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林花著雨,松月衔香

    【玉堂春】梦

  月华清瘦。山叠翠春香皱。

  木瓦珠篱,水影纤柔。

  漫步云苔,一纸清凉境,几处绵延迤逦湫。

  玉管琼音才谢,千花轻转头。

  似也相知,似也曾携手,似也连心驭梦游。

  一直以来,我喜欢山。犹喜那起伏的朦胧,和欲滴的葱翠。行走山中,翠竹林总,清风婉约。偶尔会遇见一座木屋,门前一把蛛网萦绕的木摇椅,恍惚还有来自晚宋的一人、一犬、两三黄鹂、八九蝴蝶。那个穿粗布长裙的女子,头戴丛花,眸子闪动处,满园旖旎。

  她是前世的我么?如果不是,那么为何我觉得与她如此的熟悉;如果是,那她的平静从容去了哪里?为何在我的心中未有?不管是与不是,我还是觉到了亲切。清风中,檐下的铜铃,与我窗前的一般无二,案上的玉壶冰琴,却只有似曾相识。她在等谁呢?我真的想近前一问。

  山里的天气转瞬即变,几朵薄云浮来,立刻烟雨濛濛。林花著雨,锦瑟蜿蜒。我闭目,那袅袅琴音缠做一纸白鹤,仿佛去云深处修禅问道。潺潺流水,红鳞若桃,风送月香,雨动逍遥。我身边,一团雾一样的翠绿,紧裹着恬淡的思绪,似一撮最美的春茶,洇在了时光的温婉里。

  睁开眼,看到那女子在修篱种花。细雨,落在她头上的丛花中,成了春的露珠,打在她的衣裙上,漫漶了天青色的水墨。她在种什么?是那相思的忧郁还是那些柔媚的月影?种下的,来年会长成苗木,还是会开成满坡的玲珑?她那么专注,仿佛土里全部是希望,与种子一起种下的,还有那一年阳光,长长的初吻。

  我觉得在山里才是最静的。舒缓的水声,如同低回的吟唱;滢滢的细雨,仿佛楚楚的月香。那一年在歌楼上听雨的少年,是否回到了家园,与那个丁香一般的女子重逢,搭建木屋,点燃红烛?那一年在竹坞苦读的白衣公子,是否留住了云下的枯荷,寄予巴山的红衣姑娘,慰她缱绻的牵挂。那一年,当清风卷起珠帘,是否窗外已是绿肥红瘦?那一年,秋池涨水,是否又见西风惆怅客?多少个那一年啊,反反复复,来来去去,轮回辗转,生命始然。可山,还是那座山;水,还是那渊水。

  立于山中,闻落月花荫;松涛徐徐,读夕照彤云。听说,林中有鹿,见者吉祥。我信步林间,却未见一抹踪影。鹿,或许听见呢喃的佛语,衔花而去;亦或许寻着涓涓落红的足迹,在山石环绕的雾气里,与鸟语牵手。我的唇边泛起一丝微笑,其实见与不见,只要心灵靠近,一样是欢喜。相遇为缘,执着为份。静心守护,任花开花落。

  转一个弯,我看到了青苔上散落的花瓣。那个夜晚,花儿经历了怎样的相思?她把心中的祝愿凝在了月下,跟随独夜,消逝在沧海。一片片伤感,如同一阕阕长词,娓娓道来,默默无声。嫩云零落树参差,千峰错落如沉思。我轻轻拾起一片花瓣,放入水中,去吧,或许你可以漂到你朝思夜想的地方。

  忽然,我看到水中一个熟悉的倒影。布衣如云,鬓花似锦。她在干什么?哦,她在喂鹿。小鹿乖巧地站在她身边,一对如夜的大眼睛,脉脉凝视着远方。她手里的绿叶,在小鹿身上九色的光彩衬托下,如幽谷愫意,若空灵凤羽。她是仙?不,不会的,仙怎会如此憨朴。她是精灵?不,不会,精灵怎会如此堪怜。她就是她,是我镜中的乌云粉黛,是我梦里的纤纤梨花雨。

  嘘,别出声,不要惊扰了她们。我悄悄地转身,朝山外走去。山美,不能久住;水美,不能长依。我会常来看看的。看看那熟悉的木屋,看看那熟悉的你。一人、一犬、两三黄鹂、八九蝴蝶。或许你正在晨光中抚琴,阳光穿过水袖,坐在透明的弦上。或许,你在一边剪裁月光,一边梳理心事,把剪落的碎片缝合成四季的长卷,绣满爱人的名字。我会在角落里小坐,轻饮一杯花香,在斑驳的墙壁上画一朵岁月静好。

林花著雨,松月衔香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