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惊鸿

无题1926 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少年识

  凤兮凤兮九天翔,翱游四海求其凰。

  参风云兮暗日月,顾影自怜在高堂。

  忽现耀目以神动,有玉人兮出潇湘。

  才堪咏絮情堪握,嫣然一笑兮明珠失光。

  凤兮清歌引碧霄,振翅奋近绮罗香,瑶池绿波荡鸳鸯。

  音未绝,轻逐芳,欲行不行归故乡。

  --《凤求凰》

  那是初夏的一个午后,阳光柔和微风怡人,少了春天残留的寒气,多了盛夏的几分暖意,正是一年里最好的时节。西陵桓坐在寝宫前的秋千上,秋千架周围用百合花缠绕,站在西陵桓身后的陶望知将秋千高高的推出。

  “望知,再高点!”

  西陵桓闭着眼睛,风中夹杂着花香环绕四周,无比惬意。

  陶望知依着吩咐推高秋千,却又小心的控制着力道。

  路过花园的闵秋华被一阵阵欢快的笑声吸引,他看见一个白衣女子乘着装满鲜花的秋千在空中飘荡,月牙白的衣衫像大雁般恣意的飞扬。

  “殿下,这是阿桓公主,粱帝唯一的掌上明珠。”侍从在秋华耳边告知。

  秋华深深凝视眼前的景象后,说到:“走吧。”

  玩了一会,望知停了下来,“公主,该换衣服去承庆殿了。今日可是太子大婚,公主不要迟到。”

  阿桓从秋千上站起来,随意抓了抓被风吹乱的头发,脸上泛着红,欢快的回道:“好的,我们马上回去。”

  望知温柔的看着阿桓,陪她一起回宫。望知很忙,忙着读书、忙着出征,但是和阿桓在一起的时候,感觉全世界都是静止的,他只会专心的陪着阿桓,看她笑,在意她在意的一切。

  今日太子大婚,在德庆殿举办的大婚仪式。婚礼会在傍晚正式开始,阿桓作为手足需要提前过去和其他皇室姐妹一起准备迎接新娘子。梁国皇帝后宫有一后一妃,皇后生太子西陵炎和公主西陵桓,杨妃生皇子圭。

  阿桓到德庆殿时候,西陵圭正在前前后后的指挥,阿桓仔细的巡视着,西陵圭向西陵桓行礼:“阿姐,婚礼布置的差不多了,您尽管放心。”

  阿桓并未理会西陵圭,而是问主事太监,“礼乐歌舞可否妥当?”

  西陵圭回答:“臣弟请了梁国最有名的乐师主持大婚礼乐,歌舞已经训练多日,今晚一定不会出错,请阿姐放心。”

  阿桓的眉头皱了起来,“郭公公请你回答本宫!”郭公公面色已经十分为难,一边是二皇子一边是公主,真是难做。

  阿桓看着郭公公也不忍他为难,转头打量着西陵圭,“阿炎哥哥大婚,倒是辛苦你前后忙碌了。”嘴上客气,脸上却没有半点好脸色。西陵圭丝毫不在意,仍然欢快殷勤的回答,“这没什么的,太子大婚,阿圭身为弟弟做这些都是应该的。”

  西陵桓从怀中拿出一块玉佩,递给西陵圭,“这块上好的玉赏给你。”一直在西陵桓身后的一言不语的望知忍不住说:“公主,别这样。”德庆殿所有人都在看着,皇后爱女像赏赐奴才一般赏赐自己亲弟弟一块玉佩,西陵桓的手已经伸出,陶望知抓住西陵桓的手腕想要阻止她侮辱西陵圭。西陵桓笑意盈盈的望着西陵圭,西陵圭接下玉佩,一边小心的收在怀里,一边低眉顺眼的回:“谢谢阿姐赏赐,阿圭很高兴。”

  陶望知吩咐众人赶紧去各忙各的,这场小插曲结束了。这样的场景,在宫中屡见不鲜,整个皇宫除了皇上之外所有人都知道,阿桓公主厌弃自己同父异母的弟弟西陵圭,而西陵圭却亲近阿姐毫不在意。

  陶望知忍不住责备西陵桓,“阿桓,以后不要这样好不好。”

  “每次我侮辱西陵圭,望知哥哥你都不高兴,你到底是向着阿桓还是那个野种!”西陵桓情绪激动的反问陶望知,清澈的眼神里写满倔强和委屈,不经意的红了眼眶。陶望知轻轻的摸了摸西陵桓的额头,“阿桓。”西陵桓抱住陶望知,陶望知的心跳不经意的加快,浑身僵硬的不敢动弹,两只手不知道该往哪里放。

  “如果不是他和杨妃,母后腹中的弟弟就不会夭折,母后当初就不会那么难过,我永远都不能原谅杨妃和西陵圭,我讨厌他们,他日阿炎哥哥坐上皇位,我也要让阿炎哥哥赶走这对母子。所以,望知哥哥你不能同情阿桓最讨厌的人。”西陵桓的眼泪浸湿了陶望知的衣衫,陶望知心疼的抱着西陵桓,无声的安慰着。

  黄昏将近,整个德庆殿辉煌隆重,一片喜庆。皇上皇后坐在首位,堂下坐的依次是后妃、皇子、皇室宗亲、各国使者、朝廷大员,朝廷命妇则跪在殿外迎接太子妃。西陵桓一身蓝色宫裙,额间的凤尾花明艳娇丽,整个人端庄又不失少女的妩媚,她坐在堂下首座,旁边是杨妃和西陵圭。陶望知和他父亲一起坐在后排大臣的席位,他不时的望向西陵桓。望知的神色陶将军看的一清二楚,心想,等太子大婚后,就找个合适的机会向皇上提亲,让这对青梅竹马的婚事早点定下来才好。然而,注视着西陵桓的并不只有陶望知,还有闵秋华。从西陵桓入座,闵秋华就在悄悄打量她。她和白天荡秋千时的烂漫孩子气完全不同,整个人庄静肃穆,仪态高贵,散发着无法抵抗的气势和美丽。

  此次作为送亲使来梁国之前,就听太傅说过,梁帝有女,年方十四,尚未成人,却是无双美人,言语之间多有美人配英雄之意。更重要的是,西陵桓是梁帝独女,太子亲妹,今日的嫡公主,他日的长公主,万千宠爱,无边的权势。

  礼乐声起,太子携太子妃从德庆殿外的台阶踏上红毯,一步一步走上殿前,太子身着黑色绣红色龙纹大婚衣冠,太子妃凤袍上绣着金色凤凰,华美高贵,两个从未见过面的人携手踏上婚仪。至德庆殿前,大礼丞宣读贺词,钟楼开始敲钟,悠扬的钟声传遍宫中。贺词毕,殿前命妇举女子乞巧养桑之物于头顶,跪地迎接太子和太子妃。至殿内,王公大臣皇室宗亲皆起身,太子携太子妃走到皇上皇后台阶下,丞相宣读赐婚、册封太子正妃圣旨,宣读完毕,太子和太子妃下跪行大礼。

  新人起身,王公大臣全部下跪拜见太子和太子妃,西陵桓起身向太子妃行家礼,整个德庆殿山呼万岁中跪了一地。

  大婚典礼之后,德庆殿开始演歌舞礼乐,推杯换盏,其乐融融。而西陵桓也终于在满堂的人中发现了注视自己多时的闵秋华,被陌生人注视一件很不舒服的事情,西陵桓举杯自饮假装没有看到。

  闵秋华到阶前,向皇上行礼,“秋华祝陛下与皇后福寿安康,愿魏国与梁国结永世之好。”

  西陵炎举杯,“多谢广陵王,愿梁国和魏国永世友好,为天下百姓谋福祉。”太子妃也起身,“二哥,我与太子一起敬你一杯。”

  西陵桓看着闵秋华,怪不得敢公然注视她,原来是送亲使,魏国二皇子闵秋华。西陵桓打量着闵秋华,今晚在座的青年基本也是梁国的翘楚,论相貌闵秋华也只是长相周正,眉目轮廓深沉,绝不是俊美的男子,但是散发着气宇轩昂的气场,令人不得不注视。

  西陵桓笑着开口,“今晚的歌舞虽然热闹,却毫无新意,不能映衬太子大婚之喜。”一旁的杨妃听此,以为西陵桓要借此刁难西陵圭,不由得紧张,“公主,今晚还有别的礼乐,您可以挑选喜欢的。”西陵桓没有理会杨妃,目光移到闵秋华身上以及他腰间的佩剑。

  而刚刚侍女悄悄告诉西陵桓,婚仪前有人公然不顾宫规要带佩剑进殿,但是知道此人是太子妃的兄长之后只得作罢。

  “殿下随身佩剑,想必剑术了得,今日既是殿下亲妹与我梁国大婚之喜,殿下何不舞剑助兴?”

  闵秋华眼中的西陵桓此时带着玩味又不失天真的笑意,西陵桓问一旁的杨妃,“娘娘,您觉得可好?”杨妃低头没作答。

  “殿下您妹妹大婚,难道您不打算献上祝福吗?”西陵桓踮起脚尖,在秋华耳边说:“还是说,魏国把不受重视的公主嫁到了我梁国?”四目相对,闵秋华古井无波的眼睛对上西陵桓明显的挑衅。

  闵秋华取剑,走到大殿中央,开始舞剑,一招一式无不飒爽,夹杂着力量和风声,秋华的身姿矫健翻转,手中长剑如银龙凌空翱翔般翻飞。西陵桓看到入神,不自觉的脸红了。

  随即,满堂的掌声拉回了西陵桓的思维,西陵桓连忙饮酒掩饰自己情绪的变化。

  西陵桓刹那间的变化被闵秋华尽收眼底。这场小小的插曲把宴会的氛围推动的很好,西陵桓觉得无趣起身出去了。空气里还有礼炮的烟火味道,整个皇宫灯火辉映,恍若白昼。德庆殿后有一棵合欢树,是当年阿桓出生的时候皇上亲自种下的,法师说,皇后即将诞生他日凤翔九天的女子。乱世里,哪个皇帝都迷信,皇上听此,更是大悦。合欢静静的开着,晚风不时的吹落合欢花,阿桓站在树底下,眼中是满树迷离的合欢,脑海里却是舞剑的少年郎将。阿桓提起裙子跑到侍卫身边,拔了侍卫佩剑又回到树下,一边回忆闵秋华的一招一式,一边自己笨拙的比量着。衣裙冗长,显然不适宜舞剑,阿桓不肯放弃,小心的比划着。闵秋华站在远处,看着刚才任性挑衅他的小公主偷偷的笨拙的学自己舞剑,嘴角扯出意味深长的笑容。

第一章 少年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