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三章 心病难医

  把画笔放好,苏锦年用手挥了挥,“行了,画好了,请公子过目。”

  床上的男人站起身来,随手披上一件衣服,走过来看画,时不时点点头,颇为满意,“行了,你下去吧。”

  苏锦年点了点头,转身退下。

  记得当时学画画全是因为一句“不怕腐女有文化,就怕腐女会画画。”

  她打小就不爱学习,没办法,父母只好让她走艺术生,原本是在音乐和绘画方面选的,谁知道她就因为这一句话选了画画。

  真别说,学了画画之后,她的腐路是越走越顺畅,到后来整个班里的人都知道她画画画的不错,尤其是男男,因此还收获了一大票的腐女粉丝。

  最开始来古代的时候,虽然没娘,爹也刚死,但是古代人那些花花肠子,苏锦年怕得很,又不想招惹上宫廷的事,所以来了红袖坊。

  在红袖坊做了画师,专门替人画春宫图的,本来想着等把钱攒够了就远走高飞,谁知道齐暄那个性子倒也是个好相处的,朝廷的俸禄又不低,干脆就继续当着这个御史了。

  刚回了屋,就看见了添香。

  苏锦年愣了一下,“添香姐?”

  添香走过来,“刚才你府里有人过来,说是召你入宫呢。”

  苏锦年挑了挑眉,“又找我什么事?”

  添香耸了耸肩,“这我可不知道,不过你还是快些回去吧。”

  苏锦年应了一声,换了衣服,就直接入了宫。

  刚到宫门,就看见齐暄平日里身边跟着的那个小太监正在等着。

  走过去,苏锦年虚行一礼,“公公好,皇上召我什么事?”

  赵程回了个礼,“苏大人还记得前些时间陛下带回来的惊鸿公主吧?”

  “哦。”苏锦年点了点头,“现在不是成了静妃?”

  赵程应了一声,一边向前快步走着一边和她讲,“静妃娘娘病了,太医都查不出什么病来,说是心病。”

  苏锦年脚步一顿,皱了皱眉,“心病?”

  连忙跟上去,“什么心病?”

  赵程不屑地“嗤”了一声,“静妃说她是思念故土,跟陛下请恩典要回国呢。”

  苏锦年忍不住“诶”了一声,“回国吗?陛下什么意思?”

  “陛下还没拿定主意呢。想着苏大人是专门负责陛下后宫事宜的,奴才才请了苏大人进宫来。”

  “……”

  苏锦年无语了。

  感情不是齐暄召她入宫地?可还以为有什么大事了呢。

  等等……

  现在的她身份已经这么低了吗?

  齐暄身边的一个小太监都可以随意使唤她?

  她不是朝廷命官吗?

  嘤嘤嘤都是看她好欺负。

  等着到了大殿门口,赵程回过身来给她行了个礼,“奴才先进去禀报。”就进了大殿。

  苏锦年:“……”

  不知为何,本官总有一种上了贼船的感觉。

  不多时,就有小太监出来了,“苏大人,陛下宣您呢。”

  苏锦年整理了一下衣服,拍了拍领口和袖口,昂(畏)首(畏)挺(缩)胸(缩)地大步走了进去。

第六十三章 心病难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