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纷乱错杂

  她的心里总有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失落,她在阳台一根一根的抽着烟,直到身后有一个声音响起,“天凉了你还不去睡吗?”欣欣回头对上张俊杰那张还不太熟悉的脸,头发抹的油光水滑,连苍蝇停在上面都可能会滑下去,一股发膏的油腻香气钻入她的鼻腔,“给我。”张俊杰伸手抢过她手里的黄鹤楼香烟和精致的玫瑰浮雕打火机,啪的从阳台扔了下去,“我不是叫你少抽烟吗,年纪轻轻抽烟你才十几岁吧。”

  张欣欣有点生气,“你管我呢,不要以为自己有钱,我就会喜欢你。”她扭头就走,张俊杰上前一把抓住她的手顺势扯入怀中,欣欣费力的挣脱,朝自己房间跑了下去,十楼,九楼,她回头看看张俊杰在不在后面,突然松了口气,还好他没有追上来,便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抬头却发现张俊杰就在她眼前。她生气的一把推开他摔门进了房间,没有再理会门外的那个男人。

  这夜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夜,杜鹃得知了戴大少要杀了她,为了躲避万小蝶和刘狗子那个死男人,她也不容易啊,身为国安局第一女特工,居然活的这么坎坷,杜鹃穿着红绿袄子,从巷子里走了出来,真是难看。

  巷子口突然传来一声枪响,她放下手中卖白菜的推车,摸了一下腰间的枪,巷子口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原来国安局第一特工竟然沦落到了卖白菜的境界了。”

  果然与杜鹃想的没错,就是那个刘狗子,他用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杜鹃,杜鹃也拿出腰间的枪也对准他,他冷冷一笑,看谁先弄死谁,他们互相开枪,听见巷口一声闷响,虽然没死让他受伤也不错,

  杜鹃看着向自己飞过来的子弹,本以为自己的身手是可以躲过的,但出乎意料的她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令她受伤的居然是她穿的这件为了模仿农村少女的红绿花袄,笨重的使她动作慢了一点,中了子弹,嘴角溢出了一丝鲜血,心里不禁暗骂,你他妈老娘这辈子都不穿它了。

  她快速的逃走,心想有一段时间因为养伤不能出任务了。刘少看着渐渐消失的身影,冷笑一声,女人,我们迟早一天还有会见面。

  清晨的阳光笼罩在百乐门头牌偷拍的房间,欣欣从房间里的床上爬起来,喷上法国香水,梳妆打扮后,拿出乐谱练声,她拿出聂耳作曲的《天涯歌女》,咿咿呀呀地唱了起来,心里有一丝丝悲凉,天涯歌女,说的多像她呀……

  叮咚,门铃响了,她打开门,没想到却是张俊杰那个男人,她不禁惊讶于他的耐心,她不过是个头牌,为什么张俊杰要这么执着与此,张俊杰靠在门上不让她关门,他从身后拿出一个精致的黑色纸盒上面写满了洋文,递给她,就在她发愣之时,他俯下身子贴着她耳边说:“周天是你的生日,我的朋友要请客设席,希望你能穿上这条我为你定制的裙子来参加宴会。”

  她鬼使神差的接下来手中这个盒子“为什么我的生日他替我设宴,我认识他吗?”他戏谑的看了她一眼“下周天去了你就知道了。”

  然后他就转身下楼了,欣欣愣了一会儿,拿着纸盒放进房间去找小蝶,发现小蝶已经打扮好了,“欣欣,我今天要去找刘少啦,你也要快点找到自己的爱情哟,我先走啦。”

  小蝶亲了一下欣欣就跑到了银行,到了之后小蝶却不知怎么进去,这是戴少出来了,小蝶正奇怪于他怎么在这,他就走了过来,“不要忘记我对你说的话。”他又掀起温柔的笑走了。

  她看见了刘少,便语气不好的开口“喂,刚才那个家伙让我跟着你。”刘少看着这个生气咬人的小野猫不禁有些想逗她笑。“好啊,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刘少的人了。”

  刘少把她牵了进去,不知为什么候戴少还在门外,看着他们不知心里在想些什么。

纷乱错杂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