓便足矣”

     苦笑抬眸瞧了人一眼“这九重变化莫测,有可能下一秒我就称了贱人的意,成了人肉刀俎了,说是幸运也不是幸运,我沈氏也不知如何了”

     嗔视佯装生气“姐姐又与淮年说这些生分之话,下次可不准说了,不然我就不理姐姐了”

    又提及上官氏心中空了一拍“你我与那上官氏可谓是剪不断理还乱,这苏氏也不是什么好对付的主子,姐姐可有什么打算?”

    身子一僵“姐姐的意思淮年明白,可这婉仪之位有多少人虎视眈眈,我又怎能说准坐稳?”

  禧良人

  闻言,便只得苦笑一二“打算?萧氏此番是棋差一着,满盘皆输,还能做什么打算呢?不过是走一步,算一步了。”

  眸光打量了储嬙而今光景,软言宽慰着她“我既许了你这婉仪,便是信了你的本事的,九重凶险,你亦一一挺过来了,怎的而今说这般丧气的话?淮年,我一直是信你的。”

  话到这里,今日的来意,便已显了七七八八,余下的,到底还是得自个儿谋划了。

  “花无百日红,上官氏及苏氏一班虎狼之辈,总归会有翻跟斗的时候,你而今莫要忧心这些,仔细自个儿,方是要紧的。”

  后又同她说了会儿话,便请辞回了禧姝。

  懋婉仪.沈淮年

    听人话语,拍了拍手背“姐姐莫要伤心,这..所谓最大的赢家都是再跌落谷底才会涅槃为凰,姐姐可莫要伤心颓废,昔日淮年落寞也是得姐姐慰问,今日也是如此,有了妹妹姐姐一切放心为好”

     点点头,心中多了一份暖意“既然姐姐信了我,那我定不会拂了姐姐的意,刀山火海你我都挺过来了,那便忍一时就过去了”九重的险恶我是知晓,可面前的人提携慰问我许多,我心中竟有了些依赖“多谢姐姐提醒,妹妹定会小心谨慎”闲谈片刻,派婢送其离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