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陛下的腹肌

  昭君为齐暄把了把脉,扭过头来,摇了摇头。

  苏锦年挑眉,“看不出来?”

  “陛下脉象不稳,但应该不是染了什么疾病。”

  太师冷哼一声,显然这套说辞早就听御医说过了。

  苏锦年无视太师的冷哼,皱了皱眉,从容不迫地走上前去。

  软榻上的齐暄紧闭双眼,眉头轻皱着,看起来和睡着了没什么两样嘛!

  挥了挥手,示意昭君退到一边,自己走了上去。

  故作高深地清咳了两声,苏锦年将手抬起来,轻轻放在他的手腕上。

  咦?体温正常?

  苏锦年心里没谱,自己又不是学医的,这下怎么搞?

  面上却仍旧一本正经,伸出手在他手腕处摸了摸。

  昭君心惊胆战地看着,看到她把脉的动作时眉角一跳,差点就忍不住开口提醒,“老爷,你摸错地方了!”

  苏锦年摸了摸手腕,没摸出什么来,就干脆掀开被子。

  入目是齐暄的白色丝质亵衣,有银灰色花纹绣在上面。

  苏锦年轻咳两声,伸手摸了摸。

  嗯。

  手感不错。

  向下摸了摸。

  诶呦?有腹肌?

  “苏锦年,你做什么?”太师终于忍无可忍,对着她吼了一句。

  苏锦年被吓了一跳,准备向下摸的手硬生生伸了回来。

  一本正经地轻咳两声,苏锦年说,“太师知道今日本官陪陛下去哪了吗?”

  眼看着太师和众文武大臣都是一脸迷茫的样子,苏锦年耐心地为他们解惑,“我们今日去了红袖坊。”

  举座哗然。

  京城的人,哪个不知道第一青楼红袖坊的。

  眼看着太师脸色一变再变,苏锦年为齐暄盖好被子,“陛下不过是肾虚导致昏迷,休息休息就好了。”

  太师怒,“肾虚会晕倒吗?你当老夫是黄口小儿,好糊弄吗?”

  苏锦年冷冷瞪着他,开始信口胡邹,“陛下一人御数女,累坏了,不可以吗?”

  “噗嗤。”昭君一个没忍住笑场了。

  苏锦年独自风中凌乱。

  不怕神一样的对手,昭君你真是头可爱的小猪。

  太师登时就被气得背过气去,送进了太医院。

  眼看着骨干人物都走了,这些人留着也没啥意思,苏锦年摆了摆手,“各位大人先回去吧,我在这里守着陛下。”

  几人面面相觑,最终群龙无首,告退了。

  苏锦年和昭君两人坐在一旁,苏锦年托着下巴,“昭君,你怎么看?”

  昭君学着她的样子托下巴,“我觉得可能是中毒了。”

  苏锦年眨着眼看她,“几分把握?”

  昭君看了看齐暄,“一分?”

  “……”

  长叹一口气,苏锦年撸起袖子,“今天要是不把他救回来,明天咱们都要陪葬!动手!”

  昭君被她壮士一去不复返的悲壮感染,含泪点了点头。

  于是,苏锦年就滚到一边的椅子上打盹了。

  昭君无语地看着刚才还壮志酬筹的苏锦年,擦了一把汗。

  颤颤巍巍地伸出手,却猛地被一把握住。

  低声惊叫一声,还来不及转身看清楚到底是谁,眼前一黑,就被打晕了。

第八章 陛下的腹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