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七章 晚了

  因为没回府,第二天没有西施叫她起床,苏锦年直接睡到了早朝临上。

  齐暄让人把门踹开就闯了进来。

  苏锦年一睁眼就被一屋子风风火火的人给吓了一跳,还没来得及发脾气,就看到带头闯屋的人。

  试探着叫了一声,“陛下?”

  齐暄淡淡扫她一眼,“苏爱卿难道不知道早朝时辰到了吗?”

  敢让朕来叫起床的你还是普天之下第一人。

  苏锦年愣了一下之后迅速反应过来,连滚带爬地从床上下来,一边手忙脚乱地穿衣服,一边解释,“微臣昨夜没回府,所以今早没人服侍微臣起床,陛下微臣知错了……”

  齐暄冷哼了一声,在桌前的凳子上坐下,冷眼看着苏锦年收拾,又转过身来看赵程,“怎么连个伺候的人都没有?”

  赵程:“……”

  这宫里也没有大臣留宿的先例啊,我怎么知道要留人伺候的?

  “奴才失职,陛下恕罪。”冲着身边的小太监吩咐,“往后可要记清楚了。”

  苏锦年吓得穿衣服地动作都停了,“往后?”

  为什么还有往后?

  我是要长期住在宫里了吗?

  总感觉哪里怪怪的。

  见苏锦年又是一副愣头愣脑的样子,齐暄皱了皱眉,“苏爱卿你再不快些,往后也都别去上朝了。”

  朕还是第一次等着别人早朝。

  苏锦年瞬间回过神来,连忙将衣服穿好,匆匆收拾了一下仪容仪表,就跟着齐暄上了朝。

  原本齐暄进殿就会比大臣晚一些,苏锦年今天又起的晚,等两人到的时候,大殿里已经满是人了。

  苏锦年汗颜地看着满大殿的文武百官,内心暗自庆幸,还好自己进来的时候没有和齐暄一起走,而是绕到了往日大臣进殿的大门。

  眼看着齐暄正慢慢走向龙椅,苏锦年也在后面准备趁人不注意一步一步挪过去。

  偏偏有人眼尖,一眼就看到她,“苏大人?”

  苏锦年回过头来,讪讪一笑。

  这人她认识的。

  之前是个穷书生,科举出身,满脑子都是腐朽的官僚思想,平日里最痛恨的就是看着父辈的功劳世袭的贵族子弟。

  虽说苏家不算什么皇亲贵族,但是官位却是世袭的,而且,苏锦年还平日里尽插科打诨,上的奏折都没什么正经的。

  往日里这个柳祁伯就对她没什么好脸色,如今好不容易抓住她,肯定要小题大做了。

  果然,那边就传来柳祁伯酸溜溜的话,“苏大人真是日理万机,连早朝都能耽误了呢。”

  苏锦年有些心虚,“本官往日里也没有的……”

  可柳祁伯是个不饶人的,“呵,这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苏大人您还准备几次啊?”

  苏锦年瞪了他一眼,“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微臣自知不妥,下朝后会亲自向陛下谢罪,就不劳柳大人操心了。”

  柳祁伯冷哼了一声,“为人臣子,却不遵守朝纲,谢罪?拿苏大人的脑袋吗?”

  “你!”苏锦年真是受不了他这副尖酸刻薄的嘴脸。

第六十七章 晚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