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一周一次的离别

  现在似乎已经不流行创业了。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很多创业公司倒闭。国家倡导全民创业之前,我就创业了。不过说来惭愧,我这所谓的创业,既没有赚到钱,又隐姓埋名得做了很多影子一般的事。没有做犯法的事,可是现如今看来,这几年的时光算是白费了。

  在租来的小车库里,我们折叠毛巾,一边聊天,一边为第二天发货做准备。我们精打细算,几块钱的进货,加上包装后就变成了十几块,二十块,这看似是一门不错的生意。

  妈妈病了以后,我每周回家一次,江沪高铁,每周一次。买好了二等座票,可我却几乎全程站着的,因为我不能在座位上久坐,我的脸是扭曲变形的,透过玻璃,我看到了自己的脸,只有在车厢的连接处的噪音,可以让我内心稍稍平复。

  团购火爆的时候,高鹏group on上面有我们的生意,大众点评团购火爆的时候,我们也和负责人打好了招呼,一个月做了上百万的流水。每天发快递,收货,在后台上传回单,给偏远地区的收件人解释为什么需要到镇上自提,因为没有人送到他们家里。

  巨大的悲伤,巨大的喜悦,都会随着时间的流逝变得不那么重要,我指的是在别人眼里。在自己眼里,没有随着时光流逝而消失的事,只有刻在骨头里,流淌在血液里,还有在看到每一片发黄的叶子落下的时候,想到这个世界有那么一个人,你深爱,却只能看着她一点点离去。这悲伤,根本不会逆流成河。咆哮着,奔向远方的悲伤,只会把悲伤之河,变得异常凶猛,没有逆流的可能。

  每周一次见面,妈妈终于忍不住,她说浪费那么多钱,一趟要一千多块,我这病一时间也好不了,你就别跑来跑去的了。我答应她好的。可是我怎么能做到呢,因为在不足一个月之内,在我们的四次相见的时候,她已经趴着窗户看着我,只会笑着问我是谁了,癌细胞扩散太快,这些压迫了她的神经。

  在无数个不眠的周六的凌晨,我赶回家,推开门,拉着妹妹的手,和她照看着熟睡过去的妈妈,我都在问我自己,如果初中毕业就按照妈妈的期待,留在她身边,那,她现在还会生病吗?

  我不该把这一切归咎于我那不该有的创业,可是我应该归咎给谁呢?忙忙碌碌的人太多,而我是一个从小到大都随波逐流的人。有那么一刹那,我觉得,如果大家都这样忙碌,而我停下来抬头看是罪过的。就像,初中高中的晚自习课上,大家都在埋头做作业,而我有一个趴下来休息的想法,这真是罪过。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这也许才是我最应该问我自己的。

  一周一间,第五周的时候,妈妈拿着妹妹的手机,打电话给她的大女儿,问她五一什么时候回家?而我就坐在她身边,她拿倒了手机,手机里没有声音,而我就坐在她身边。

一周一次的离别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