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一章 以口度药

  苏锦年看了齐暄一眼,从怀里掏出一粒药丸,塞进那人嘴里,一脚踹开他,“你们主子刚刚吃了我的独门毒药,如果七日之内拿不到解药就会七窍流血暴毙身亡,五日后我会在秦都离城门最近的地方留下解药,但是如果发现你们继续追杀,我一定会宁为玉碎不为瓦全,让你们主子给我们陪葬!”

  扫视一圈,确认黑衣人不敢轻举妄动,苏锦年满意地笑了一声,扶起齐暄来,上马,离开。

  眼见二人越走越远,黑衣人上前,不解,“主子?”

  男子轻笑一声,“不必管她。”

  两人又赶了好久的路,才遇到一个小村庄。

  把齐暄扶下马,苏锦年一手扶着齐暄,一手牵着马,走进了村子。

  到底是小村庄,连个客栈都没有,苏锦年又不敢放齐暄一个人,扶着他挨家挨户的问。

  人家看见齐暄一身都是血的,根本不愿意让他们住下,等到天都黑了才找到一间破庙。

  将角落里的稻草铺上,苏锦年扶着齐暄坐下,“我去给你找个大夫。”

  齐暄连眼睛都抬不动,轻轻哼了一声。

  等到把大夫找来,号了脉,开了药,熬好,天已经蒙蒙亮了。

  苏锦年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将齐暄扶起来靠在自己肩膀上。

  拍了拍他的脸,苏锦年轻声细语,“陛下?”

  无人应答。

  齐暄早就昏迷过去了。

  苏锦年:“……”

  提高了音量,“齐暄!”

  依旧毫无反应。

  苏锦年:“……”

  看了一眼身旁的药,苏锦年仔细打量着齐暄,目光流转在他的唇上,突然想起那天夜里那个吻。

  不自在地别过头去,苏锦年暗自唾弃了自己一把,这都什么时候了,还关心美色这种不正经的东西。

  又转过头来看了看齐暄,想着他刚刚好歹也是拼死让自己逃的,这份情谊怎么也得报答一下不是?

  咽了口口水,苏锦年心一横,闭着眼睛就喝了一大口药。

  药汁入口,苏锦年顿时眉头都拧在一起了。

  俯下身子,就覆在了齐暄唇上。

  轻轻将他牙关撬开,将口里的药汁度过去,松开,起身,再喝一大口药,低头,撬开……

  苏锦年突然就一口药直接度了过去。

  齐暄:“……”

  看着面前咳得上气不接下气的齐暄,苏锦年赶紧给他拍了拍背,“陛下你吓死臣了!”

  齐暄冷眼看着她,并不接话。

  苏锦年怂了。

  “陛……陛下!”

  齐暄挑了挑眉,将头枕在她肩上,声音虚弱,“苏爱卿不解释一下吗?”

  苏锦年汗颜,“微臣……只是给陛下喂药啊!”

  齐暄笑了,“苏爱卿真是忠心耿耿。”

  苏锦年更汗颜了。

  “把药端过来吧。”

  苏锦年连忙把药端了过去。

  齐暄抬眼看她,“喂药。”

  “哦。”

  轻轻放在唇边吹了吹,苏锦年把药碗送到他唇边。

  看着他将剩下的药喝完,苏锦年把碗放在一旁,欲言又止。

  齐暄看了她一眼,“鬼鬼祟祟干什么?”

  苏锦年撇撇嘴,“刚才找大夫的时候,我把你身上的银子都给他了。”

第四十一章 以口度药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