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胡髭

    明天就是孩子5岁生日了。

  胡髭用指甲在墙上窸窸窣窣地刮,不知道在划些什么,时间就在这歪歪斜斜的一笔一画中流走,他抬起头来,看见窗外有树影婆娑月明风清……

  孩子找到他那天,他正从一间简陋的纹身店出来,这个地方他每隔一段时间就来一次,他的手臂已经布满了各色纹身,密密麻麻,像盘踞蔓延的树根。他抽出一根烟,点上火,准备过马路,突然,一个小孩子哭喊着“爸爸……爸爸……”跌跌撞撞地向他扑过来,那时他着实吓了一跳。小孩抱着他的大腿不放,哭声很快引来一群围观的人群,他把他拉开,他又一把抱住,哭得眼泪鼻涕一起流,一边口齿不清“爸爸”地叫着,他孤身寡人一个,哪里有什么孩子。可是,连他自己都没想到,后来他真的糊里糊涂就成了这个孩子的爸爸。

  他把烟重新点上,一路低着头,抽着烟,路上的行人自觉地让出一条足够宽的路来,生怕多看他一眼他就会把他们的眼珠子剜下来。他七拐八拐穿过狭长的胡同,在一间破旧的四合院停了下来,他觉得身后有什么人跟着,扭头一看,原来是那个小孩,跟了一路竟然也没有发现。“你谁家的娃啊?!”他朝小孩喝了一声,“爸爸”男孩怯生生又坚定地看着他。“走走走,谁是你爸啊,大爷的,今天真倒霉!都什么玩意儿啊!”他往地上啐了一口,转身进去。第二天出门,发现孩子蜷缩在墙角睡着了。小孩脏兮兮的小手布满了刮痕,脚上穿了鞋,但黑乎乎的已经看不出原本的颜色,不知道在街上流浪了多少天,不知道是不是也吃过垃圾桶里散落的鸡骨头。

  后来,胡髭想过把他交给警察,也想过送到孤儿院,甚至想过随便把他扔到街上,最终都没有成功,日子一天天过去了,胡髭再没有赶他走,小男孩就这么住了下来。

  刚开始,人们还很奇怪怎么多了一个孩子,流言四起,有的说是拐来的,有的说是私生子,五花八门,但人们的热情就像潮水,来得快,退得也快,很快大院的人们就习以为常了。男孩很讨喜,眼睛黑溜溜的,笑起来左边的嘴角还有个豌豆大的小酒窝,四合院的孩子很喜欢和他一起玩,慢慢熟起来,邻里总会打着孩子的旗号送些饺子、馍馍什么的到胡髭家,但总会有两个人的份量。胡髭没有个正活儿,但每天都混很晚。暮色四合,男孩儿就坐在院子中间的台阶上安静地等着他回来。有时胡髭喝得烂醉爬上床,男孩还会爬下去打水帮他擦脸,帮他脱鞋。有一天胡髭问他:“你爸也这样对你吗?”男孩摇了摇头,“那你为什么揪着我就喊爸爸?”“你就是我爸爸,爸爸有胡子。”男孩一脸稚气认真地说。胡髭笑了笑,也许他想到了让孩子自动离开的法子,但是他没有那样做。他舍不得他的胡子,他想。

  日子一天天就这样过去,胡髭似乎和以前没有什么不同,只是身上的酒味淡了些,四合院里的烟头也一天天少起来,隔三差五的还可以闻到他家里的饭香味儿,男孩依然坐在台阶上等他回来,只是不用再等到灯火万家,有时胡髭甚至会给他带些新奇的小玩意,一辆掉漆的玩具车或者一支没有扳机的仿真枪诸如此类。胡髭没有洗掉纹身,也没有刮去凶神恶煞的胡髭,就这样当起了爸爸。

  但男孩反而一天天瘦下去,刚开始大家以为只是在长个子的缘故,后来瘦得连之前的衣服都不合穿了,就像在树枝上挂了一块布一样,空荡荡的。胡髭突然找了好几份工作,帮人搬砖、扛煤气、洗车、焊电路什么都干。一天夜里,男孩哭着醒过来:“爸爸,我痛。”胡髭手忙脚乱带他去医院。“医生,我现在有钱了,你救救娃吧。”胡髭从裤袋里掏出一沓包得严严实实的钱,有一块、十块也有一百块。医生摆了摆手:“上一次我就跟你说了,这是一种罕见的癌,不是钱的问题。”“那让他住院吧。”“住院也没用,别遭那个罪了,发病的时候带他过来打支止痛针就好,哎,那么小的一个孩子……”

  胡髭一直想不明白那么可爱的一个小男孩为什么会流落街头,他也想过要帮孩子找到亲生父母,带孩子回去的路上,他这个念头消失了。

  胡髭不再去干活,每天就在院子里陪男孩还有四合院里的小孩玩游戏,老鹰捉小鸡他非得当小鸡,弓着虎背熊腰扯着男孩的衣角,一本正经地躲避老鹰的攻击,逗得孩子们咯咯大笑。

  后来有一天,胡髭说要出去买菜,小男孩就坐在院子中间的台阶上等他,等了很久很久,小脑袋搁在台阶上睡着了。可是胡髭再没有回来。

  人们再一次见到胡髭,是在男孩5岁生日那天,随之而来的还有很多警车。

  胡髭那天买了男孩喜欢吃的煎饼果子,在拐角处被截住,进了监狱,因为三年前犯下的一桩旧案。剃胡子的时候,胡髭反应很激烈,脸上刮了一道子,但是胡子还是被剃掉了。

  胡髭在监狱里一直安分守己,只是在夜深的时候会在墙上刮写什么字,他也不跟人说话,就好像这个人没存在过一样。

  有一天,狱警发现胡髭越狱了。警察闯进胡髭家里的时候,他脸上粘着假胡子,看起来很滑稽。桌子上放着一个不知道哪里弄来的蛋糕,插着蜡烛,还没来得及点上火,胡髭指着冲进来拿着枪的警察,对男孩说:“你看,这是我给你买的仿真枪,不过我忘了买子弹,我跟叔叔去一趟玩具店,你先吃蛋糕。”男孩兴奋地点了点头。胡髭不是被押走的,看起来好像真的是和一群叔叔们去了一趟超市,只是超市很远很远,要很久很久才能回来。

  后来,胡髭的胡子长了出来。

  再后来,孩子离开了,胡髭再没有逃过狱。

胡髭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